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最近入坑的《流金岁月》,里面存在两位来自农村的角色,一位是章安仁,一位是袁媛,弹幕里出现了不一样的声音,有声讨章安仁的,有同情他的;有声讨袁媛的,有同情她的。弹幕出现得最多的,就是袁媛是来自贫困的农村,所以她想努力一点,用一点手段,要理解!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单单看弹幕就让人无语了,是编剧有毒吗?还是弹幕有毒?什么叫做只是来自农村,所以用了点手段,要理解?这是农村的问题吗?编剧为何要把这两个的人设都集中在了农村人身上?弹幕为何要同情地说,用了手段要理解?手段这种东西,这跟是哪里人有关吗?没有吧?在这部剧里,哪个人没用手段了?为何非得去强调哪里人?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换而言之,如果章安仁是城里人,在城里有房有车有户口,遇到蒋南孙父亲那样要求卖房卖车的时候,他会愿意吗?放在现实生活中里,别说农村出来不容易,就算是城里人又愿意吗?一个吐槽得比一个高大上,还非得把锅甩给偏远地区的农民?要知道,放在现实生活中,房子可是一个人生存的根本,对于城里人,房子显得更重要吧?要知道,农村人在城里没房子,乡下还有,还有地方可以住,可是城里没了,去哪里住?睡大街吗?所以呀,章安仁那样的事件,换谁谁乐意那样听从蒋父的要求?不是因为蒋父跑到他的单位去闹腾的话,他会有那么多的想法?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至于袁媛呢?她那个人设,明摆着就是人品问题,跟是哪里人没关系?为何要同情?为何要把农村搬出来,当成同情她的资本?谁活着容易?难不成她的不容易就得通过不停地作死、撒谎来解决?章安仁属于权衡利弊,放在现实生活里,不管是哪里人,只要是个正常的人,大部分的人会那么干,他唯一的谎言也是隐瞒了与袁媛的关系,关于王永正事件,他没有违规操作,他能举报得了?而袁媛呢,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心机绿茶,一个正常的人,谁又会动不动就撒谎了?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首先,她来到上海的目的是干嘛?口口声声说她是农村出来的,不容易,想通过打拼让自己活得更好。这样的理由没错,努力也没错,可是那么多的一线城市可以打拼,她为什么不去,却偏偏选择来章安仁的城市?来了之后,为什么又要要求去章安仁的家里住?这是老乡的观点吗?这明显就是余情未了,不甘心的情愫。男女之间有纯粹的友谊?骗鬼吧!更不用说,曾经在一起那么久的情人啦。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绿茶就是绿茶吗?如果不是想着插一脚的话,为什么自己生病了,不远处就有药店,明明可以自己去买,非得把章安仁叫过来买药呢?要知道,作为正牌女友的蒋南孙,都没在章安仁上班的时候,有过那样的操作,她都已经分手了,玩那样的把戏,不是绿茶,是什么?一回生二回熟啊,慢慢不就旧情复燃了?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其次,她都自卑到了骨子里了,自己参加外语培训的学费明明是蒋南孙出的,可是她参加了工作之后,为什么在别人面前谎称自己是澳洲留学回来的高材生?还把自己形容成是富二代,那不天大的笑话吗?承认自己的实际情况,有什么难的,农村出来工作的人多得去了,不是国外留学的工作者多得去了?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谎言来掩饰自己?还为了让客户佩服自己,把自己打造成一位不靠家里人生存的富二代,晕死!这一顿恶心的操作,打着“农村人”的名义,让人对她同情满满了?这顿恶心的操作,小编怎么认为这是在侮辱了农村呢?搞得好像农村出来的工作者,都那么喜欢装绿茶,那么喜欢撒谎那样!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其次,她要是不绿茶的话,她勾引王永正干嘛?明明知道王永正是蒋南孙现任的男朋友啊!蒋南孙与章安仁的分手,有她的功劳啊,现在又来勾引王永正,是什么鬼嘛?更可恶的是,居然还好意思,对着王永正直接表白,比当初对着章安仁的时候,还明目张胆的。看吧,多会察言观色?知道章安仁心虚,所以扮演绿茶,故作柔弱的;知道王永正喜欢实际的,所以扮演实诚,来个直截了当的。厉害如她呀,还塞琳娜呢?都想吐了!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

明明就是一个心机绿茶,为什么要觉得她无辜?明明就是一个撒谎精,为什么要把农村人不容易给抛出来,当成她获得别人同情的资本?人品问题就是人品问题,别搞得全世界都欠了她那样,都想着让全世界来给她买单那样,生而为人,谁又容易?

注:本文只针对人设,不上升演员本身,谢谢查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影视 » 《流金岁月》:袁媛是弱者吗?打着弱者的旗号搏同情,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