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越来越多人想“戒手机”?

用上手机自律器、用回非智能手机、安装效率型手机App……

本报记者 刘达 陈兆帅

最近,位于姑苏区曹胡徐巷的“脱单左转”很火,吸引不少人前去打卡,而这家小店发起的“无手机”运动,也让不少前来的人直呼内心获得片刻平静。昨天,记者来到这家店,进店的不少人都自觉将手机放进墙上的小柜子里。“收走手机可真是治手机依赖症最绝的方法。”90后女生姜娜说。

当下,越来越多的场所发起“戒手机”运动,甚至有网友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发起“如何戒掉手机依赖症”“如何戒掉手机控,去好好生活”等话题,讨论量均超过百万。那么,为了“戒手机”,大家都动了哪些脑筋呢?手机依赖症背后的深层原因又是什么?

A

为了治好手机依赖症

各种妙招层出不穷

昨天,记者在多家图书馆和付费自习室看到,一些备考学子在使用仅具备打电话和发短信功能的“老人机”。

“自从决定考研后,我就买了部非智能手机,用得挺舒心。”昨天上午,在苏州图书馆,23岁的金希找到位置坐下后,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老人机”,他表示这种手机不能联网,也不能玩游戏,是公认的“学习神器”,身边不少备考的朋友都在用。

在使用“老人机”之前,金希尝试过很多让自己不碰手机的App,比如forest、offscreen、番茄时钟等。“其中印象最深的是forest,只要在设定的时间里不使用手机,就可以在软件里种一棵树,但万一忍不住动了手机,树就会死掉。”金希认为,这样的软件不太适合他这样的“强迫症”,他往往坚持不到最后一刻,就会去看树有没有长好。

不仅忙于考试的学子要摆脱手机,社会上的“打工人”们也绞尽脑汁逃离自己的手机。家住姑苏区虎丘街道观景社区的王华是个自由撰稿人,近日,她因为有好几篇文章等着交稿,但又怕自己忍不住玩手机,就在网上买了款“手机自律器”。

为啥越来越多人想“戒手机”?

某电商平台网友晒出的“手机自律器”截图。

记者看到,这款“手机自律器”就是为手机套上一个一体式塑料壳,壳体上仅留出一小块只够一根手指滑动来接电话的空隙。塑料壳下方还有个定时锁,用户可以自己设置上锁时长,锁定时间结束后,方可打开塑料盒取出手机。大家都笑“我这是‘闭关锁机’,但是效果真的不错。”王华说,虽然这个结构简单的“自律器”仅45元钱,但确实帮了她大忙,她不仅交了稿,还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

B

日均屏幕使用时间超8小时

工作效率极低且身心俱疲

35岁的黄旭在网上经营着一家专做手机配件的店铺,他告诉记者,自从他上架了“手机自律器”后,每个月的销量都破千,客户有八成是学生或白领,大部分人都是因为玩“手机”丧志而影响工作和生活,所以借助外力寻找解决办法。我自己每天玩手机的“时间在8个小时以上,去年还查出了严重的混合型颈椎病。”黄旭对他们的经历颇有同感,因此他也体验了一段时间的“手机自律器”。

“很多人买之前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东西真的管用吗?我每次都会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只要能放下手机,一切都好说。”黄旭表示,他自己在使用“自律器”后,每天的手机屏幕使用时间从超过8小时降到了不到4小时,再加上科学的锻炼,一段时间后,他的颈椎病得到了有效改善。“其实处理完必要的工作后,并不需要花那么长的时间在手机上,完全可以把时间省出来做更有意思的事情。”

明知道不应该在手机上耗费太多时间,但又总是忍不住拿起刚放下的手机。于是,越来越多人渴望摆脱手机依赖症。“我关注的微信公众号足足有四百多个,每天要花近两个小时浏览,生怕错过了什么信息。”家住姑苏区白洋湾街道领秀金品社区的韩晓在一家广告公司供职,为了确保写出鲜活的文案,她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浏览各种各样的信息,工作效率反倒一直不高。“感觉每天都有看不完的消息,根本分不清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甚至有点焦虑。”为了改善这样的状况,她和同事约定早上上班时先线下讨论文案方向,然后再带着问题找素材,减少不必要的手机使用时间。

C

手机依赖不是洪水猛兽

专家:先找到原因再寻找替代客体

对于手机依赖的现象,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园区镜映心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咨询师覃小珊表示,手机依赖可分为主动依赖和被动依赖。手机依赖症,主要说的是主动依赖人群,他们自发自主地想要从手机获得快感,包括愉悦、成就感、兴奋等积极情绪。而被称为“症”,一是因为这并非个别现象,而是群体现象;二是越来越依赖手机的状态异于往常,似乎是一种仅凭理智难以克服的症状,好似有了“心瘾”,因此让我们自觉是否生了“病”。

而造成手机依赖的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手机功能强大,依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在物质丰盈之后,人重视精神需求的满足,尤其是社交、爱与尊重、自我价值实现,而手机让各类精神需求均可对应满足;二是人们可以即刻、低成本地满足快感。人们一边处于各种现实压力之下、疲于应付,一边通过手机利用碎片时间“忙里偷闲”,不失为平衡压力的最便捷渠道;三是手机足够私密,在这个空间里我们可以卸掉日常伪装,体验人格的多面性和丰富性,获得放松减压的感觉。“我们放不下的不是手机,而是很享受那片刻的自我空间。”覃小珊说。

对于越来越多人花心思研究如何摆脱手机束缚,主动参与到“戒手机”大军中,覃小珊也给出了建议,第一步,先找到沉迷手机的原因。需要明白自身从手机里获得哪些满足、最看重哪些满足。比如喜欢熬夜刷手机,是不是白天自我空间过小;第二步,尝试找到相应的替代性客体。在明确了自己的真实需求后,可以进行相应调整和满足,比如感觉自我空间小,可以每天(或可实现的定期)安排一个“独处时刻”,在这个时段尽力避免被打扰;第三步,无需视手机依赖为洪水猛兽,因为手机同时也是强大的信息交流及学习平台,需要把手机的积极用途调动出来,只有客观看待手机依赖,手机使用者方能更好地观察自我、了解自我、摆脱束缚、实现身心自由。

【来源:姑苏晚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为啥越来越多人想“戒手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