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红尘中,世界上并无多少净土,做一个科学家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滚滚红尘中,世界上并无多少净土,做一个科学家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悲哀的科学家》

无意间看到和著名体操运动员李宁同名同姓的工程院院士被除名的消息,是个在国内农业界颇具影响的科技工作者,其实像他这样身份的院士应该称之为科学家才对,他的犯罪事实是涉嫌将承担的一个转基因项目经费,转移至自己控股的公司,涉案资金达千万元。

不得不说,这位科学家并不是思维很灵活的人,要知道国家工程院院士是待遇颇高的,从政治生活待遇到承担的重点项目,每年年薪以及各种隐性收入都要在数百万之巨,即便他不从事任何科学研究,只是出席一些鉴定会之类,每年收的红包也大大的,但李教授为了这一千万的项目经费身败名裂,太得不偿失了!

也许身处一个科研单位的缘故,有时候很理解一些在外界看来无法容忍的行为,我没有详细看过关于李院士案情的分析材料,但可以断言他一定是被人举报了,很多科研工作者从事课题研究,很多都是走在灰色地带,灰色地带安全与否不好断言,在现阶段已经没有陈景润那种白痴科学家了,如何做好人利益均沾才是水平,被人举报且证据确凿就是低情商的重要表现。

国家在科研经费上划拨是很大方的,但往往成果和付出并不成正比,我所在的单位负责申请科研项目的人,比从事科研研发的职工牛很多,主要他有路子,能申请到就是了不起。而且大家都知道申请到的项目叫纵向课题,能有经济效益,也能得到国家科技发明奖、科技进步奖等等奖项,可谓名利双收。此外单位领导一把手肯定在项目评奖时排名第一,我们单位从前的领导除了吹牛什么也没付出过,但他好几个国家级奖项,动不动就自吹自擂说自己是副总理的水平,而真正有能力且为科研课题殚思竭虑过的人最终都排名很靠后,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很伤士气的行动。不过科研机构有潜规则,那就是领导得名,出力者得利,这也算是一种平衡,当然领导所得利大家是看不到的。回到李院士这里,我怀疑他应该是分赃不均,如果一个人在宴会上想把一条鱼从头吃到尾,最大的可能是遭遇卡脖子的鱼刺,不管是谁举报的李院士,他也不会是什么反腐斗士,而且科学界又有点对外的高深莫测,就像一个液压管本来只有三块钱一根,但在科研项目中它会变成三百甚至是三千,也有变成三万的可能,“科学家很认真”这个原则,会被潜规则冲淡。李院士不是技术水平不行,而是在社会的变革中没定好位,这个时候你不能用科学家的思维衡量人情,被中伤或者说被揭发都是罪有应得。只是有点可惜,他绝对不是那种腐败分子,可惜了一身成就。

我们国家科技水平并不高,是有很多原因的,比如说体制不清晰且分配原则不明确就是其中之一,很认真从事科研的科研工作者往往得不到应有的报酬,而不得不逼良为娼,这就是一种悲哀。我们需要能经营会管理的马云、马化腾,他们可以大幅度提高GDP,当然也需要房地产商,可是在顶端科研研发上,我们最好有更明确一点的政策,不要让那些可以靠创造价值的科学家去蝇营狗苟,挣取不光彩也不擅长的灰色收入。

悲哀的科学家,悲哀在于没定好位,做不擅长的事情。李院士引以为戒,其他人也要深入思考这个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学 » 滚滚红尘中,世界上并无多少净土,做一个科学家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