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随着《上阳赋》的热播,网友都为王儇与萧綦成婚三年终成眷属而欢呼,认为这一对苦命的鸳鸯,终于赢来了他们的“高光时刻”。

尽管这些恩爱来得迟了点,但终究对的人总是会来到,而萧綦在与王儇“圆房”前也去微服出行,于是两人骑马去塞外游玩。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在郊外,看着夕阳余晖照耀着苍茫大地,不仅有远山的辽阔,也有着翻涌的云海,这些都给了王儇不一样的感觉,甚至比皇家猎场还要壮观。

这令王儇不仅唏嘘,即便是皇家也无法将这塞外风光收纳其中,这里不仅有大漠孤烟直的震撼,也有流沙的深不见底,不禁令这个娇生惯养的上阳公主心驰神往,此时风吹乱王儇的头发,但并不影响两人策马并行,好一派俊男靓女的岁月静好。

驰骋塞外,令两人感情愈加深厚

萧綦终是放下了繁忙的军务,而陪着王儇去散心,因为他想在妻子得知家族内斗的真相前,带她去好好感受一下塞外的风光,以便驱散妻子心间的哀愁。

于是两人在塞外开始了骑术比拼,萧綦不知道的是上阳公主从小就如男孩一样 ,不仅会骑马,而且还跟几位皇子一样做男孩的事,所以会性格非常豪爽,而且有股英气。

而这样既美丽又有着男子气概的王儇,正是萧綦梦寐以求的神仙伴侣,所以非常温柔地对妻子说:王妃累了吗?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直到这时王儇才惊觉他们已经走了太远太远,甚至连暮色将近都没有察觉,而缤纷野花盛开之下,是牧民们的毡房木屋,有着悠扬的牧歌声,也有着美好的心境。

当王儇感慨已经离家如此远时,萧綦则一脸正色道:看来今晚是回不了城,只能露宿了。而王儇则假装害怕,柔弱问丈夫如果遭遇狼该怎么办,萧綦则坏笑道:狼是没有,人却有一个。

此时的王儇听了丈夫的话,便假装听不懂,但却内心却忍不住微微笑,这是她嫁的良人,然而只有夫妻之名却并无夫妻之实,对于两人来说都有点心向往之,然而却出于羞涩而不点破。

然后两人便吃着羊肉,喝着烈酒,即便是热辣辣也在狼狈中一饮而尽。面对王儇的豪放,却令萧綦不由自主心疼,不仅抱着妻子,低语:傻丫头,逞什么能。

此时哪有什么王宫贵族,哪有什么叱咤风云的将军,明明就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在众人的注目下,王儇有点囧,想要挣脱丈夫的臂弯,然而却被一个面色红润的姑娘来向萧綦敬酒。

而周围的人都看着王儇哄堂大笑,只见萧綦笑着摇头说:我已经有她。只不过那牧民姑娘并不害羞,而是挑衅王儇:我想邀请你的丈夫跳舞,你能允许吗?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只见王儇正色道:我不能允许,国之疆土不容许敌人踏足,我的丈夫也不许旁人沾染一根手指。

于是周围都为王儇的胆识与果断而惊呆,直到牧民姑娘伸出大拇指说:你,好样的。这场跳舞邀约才作罢,而此时萧綦则轻语:此时风俗,一个男子若接受女子的邀舞,便要做她的情人。

只不过王儇微微一笑:这篝火之中也有很多矫健的青年男子,也有着飒爽的舞姿,不如我也邀请一个男人共舞。

气得萧綦又急又囧,只能说句:你敢!此时哪里是发火,分明是暗中的调情罢了。

共患难,方显夫妻情深

跳完舞,喝完酒已经深夜,王儇和萧綦辞别了牧民,踏上回城的方向,此时星光满天,只有宁静夜里的马蹄声,以及温柔的夜将万物和天地拥抱。

在这美丽的夜晚中,萧綦伸手抱住王儇,不由分说将她抱到自己身边,共骑一匹马来赶路,柔声道:等战事平息,我带你遨游四方,去看东海浩瀚,去看杏花江南,山河之美超过你的想象。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这些话也令王儇不仅浮想联翩,想着等天下太平时,与丈夫找一处风光如画的地方,盖一座小小的院落,只觉得眼中一热,只想此生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然而这时候萧綦地紧紧抱着妻子,让她抱紧别松手,然后就开始凝神按剑,原来是有刺客追杀。这时候四周都无人烟,只有暗夜的静与远处的隐隐灯火,然而只有夜色的影影绰绰掠过。

王儇这时非常惊恐,她明白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征兆,甚至有着“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只不过此时她依偎在丈夫怀中觉得十分的安心。

因为她知道他是她的良人,他一定会全力护她周全,不会让她再遭受任何痛苦与危险。所以即便是星星点点的雨不断落下,这时萧綦将妻子的身子按倒鞍上,也就是这一瞬间,使妻子与死神擦肩而过。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只见绰绰黑影如鬼魅而至,不过王儇并不害怕,血雨腥风对她来说早已不是第一次,而此时还有丈夫萧綦在身边,所以她一点也不怕,即便是浓重的血腥味道,也不能令她产生心慌意乱。

对于王儇来说,尽管她独守空房三年,尽管丈夫新婚当晚一声不吭就离去,尽管有着对丈夫的恨与怨,但知道其中缘由后,她对萧綦并无怨言,而且她也能感觉到丈夫对自己是用心的疼惜,而且十分尊重自己的意愿。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作为自己的丈夫来说,萧綦明明有很多机会也有权利去要求她侍寝,但却从不勉强她,而听从她的意愿。但凡男子能做到如此的尊重,也已经实属不易,尤其是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女人的意志与意愿不过是围绕着男人转,所以说当萧綦对王儇的大度与宽容,尊重与体谅也算是一个男人的胸襟。

温软缱绻,是王儇与萧綦延迟三年的缠绵

直到有勇有谋的萧綦将空马放出,而他与王儇则选择了滚倒在路边,随即抱着王儇转身躲进草垛后边,而两匹马墨蛟与惊云则一路疾驰而去。萧綦的左臂始终没有放于王儇的腰,稳稳将她揽住。

只等追赶马蹄的声音远了,才跟吓呆的王儇说:跟我来。

两人冲进大雨中,然后躲进一间屋舍,而后萧綦踹开房门,将妻子放在干草上。这里是一个废弃的马场,曾是守仓人值夜之所,因为萧綦曾来此地视察过,所以能找到这里。

然而正值北地寒冷之夜,王儇冻得瑟瑟发抖,惊惧见看到了萧綦身上的鲜血,一下子慌了神而在萧綦身上找伤口源。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摸什么摸,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萧綦按住了妻子的手,一脸坏笑。直到王儇问他到底伤在哪里?要不要紧?这时的萧綦不说话,只是静静望着妻子无比温柔地说:我没有受伤,那是刺客的血。

然后抱紧王儇,叹息道:脸都吓白了,真是傻丫头,怕我会死掉吗?

王儇故作镇定,喃喃道:我才不要做寡妇,百年之后也需要我先死,留你去鳏夫。听到这里,萧綦无限伤感地说:阿妩,我已经错过你三年,然后唇落在妻子颈上、耳垂、耳畔,然后一路细细用热吻来告诉妻子思念之情。

这时的王儇,仿佛如溺水般,缓缓漂浮又全无力气反抗,只得迎合着丈夫的热情与缱绻,只见两人呼吸渐渐急促,十指痴缠。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鬓发、眉目、唇吻、无不流连忘返,直到王儇的长发满地,铺满萧綦臂弯,于是迟到了三年洞房花烛此时开启,而这简陋的茅屋也是他们的“圆房”之地。

这便是两人的宿命,也是他们无法别离的一生,然而就如同王儇的那句玩笑话,要先丈夫一步离去,不曾想最终却一语成谶,此是后话。

结语

当王儇伏在丈夫胸怀的时候,看着萧綦身上布满的刀伤,曾想着这个男人该经历了多少的生死杀戮,踏着多少人的生命,才活到了现在。

就如同成王败寇一般,你不强自然有人会践踏着你的尊严、你的人生,这是人生不变的真理。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然而正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刺杀,却将王儇与萧綦的感情粘结得更深刻,直至两人同心同德,互相交付,这也说明了对的人终究会来到,更是迟到三年后幸福的突袭。

想起了那句话:只要是你,等多久都没关系,其实对于王公贵族是如此,对于我们每个人的感情都是如此。

今日话题:你认为三年后萧綦与王儇的再相遇,是幸福吗?欢迎留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影视 » 《上阳赋》原著:王儇与萧綦缠绵终“圆房”,小说比剧情更精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