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1月5日,南京邮电大学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该校材料学院2017级一硕士研究生意外死亡事件的情况通报。

记者 | 盛倩玉

实习生 | 谢婵 陈淦博 黄江波 包梦瀛

编辑 |星煮

2019年12月25日夜间,南京邮电大学仙林校区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六楼的实验室发生火灾,次日,校方在火灾现场发现该校一2017级硕士研究生遗体。

随后,有网友发布消息称,该学生被导师张某谩骂和压榨、人格侮辱、不给改论文、还被要求签延期毕业,因而选择结束生命。有网络视频显示,事发后该学生的母亲曾坐在教学楼顶哭喊。

6日下午,南都周刊记者前往事发地,材料学院院楼六楼外围仍可看到明显的爆炸烧焦痕迹。院楼外围有保安巡逻,大楼门口也有疑似教师的人士守候。

死亡研究生母亲在楼顶声嘶力竭哭喊

据网传视频显示,1月4日,谭某母亲在学校行政楼顶声嘶力竭地哭喊,之后,事情逐渐受到广泛关注。1月5日,南京邮电大学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该校材料学院2017级一硕士研究生意外死亡事件的情况通报。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南京南京邮电大学发布情况通报

通报中提到,对调查过程中反映出的该同学导师张某的相关问题,2020年1月1日,学校已依据相关规定,取消张某研究生导师资格,并根据学生意愿将张某指导的在读研究生全部转由其他导师指导,后续调查处理正在进行中。

校方还表示,学校对该同学的不幸逝去深感痛惜,学校将进一步加强对研究生导师的师德教育和严格管理,全力为广大学生营造良好的成长成才环境。

该通报并未关闭评论转发等功能,截至1月6日晚间,已有超一万条评论关注此事,有网友留言“去年的事今年才发通报”,质疑上年12月25日发生事故为何直到今年1月5日才发布通报;也有网友表示,希望后续调查能及时跟进。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事发后网友在微博讨论导师张某

新京报在文章中提及,尚待权威证实的质疑显示,导师张某对研究生谭某进行了“长达三年的谩骂压榨和人格侮辱,不让看六级成绩,不给改文章,逼迫学生在承诺书签字延期毕业”。此外,“指使学生运送溶剂给自己公司的客户,要求学生赔偿3200元的氮气实验费用,导致学生重度抑郁”。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网传谭某室友的聊天记录中,事发当天,谭某被导师张某梅训斥后,回到宿舍找室友借了一个打火机,来到院楼六层实验室,一直待到最后两个师姐离开,将易燃易爆的试剂倒满实验室。

但这些细节尚未得到官方证实,该研究生的死亡是否与被骂有关,仍在调查当中。

早年校报文章:张某梅对学生科研活动持宽松态度

此前,南京邮电大学校报曾对导师张某进行过相关报道,而这篇名为《快乐科研路》的文章中,曾记叙张某梅指导学生科研活动时,“持宽松的态度”。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文章中提到,“她会为学生提供一个想法,却不干预他们论证的过程,只有在学生进行不下去或者出现明显错误她才会予以指导,有时,学生在自主学习文献的过程中会有新的发现,对老师的想法做补充,每每这时,就是张教授最开心的时刻。”

文章结尾处还写道,张教授的脸庞漾满笑意,“以平常心对待成败,以进取心对待工作,这或许就是张教授成功的秘诀,她的这条快乐科研路一定会越走越宽。”

实验室屯放易燃溶剂,张某任两公司股东

此前,新京报从南京邮电大学宣传部一位知情人士处得知,张某确实存在让学生干私活,以及辱骂学生的行为。

有网友指出,一般实验室不会堆放大量试剂,但张某长期将实验室作为自己公司的仓库,私自屯放大量易燃溶剂,平时会压榨学生给自己公司运送溶剂给客户。

天眼查数据显示,张某为南京瑞达鑫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大股东。

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注册资本102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则包括智能技术及相关产品、环境检测设备、实验仪器、化工材料、生物试剂研发、销售;危险化学品销售等等。截至发稿,记者多次拨打南京瑞达鑫媒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电话,但并未获回复。

此外,张某还曾担任长春市瑞裕化学材料有限公司的股东与监事。2018年,该公司曾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于2019年3月移出名录。但在2019年4月,该公司发布了简易注销公告。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事发实验室外:可看到明显烧焦痕迹

1月6日,南都周刊记者来到南京邮电大学。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日,材料科学楼六层实验室外围仍然可以看到明显的爆炸烧焦痕迹。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材料科学楼六层一角从窗户、栏杆到大片的墙壁都呈现一片火焰席卷过后的焦黑状态,印证着当日火灾的严重程度。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目前,材料科学楼周边有保安一直巡逻,大楼门口也有疑似教师的人士守候,“现在本院以外的人都不能进,不能打扰其他学生的正常学习、实验。”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南京邮电大学材料学院2019年12月27日在校内群发布的一则公告。根据公告要求,自27日起到30日之前,学院各研究组、课题组全部停止实验(包含有机、无机、器件),并根据附件的《实验室安全自查表》,全体导师带领学生到实验室排查整改各类安全隐患。直到目前,材料学院的所有实验仍处于停止状态。

除此之外,校内学生的正常生活尚未受到很大影响。自习室灯火通明,材料楼六层以下也依旧可以看到灯光明亮的教室和在其中学习的学生。

南邮学生:事发后并不知情

针对此次事件,南邮一大三学生则告诉南都周刊记者,直到1月4日下午两点,自己才在好友小群中得知此事,当时“只有很少很少的人知道,好像有人(谭某母亲)要跳楼”。

针对导师张某,他表示自己并不了解,是在朋友的讨论中得知该导师风评不好。

记者还向材料科学楼周围的南邮学生了解情况,有学生告诉记者,其实在5日学校发出通告前,很多同学都对实验室火灾及研三学生谭某的死亡事件并不知情。

“你之前都不知道这件事吗?”“我也是昨天(看微博)才知道的,之前也没听到过。”该南邮学生说。

但也有与谭某同一学院的学生表示,“第二天就知道了,学校封锁消息,实验楼最近不能做实验了”。但这位学生拒绝透露更多信息,表示“不太想说。”

此外,有南邮学生向记者透露,“谭某存在未能及时离开火场的可能,遗体躲在柜子里,可能是情急之下躲避明火”。但这种说法尚未得到证实。

2016年南邮曾发生学生跳楼事件

记者看到,现如今,不少学生经过5号楼(材料科学楼)时,总是有意无意地抬头望上两眼。十二月初的“南京邮电大学禁止外卖入校”事件余温尚未散去,如今风波又起,对这所高校和身处其中的人们来讲2019的尾巴或许显得有些错愕不及。

针对此次事件,不少学生提及,2016年,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学院曾发生过学生蒋某某从南邮三牌楼校区科研楼九楼跳楼身亡事件,轻生原因疑为其毕业论文不能过关。

蒋某某的前导师张代远,被指存在克扣学生交通补贴、强行收取学生实习工作和论文版面费、对学生进行精神侮辱并提出诸多无理要求等行为。

校方之后取消张代远硕士生导师资格,停止其一切教职活动。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实验室死亡,生前疑遭导师“谩骂压榨人格侮辱”

相关推荐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