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西海固,不是一个标准的行政区划名称,只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山区的代称,也许是为了叫着顺口,各取了西吉县、海原县、固原县三县的第一个字,但是却代表了固原地区的西吉县、海原县、固原县、泾源县、隆德县、彭阳县六县,以及同心县部分(东部和南部)。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西海固

有人说,山水不分家,有山的地方必有水,当然火焰山什么的例外。但是造物主跟西海固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虽然作为六盘山脉的一部分,却干旱少雨;黄河穿宁夏而过,却唯独绕过了这里,缺水就成了这里的常态。

水是生命之源,人没水会死,万物没水不长。这就导致了西海固这里生态的恶性循环,也就大土豆这种不喜欢喝水的作物才能勉强生存。经济作物,那是不敢想象的奢望。也正是因为如此,1972年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土豆

就像《山海情》中演绎的一样,“穷山恶水出刁民”。他们为命运奋斗过,抗争过,但是人斗不过天,所以很多人认命了,安于现状了,可能唯独没有磨灭斗志的就是那些还没有见过外面世界的孩子,但当少年的锐气被磨平后很多人还会像父辈一样,穷其所有,结婚生子,继续穷一辈子。

《山海情》中李大有的父亲说人即使穷,不能把骨头也穷没了,看看山海情背后的那些与天斗、与人斗的故事,也许才能更好理解这句话。

【那些浩大的工程】

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有着顺应自然的传统,但也有着人定胜天地与大自然抗争的顽强不屈的精神。愚公移山的神话语言故事无一不是人定胜天精神的诠释。在西海固,这一幕也上演了。

1998年,扬黄工程开始。扬黄,顾名思义,就是将地势较低的黄河抬起来,以便达到灌溉的目的。包括了红寺堡和固海扩灌两片灌区,项目建设内容由水利、供电、通信、移民和农田开发五大部分组成。

地跨宁夏中部吴忠、中卫两市的红寺堡区、利通区、同心县、中宁县4县(区)的红寺堡扬水工程共建设14座泵站,总装机容量14.25万千瓦,总扬程305.8米,干渠和支渠总长149.67公里,项目完工后将开发土地80万亩,搬迁安置移民40万人。

而项目开始开发的前十年,就已经实现了配套水浇地40万亩,移民23万人的人类异地搬迁奇迹,让飞沙走石的戈壁滩变成了水浇田。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红寺堡扬水工程

这样的工程还在继续,除了改善浇灌、工业等用水,生活饮水等工程也在陆续上马。

宁夏中南部城乡饮水安全水源工程,是宁夏历史上覆盖范围最广、受益人口最多的“一号”民生工程,2012年投资40多亿人民币,开始施工建设。

过去,西海固的人民和家畜喝的是苦咸水,还得去往很远的地方拉水或者挑水,人均日用水量只有10-20升,水源保障低、水量匮乏、水质差,经过4年的时间,居民生活用水得到了长足的改善。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山海情拉水剧照

建成通水后,宁夏丰水区的泾河汛期富余水量调入了中部干旱带和南部山区,年供水量可达3720万方,从根本上解决了西海固地区原州、彭阳、西吉、海原4县(区)44个乡镇603个行政村113.53万城乡居民饮水安全问题,改善了当地基本生存条件,为了困难户能用上水,甚至不惜几公里的远距离送水。

【那些为民请命的人】

历史上从来不缺乏为民请命的人。尤其是闽宁合作以后,很多福建的扶贫工作者不远千里,从山清水秀的福建来到了飞沙走石的戈壁滩。

他们中有扶贫干部。如《山海情》中吴月娟(姚晨饰)的原型林月婵,1996年5月,身为福建省民政厅副厅长、省脱贫办主任的林月婵在北京参加了国务院东西部协作工作会议,闽宁对口扶贫协作任务交到了她手上,1997年2月,肩负着福建省委和省政府关于如何具体落实闽宁协作的任务,林月婵一行13人,第一次踏进了塞上宁夏,从此开始了20多年与宁夏的不了情。从“移民吊庄”到“坡改梯”,从“井窖建设”到“劳务输出”,从“菌草推广”到“招商引资”,从“联办医院”到“援建学校”,福建援宁的每一个项目里,都有着林月婵的心血和关注。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退休后的林月婵老人

他们中有科技工作者。《山海情》中的教授凌一农(黄觉饰),研究菌草、教村民种菇,滞销还帮助找销路,这不是虚构,林占熺,就是剧中教授的原型。林教授在菌草技术领域是巨擘级别的,不仅仅是宁夏,全国很多的贫困地区甚至是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都留下了林教授的身影,这就是科技工作者的情怀。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林占熺教授在非洲

他们中有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贫穷是会代际传递的,但教育可以阻断。在这场扶贫攻坚战里,不能够少了老师的身影,《山海情》剧中的白老师,即使是毕业的学生犯错,他会去开导;学生辍学,不惜十余天给家长做思想工作,还千里走单骑,骑自行车去拦截已经踏上打工之路的学生。他们最不容易被人理解,因为这项工作的成效不容易被看到。但有千千万万的乡村教师守护着戈壁滩的孩子们的心灵,他们有知青,有支教老师,一些福建的老师响应号召支教期满,十年后选择再次支教,因为宁夏那些渴望知识的孩子,已经走进了心里!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白老师骑车追回了出外打工的学生

他们中有奔忙在村中各个角落的父母官。村官,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是打赢扶贫攻坚战的关键一环,他们中有像马德福一样刚毕业的热血青年,也有即将退休的公务人员,他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就是在脱贫攻坚战中留下自己的战斗足迹,真正落实扶贫的每一项工作,真扶贫,扶真贫。他们被误解,他们被说成是镀金,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选择了坚持!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山海情》父子村支书

【那些为明天努力奋斗的人】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即使有了国家的重点工程,有了无数在扶贫战线的工作者,但是美好生活还是靠自己。

农民,是中国一个特殊的群体。朴实、善良、能吃苦是农民的标签;但也不乏有爱贪小便宜、自私狡黠之人,《山海情》中塑造的李大有就是此类,他狡黠、自私、无远见,但也有趣,能吃苦。

很多的农村贫困,并不是他们不勤奋,也许他们只是缺一个带路人。当他们有了方向的时候,他们往往能创造奇迹:

他们可以把地窝子变成砖瓦房;

他们可以将植被覆盖率不到3%的荒山变成30%覆盖率的绿林;

他们可以把戈壁沙滩变良田,麦穗金黄稻花香;

......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致敬,为明天奋斗的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移民100余万,黄河抬高300多米,这才是真正的山海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