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两万只考拉在山火中死亡,澳大利亚原生动物真是太难了

超过两万只考拉在山火中死亡,澳大利亚原生动物真是太难了

超过两万只考拉在山火中死亡,澳大利亚原生动物真是太难了

澳大利亚的原生动物太难了,除了山火,外来物种也是这些呆萌可爱的动物的敌人,包括骆驼、夜猫、狐狸、野猪、蟾蜍……

大约在1840年,野生骆驼被引入澳大利亚,而截至2018年,已有约120万骆驼分布在西澳州、北领地、南澳州和昆士兰州的中部干旱地区,增长迅猛,并在全澳范围不断扩散。因急于寻找食物和水源,这些骆驼正从干旱地区中向外迁徙。在2009年到2013年间,相关部门利用地面和高空技术捕杀了澳大利亚中部地区的16万只骆驼,依然不能控制骆驼们的增长。

超过两万只考拉在山火中死亡,澳大利亚原生动物真是太难了

根据ASER,骆驼数量激增的主要危害包括对原生植被和湿地的破坏,与本土动物在食物、栖息地、水资源方面的竞争、基础设施的损坏以及道路危害。

比骆驼更早来到澳大利亚的是兔子。由于澳大利亚没有大型捕食者,草场又丰富,兔子们很快繁衍超过100亿,为了控制兔子数量,脑子秀逗的澳大利亚人又引入了狐狸,于是狐狸又泛滥成灾了。澳大利亚的狐狸很有个性,不爱吃兔子,而是转移目光,将猎食目标转向了当地的其他动物,比如羊羔、蓝企鹅、袋狸、鸟等小动物。也有一部分狐狸选择进城和人类和平相处,据统计,在澳大利亚大都市悉尼的郊区,每10平方米最少都生活着一只狐狸,而且大批狐狸跟流浪狗一样闯进都市,靠吃人类的残余食物为生。

为了尽快减少狐狸数量,澳大利亚鼓励人们捕杀狐狸,每杀一只狐狸可得约几十到一百人民币的奖金。这样就涌现了一批专业的狐狸猎手,什么都不干全职猎狐,然后靠领取奖金生活得有滋有味。

超过两万只考拉在山火中死亡,澳大利亚原生动物真是太难了

比狐狸更狠的是野猪。澳大利亚的野猪在当地没有天敌的限制,加上它们惊人的繁殖速度,野猪的数量甚至比澳洲的人口还要多了。经常能看到野猪闯入人们的生活空间,掀翻各种设施,对当地人们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当地政府因此展开了枪支狩猎活动,鼓励大家一起狩猎野猪,很多人还举办了各种户外捕杀野猪的比赛。然而即便如此,野猪的数量仍在不断上升。

超过两万只考拉在山火中死亡,澳大利亚原生动物真是太难了

真正可怕的入侵物种让人意想不到,居然是一种蟾蜍。这种蟾蜍叫做甘蔗蟾蜍也叫海蟾蜍,在他们的故乡夏威夷,这种蟾蜍是以甘蔗甲虫为食的。当时澳大利亚的甘蔗地里甘蔗甲虫泛滥,于是就把一批甘蔗蟾蜍请到了澳大利亚,指望它们可以吃光这些甘蔗甲虫。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澳大利亚的甘蔗和夏威夷的并不一样。澳大利亚的甘蔗长得太高大,蟾蜍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吃到上面的甘蔗甲虫。可是蟾蜍们发现澳大利亚有许多小昆虫和小蜥蜴,它们味道更好而且容易捕食,那谁还吃那些高高在上的甲虫啊?

于是,由于食物充沛,又没有天敌,甘蔗甲虫很快就在澳大利亚扩张开来。凡是胆敢招惹蟾蜍的,全都变成了它们的“舔狗”。如今澳大利亚的甘蔗蟾蜍数量已经超过了2亿。澳大利亚政府想尽了各种办法,却根本不奏效。

超过两万只考拉在山火中死亡,澳大利亚原生动物真是太难了

超级可怕的事,澳大利亚的狗爱上了舔蟾蜍,沦为了真正的舔狗,狗狗在舔过蟾蜍之后,就会陷入一种快乐的幻觉,从此欲罢不能,在澳大利亚染上有这种特殊爱好的狗狗越来越多,曾经有一只泰迪也舔了蟾蜍,当时这只泰迪正处在发情期,居然追着袋鼠跑了好几公里,真是太疯狂了。

这种蟾蜍的真正可怕之处绝非如此,随着它们的前行,原生物种面临的灾难与日俱增,澳大利亚的两栖食肉动物,比如大型蜥蜴,蛇和有袋动物,都受到了甘蔗蟾蜍毁灭性的打击。这些食肉动物意识不到甘蔗蟾蜍的危险,吞食他们之后被毒死。其中包括超级凶猛的鳄鱼。自2005年起,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居民发现,当地的鳄鱼突然出现成批死亡现象,有的河流中甚至横尸数十头之多,场面十分骇人。动物学家们介入调查之后发现,这些鳄鱼的死因居然都是中毒,经过解剖人们发现,几乎每条死鳄的胃中都有一只或者多只被生吞的蟾蜍尸体。除了鳄鱼,巨蜥蟒蛇还有澳大利亚最受欢迎的鸟类“彩虹食蜂鸟”都是这种蟾蜍的受害者。

澳大利亚是地球上唯一没有原生猫科动物等大型食肉动物的地方,所以这里很容易受到外来动物统治,在1770年澳洲大陆被英国占领,自此各种欧亚动物被英国人带到澳洲落户更是冲击了澳洲本土动物,就这样澳洲的生态平衡完全被外来物种打破,本土生物的悲惨时代正式到来,到如今一发而不可收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超过两万只考拉在山火中死亡,澳大利亚原生动物真是太难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