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现实版樊胜美”——恶魔在人间

杭州“现实版樊胜美”——恶魔在人间

女孩小蒋出生于1996年,2016年4月来到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担任美工,由于工作能力强,每月工资有一万多。

小蒋出事之后在,公司负责人张总透露,其父母多次暗示公司赔钱,还提出让同事捐款,这一提议被公司拒绝。但出于人道主义,公司给了6万元抚恤金。

杭州“现实版樊胜美”——恶魔在人间

没想到才过3天,小蒋父母反悔了,又找上门来,要求公司再补35万,加上之前的6万,一共41万,他们要拿这笔钱去给儿子,也就是小蒋弟弟买房子付首付。

小蒋父母坚称自己对女儿心理状态并不知情,家人关系一直很和睦,不知道女儿具体工作,也不知道女儿单位在哪儿,但是却知道女儿每个月赚一万多元,还是全公司工资最高的。

看着她妈妈使劲挤眼泪卖惨的时候,心都凉了,女儿就是他们的“提款机”,可以源源不断给女儿压力,直到榨干女儿内心所有的亲情,榨干她所有生活的希望。

杭州“现实版樊胜美”——恶魔在人间

洛洛的遭遇让我们的很心疼,一个花季少女,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的风景没有去领略,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看,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没有去经历,但是却经历了压抑,阴暗的生活,可以想象在童年的时候洛洛是不是也是那个在家庭里为了弟弟需要付出的那个,更加讽刺的是公司同事居然比家人更像家人。

近几年“现实版樊胜美”的新闻还少么,每次我们都义愤填膺,都如鲠在喉,根源在哪里,根源就在“重男轻女”这种思想还盘踞在一些家庭中,到底什么我们的社会要发展到什么时候才能杜绝这种现象……

杭州“现实版樊胜美”——恶魔在人间

重新定义什么叫“善良”

再看一下这个和事佬,我所认为的和事佬应该站在客观的角度,理性分析整个事情,给出合理的调解方案,当然在调解的过程中要考虑到情感等各种其他方面,但是要有底线,这个底线就是讲道理,再看看这个和事佬的话

“利益最大化”

“她自己也有责任,没有想过自己死后会给别人带来什么困扰”

“谁都不怪,就怪这个女孩抗压能力差了点,一点苦都吃不了,反而搞了这么多麻烦,找人沟通一下就好了………”

这样的调解方式已经在一步一步的妥协,是站在这个女孩子的尸体上一刀一刀的从骨头上剃下最后血肉。

最后希望这一次我们不再妥协,不再让步,坚定我们的立场,让”现实版樊胜美”不再出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杭州“现实版樊胜美”——恶魔在人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