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在前不久发布的《国家地理2019年度最佳照片》中,有一张格外令人心痛——

肯尼亚欧佩耶塔保护协会的饲养员Joseph Wachira,向最后一只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Sudan)道别。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北方白犀牛(northern white rhinoceros)是白犀牛的一个亚种,与现存2万多头的白犀牛另一个亚种——南方白犀牛相比,随着其最后一头雄性“苏丹”于2018年去世,仅存的两头北方白犀牛雌性:“娜金”(Najin)和“法图”(Fatu),已是该物种灭绝前的最后纪念。

我们曾听说过很多物种的灭绝,但守护着一个物种最后的遗孀,眼看着它们从鲜活走向灭亡,心里的疼痛感是完全不同的。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回顾北方白犀牛最后的历程,有数据显示,直到1960年还有大约2360头北方白犀牛在中非、苏丹、刚果、乌干达和肯尼亚游荡。但到了1984年,猖獗的偷猎和民间暴力却使它们的数量锐减到15头左右。

到了25年后的2009年,全球仅剩8头北方白犀牛被关在捷克的一个动物园中,而其中只有4头(2雄2雌)尚有潜在的生育能力。自然资源保护者计划将它们运送到气候温暖、草原广阔的非洲老家,并希望此举能激励它们繁殖,让该亚种得以避免灭绝的厄运。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AMI VITALE

虽然自2009年12月,这4头北方白犀牛的最后希望就在兽医的陪同下就来到了肯尼亚的保护中心,但阻止该物种灭绝的努力却一直收效甚微。如今“苏丹”的去世,使得北方白犀牛的保育前景更加黯淡。

但就在前不久,一次成功让人们又看到的一丝希望——来自全球的科研工作者,在肯尼亚成功的从“娜金”和“法图”体内取出了少量卵子。人们计划将这些北方白犀牛的卵子与先前冷冻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再选择身体条件和年龄更合适的南方白犀牛雌性代孕,尝试延续北方白犀牛的物种,以及人们对自然的希望!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幸运的是,肯尼亚就是一片充满生命希望的土地!

在肯尼亚的数十个国家公园和野生动物保护区中,驰骋着角马、斑马、犀牛、羚羊等食草动物和狮子、猎狗等诸多我们熟悉的食肉动物。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在著名的横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Masai Mara National Reserve)中,每当位于马赛马拉草原南部的塞伦盖蒂草原进入旱季时,数量庞大以百万计的角马、瞪羚和非洲水牛等食草动物便成群结队的向北方正处于短暂雨季的草原迁徒。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MURRAY MACDONALD

绵延十余公里的动物大军浩浩荡荡的穿行在广阔的草原之上,数以百万计的生灵在其中喘息奔走,沿途不断上演着生命的挣扎与欢呼、吵闹与孤独、飞扬与落寞……使人不禁忘记了赞叹,沉静在天地之间最伟大奇迹的面前,久久不能从生命的振聋发聩中回过神来。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STEVEN POLLACK

在“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山下,一头孤独的大象漫步在安博塞利国家保护区(Amboseli National Reserve)。在成熟后,年轻的雄性大象不再受其雌性亲戚的欢迎,它必须寻找其他年轻的公象并与之结盟。

与如此奇迹相伴,马赛马拉也是著名的游牧猎人马赛人(Maasai)的故土。至今仍守护者独特古老文化的马赛人,将肯尼亚乃至东非土地上人与自然的和谐希望,通过勇武的方式延续至今。

虽然他们曾以杀死一头狮子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力量和男子气概,但传统中对勇士、力量和自然的尊重使他们并不对自然过分的索取,谨守着这片大地上生生不息的希望之种。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JEN EUDY

落日的光辉映照在马赛马拉的马赛男孩身上。

不仅有自然形成的动物和人类家园,肯尼亚还将希望开放给那些需要保护的外来生物,比如黑猩猩。

肯尼亚原本不是黑猩猩的故乡,这里的黑猩猩保护区是由著名的动物学家珍·古道尔建立的一个黑猩猩避难所。其中的每一位“成员”都是珍从刚果、加蓬等地努力解救出来的“受难者”。在这里,每一只黑猩猩不仅受到保护和良好的照顾,它们还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它们有着自己的名字,也有着背后令人心酸的故事。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MICHAEL NICHOLS

除了在大地之上来往奔驰的动物,肯尼亚还是上千种鸟类的天堂。

在被誉为东非大裂谷明珠的纳瓦沙湖( Lake Naivasha )区域,有超过四百种鸟类在这里繁衍生息,不仅让纳瓦沙湖成为肯尼亚最美的淡水湖之一,也让这里成为著名的观鸟天堂。

当然,除了自由的鸟儿,纳瓦沙湖内成群的河马,湖边草丛中的斑马、水牛和羚羊等野生动物,都会真真切切的让我们感受到肯尼亚是生命生生不息的希望之地!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BOBBY HAAS

多达400万只小火烈鸟(小红鹳 phoeniconais minor)生活在东洲大裂谷沿岸的湖泊中。它们是五种火烈鸟中最小的一种,在这里的数量比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要多。

当然,说到鸟类,在天空中翱翔的非洲冠鹰(Africa crowned eagle)也是不容错过的天空奇观。它们被认为是非洲最强大的鹰种之一,甚至能杀死比它们大四倍的动物!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国家地理探险家、鸟类学家、摄影师Washington Wachira,是东非最顶尖的观鸟者之一。他正在进行的项目就是在国家地理的资助下研究非洲冠鹰的城市生态。

不仅如此,Washington的自然摄影作品也广受好评,在世界各地的出版发表并获得多个奖项。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Washington Wachira

同时也是一位博物学家的Washington对研究古生物、灵长类动物和爬虫等统统都有着浓厚的兴趣。他非常喜欢与游客分享东非的文化和野生动物,期待能将自己内心感悟到的非洲大地充满着希望的勃勃生机,亲自讲述给每一位踏上这片土地的人!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国家地理旅行,东非 探寻生命的本真,肯尼亚 7 晚 8 天 招募团

肯尼亚,充满神秘色彩并令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它位于遥远的非洲大陆,我们对肯尼亚的最初印象,可能是赵忠祥老师的解说,是《狮子王》里历经艰险的小辛巴,是想象中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是原始,是野性,更是自由和希望。

特邀专家

这个春节跟随国家地理旅行去肯尼亚探寻生命的本真,在我们特邀专家Washington Wachira的陪伴下和讲解下,了解最真实的非洲、最生动的野生动物、最本真的马赛人,亲眼见证濒危的北方白犀牛!

出行日期:2020年1月26日(春节假期)

招募人数:8-18 位

招募对象:喜爱动物和自然的人士

人均价格:3.69万/人 起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识别二维码获取更多产品信息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国家地理合股企业(National Geographic Partners LLC,简称NGP)是国家地理学会和华特迪士尼公司的合资企业。以探险和探知世界为核心发展理念,致力于通过卓越的媒体组合,在全球传播优质的科普内容。131年来,国家地理始终以增进对世界的了解和认知作为核心目标;现在,国家地理将致力于为消费者不断开拓、更加深入,以及突破边界而努力。国家地理每月通过43种语言,传播遍布全球172个国家。与此同时,NGP每年会将收益的27%回馈给非营利组织——国家地理学会,用于支持其科研、探险、保育和教育等工作。更多信息请访问natgeotv.com 或 nationalgeographic.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自然 » 仅剩2头雌性的北方白犀牛就要灭绝了,我们怎样才能将它们留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