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缅甸未来不可知。

当地时间周一凌晨,缅甸军方在一场明显的政变中控制了该国,并宣布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就在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几小时前,军方拘留了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和执政党的其他高级官员。

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当地时间周一上午,军用卡车被发现停在仰光市政厅外,其中一辆载着带刺铁丝网。与此同时,该市和首都内比都的电话和移动互联网也中断了,国营的缅甸广播电视台(MRTV)电视台也表示无法播出。

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军方电视台后来则报道说,军队已经控制了这个国家,权力已经移交给了三军总司令敏昂莱将军。据称,军方之所以拘留了这些高级政府领导人,是为了回应去年大选中的舞弊行为。

不过,缅甸军方的行动受到了国际社会和人权专家的广泛谴责。

美国:要放人!澳大利亚:要立即放人!

美国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呼吁缅甸军方领导人释放昂山素季和其他被拘留的人。布林肯说,美国对有关缅甸政府官员和公民社会领导人被拘留的报道表示“严重关切和警惕”。

他还说,“美国支持缅甸人民追求民主、自由、和平与发展的愿望。军方必须立即扭转这些行动。”

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白宫则表示,若缅甸领导人未被释放,将对那些对此负责的人“采取行动”。

马来西亚议员、东盟议员人权组织(ASEAN parliament for Human Rights)主席查尔斯·圣地亚哥(Charles Santiago)也呼吁释放被拘留的政界人士,并补充说,军方应该“把他们的坦克送回军营,并恢复通讯服务。”

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鲍勃•雷(Bob Rae)则称,“没有理由对昂山素季进行军事拘留”。他说,“缅甸军队必须承担责任。

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丝·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对事态发展“深表关切”。她在声明中说,“澳大利亚是缅甸及其民主过渡的长期支持者。我们呼吁军方尊重法治,通过合法机制解决纠纷,并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拘留的文职领导人和其他人。”

“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人们越来越担心,统治缅甸大约50年直到2011年的缅甸军政府准备重新掌权。军方指责称,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党在11月的选举中普遍存在违规行为。军方上周还表示,不能排除发生政变的可能性,这促使联合国(United Nations)和驻该国的几个外国使团表示担忧。

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缅甸军方后来收回了这一说法,称其总司令的言论被误解了。然而,周末期间,武装警察巡逻了议员们在本周议会开幕前被隔离的房屋。

周一早上,发言人缪纽(Myo Nyunt)告诉外界,昂山素季、总统温敏和其他领导人已经被军方“带走”。

缅甸作家兼历史学家吴丹敏(Thant myant - u)在Twitter上写道,“通往一个非常不同的未来的大门刚刚打开,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没有人能够真正控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请记住,缅甸是一个武器泛滥的国家,种族和宗教之间存在严重分歧,数百万人几乎无法养活自己。”

军管之后的缅甸发生着变化

周一早上,仰光的街道和往常一样繁忙,居民们去上班,僧侣们在街上行走,收集布施,建筑工人忙着在道路上挖掘。但有迹象表明情况不妙,人群挤在一台自动取款机前试图取钱,却发现机器坏了。两名男子表示,呆在家里避难更安全。

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汤姆•安德鲁斯(Tom Andrews)表示,缅甸的局势“非常令人不安”。他说,“许多人担心的事情确实正在缅甸发生。”

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此前,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LD)在11月的选举中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获得了476个席位中的396个,这使其能够继续执政5年,而军方支持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仅赢得33个席位。

与军方结盟的反对派对选举结果提出了质疑,而军方声称发现了860万起欺诈案。选举委员会否认有舞弊行为,尽管它承认选民名单存在“缺陷”。

上周,军方发言人拒绝排除发动政变的可能性。一天后,三军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表示,在某些情况下,废除宪法可能是“必要的”。

“军政府从一开始就从未真正放弃权力”

在领导全国民主联盟(NLD)在2015年缅甸第一次公开选举中大获全胜之前,昂山素季在长达几十年的反对军事统治的斗争中被关押了近15年。尽管她对待罗辛亚人的态度严重损害了她的国际声誉。

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卫报》称,然而,由于军政府支持的宪法赋予军队控制关键部门的权力,并保证了四分之一的议会席位,军队仍然拥有巨大的权力。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倡导主任约翰·西夫顿(John Sifton)周一表示,“统治缅甸数十年的军政府从一开始就从未真正放弃权力,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向文职当局屈服,所以今天的事件在某种意义上只是揭示了一个已经存在的政治现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缅甸变天,军政府回魂,历史学家:“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