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12月4日,广州海珠区凤阳街凤和经济联合社(康乐村、鹭江村)更新改造项目公开选择合作企业。这个总占地面积约112.71万平方米的旧改项目,计划改造投资总额约346.67亿元,成为广州投资总额最大的旧村改造项目。

12月6日,与康乐村、鹭江村几乎连城一片的五凤村也传来旧改消息。

两个相连且坐落广州市中心的密集城中村地块,相继启动旧改招标,不得不说引人关注。

康乐、鹭江、五凤,被称作是广州的“湖北村”,这里有最正宗的热干面和湖北小吃。作为广州“中大纺织商圈”核心区,现时估计有超过1万家店铺、超过1万家制衣厂,聚集了超过30万制衣行业从业者,95%以上是外来人口,且其中大部分人正是来自湖北。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18年5月18日,俯瞰入夜后的广州康乐村。 南都记者张志韬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18年4月24日,凌晨仍车水马龙的康乐村康龙大街。 南都记者张志韬 摄

20年前,鹭江村里著名的鹭江西街曾被称为“小香港”。因为附近布匹市场和制衣厂的兴旺,每晚十点到凌晨两点,这里人流巨大,就像春节“行花街”一样人挤人。每年正月十五前后的招工季,这里差不多排到一公里长的招工面试长廊,成为一景。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18年3月5日,繁忙的康乐东鹭江南约大街。南都记者张志韬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18年3月5日,鹭江南约大街的招工场面。南都记者张志韬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18年3月6日,鹭江南约大街,春节后村内制衣业从业者街头排长队招工的场景。南都记者张志韬 摄

受2020年疫情影响,以湖北老乡为主的制衣车工群体迟迟未能回到广州开工,康乐、鹭江、五凤大大小小的制衣厂整整寂静了3个多月。4月初武汉解封后,从湖北回流的打工者大军浩浩荡荡返回“制衣村”,这才让这里的制衣行业重启。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20年3月22日,康乐一带的制衣片区,很多人因为疫情还未回归,一名女子拿着样板裤子在比划。 南都记者黎湛均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20年3月22日晚,在鹭江的一个制衣厂门口,整车布料等待卸车。 南都记者黎湛均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20年3月22日,康乐一带的制衣片区疫后重启前夕,一位女士立起寻客户的牌子。 南都记者黎湛均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20年4月15日,广州康乐鹭江一带的制衣片区疫后重启,招工老板与应聘工人逐渐多起来。 南都记者黎湛均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20年4月15日,在康乐鹭江一带的制衣片区,招工老板和应聘工人正在看布料。 南都记者黎湛均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20年4月15日上午,康乐鹭江的制衣厂老板江家顺在协助工人挑选订单所需的制衣线。 南都记者黎湛均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20年4月12日傍晚,晚饭过后,康乐鹭江制衣厂的工人们在制衣生产线上忙碌着。 南都记者 黎湛均 摄

目前国内有超过一半以上的中低端女装成衣,出自广州鹭江村、五凤村的制衣厂片区。而主要坐落在康乐村地块上的大型布匹市场聚集区域,则是国内制衣业举足轻重的存在,这里布料配饰的定价、款式基本就是行业的标准所在。“制衣村”的名号,正来源于此。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16年,广州康乐村制衣厂正在赶工的工人。 南都记者钟锐钧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16年,广州康乐村制衣厂正在熨布料的工人。南都记者钟锐钧 摄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2016年,康乐村制衣厂工人合影。南都记者钟锐钧 摄

如果招标顺利并按计划推进旧改进程,康乐村、鹭江村乃至五凤村这片全国闻名的布匹市场和制衣厂片区将在不久之后开拆,不足3年将会完全拆完。

广州“制衣村”和“湖北村”或将成为历史。

文字:南都记者 任磊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广州迎最贵城中村改造,排长龙招工的“湖北制衣村”何去何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