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多名大学生遭遇“培训贷”,入职变培训,莫名背上2万多贷款

今年10月中旬,在连续两次求职碰壁以后,济南一位年轻的求职者陆涛(化名)通过58同城网站投递了简历,很快他就接到济南兴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一位HR的电话,对方称其可以到他们公司入职并保证4000元的保底工资。这种情况下,陆涛于10月28日来到这家公司时才得知自己要进行3个月的岗前培训,还要支付2万余元的培训费,而工作人员在其不知情的情况通过惠分期办理了长达两年的分期贷款。

济南多名大学生遭遇“培训贷”,入职变培训,莫名背上2万多贷款

求职接连碰壁,通过网络找工作

陆涛是济南某高校的大四学生,他学的是会计专业,他一心想着能在毕业之前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今年10月份,我就招聘会上投递简历,有两个我很想进的公司都没有要我。”陆涛说,在求职时遇到挫折以后,他就通过网络投递简历,他把制作好的简历也传到了58同城上。

“没过多久,就有一家企业的HR给我打电话,说看到了我的简历,想让我去他们应聘。”陆涛说,济南兴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HR称可以保证他拿到4000元以上的保底月薪,而且还包括六险一金等优厚的福利。于是,陆涛就心动了,于是就跟那位HR约定了面试的时间。

陆涛的一位学长在毕业之后也在网上投递简历时得知了这家公司,而且也同样约定了可以拿5万元至10万元年薪的工资福利,所以陆涛的这位学长于今年6月份进入了这家公司。

岗前培训莫名背负两万余元贷款

据陆涛介绍,济南兴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位于恒昌大厦,他在面试当天带着身份证等个人资料来到该公司的办公室。“面试我的那个人说,培训完以后就可以在这家公司工作了。”陆涛说,他的面试很顺利就完成了,不过他被告知在正式入职之前还要进行3个月的培训,而且还签订了一个培训协议,其培训的内容就是计算机编程软件的开发。

“办理入职,拿着身份证挺正常的,不过他们还让我拿了一张银行卡。”陆涛说,起初他没有把面试人员拿着身份证当回事,他以为是办理入职的正常手续。不过,陆涛注意到自己需要拿着身份证拍照,他直到收到惠分期贷款平台发送的短信,才知道当初工作人员拿着他的身份证办理了贷款,而且是2万多元的贷款。

“前六个月的贷款是不用还的,由这家公司来还。”陆涛展示了自己的贷款记录,上面显示其前6个月的月供是202.95元,后18个月的月供是1326.8元,总还款金额是24533.28元,他说对方承诺自己参加工作以后完全有能力偿还分期贷款,也就没有当回事。

济南多名大学生遭遇“培训贷”,入职变培训,莫名背上2万多贷款

企业资金断裂,分期贷款难以偿还

最初培训的一个星期里,陆涛感觉培训还挺正式,而且还学到了一些内容。不过,到了11月15日下午的时候,他发现上午还正常上课的老师们都离开了,还有人说这家公司账上已经没钱了,而前几天这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也换人了。

“他们的房租也到期了,好像也拖欠了员工的工资。”陆涛说,当天下午这家公司已经乱作一团,他们也就没法培训了,不过他的贷款却没有人管了。

当天下午,陆涛等人就拨打电话报了警,希望企业负责人偿还他们的贷款,然而最终也因为是经济纠纷没法退还贷款。11月18日下午,生活日报记者来到该公司时,公司已经关门,不过他们公司的企业法人代表还没接通电话。

济南多名大学生遭遇“培训贷”,入职变培训,莫名背上2万多贷款

员工:公司账户没钱,已拖欠两个月工资

“之前这家培训机构在仲宫,2015年才搬到恒昌大厦。”济南兴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一名已经工作了2年的员工称,他们公司是一家培训机构,平时有六七个班级,而每个班级有二三十个学员,他在负责学员培训之前的相关事宜,所有学员进入培训机构的时候都会知道有贷款的事情,不过学员如何办理贷款是由其他工作人员完成的。

这位员工称,济南兴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内部有20多名员工,有的负责招人,有的负责教课,还有的负责就业,其中还有人专门负责贷款的相关事宜。随后,生活日报记者联系到了该培训机构的一名负责人事的员工,她说领导安排他们招人,他们只要招到人就行,而且岗前培训以后是包就业的,而他们只需要负责招聘面试就行。

“我们已经两个月没有发工资了,保险也断了。”该培训机构内部员工说,他们公司的企业法人代表刚换了人,前几天他们公司的财务人员称公司银行账户上已经没有钱了。

企业法人:资金链断裂,无法替学员支付贷款

11月18日下午,生活日报记者联系到了济南兴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企业法定代表人李经理,他否认陆涛等人是到他们企业找工作,因为陆涛等人与他们企业所签订的是培训协议,而且协议上也约定了支付培训费用的方式。

“因为学生个人原因,他不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来,所以他们选择助学贷款的方式。”李经理说,他们曾向学员推荐过现金支付的方式,但是很多学员都选择了办理贷款,而他们公司之所以要帮学员偿还前期的一些贷款,是考虑到年轻学员没有任何收入。

“我们公司的资金链断了。”对于该培训机构内部员工所反映的拖欠工资的事情,李经理说由于政策调控以及市场原因,他们公司已经入不敷出,他们已经无力支付员工工资,并建议内部员工通过劳动仲裁以及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

对于陆涛等学员遇到的问题,李经理说他们已经停止招生了,不过会继续对陆涛等学员进行培训,并希望学员们先自己想办法偿还第三方培训机构的贷款,后期他会想办法还给这些学员。

律师说法:若培训机构以学员信息套取贷款则涉嫌诈骗

针对陆涛等多名年轻求职者遭遇的培训贷问题,生活日报记者咨询了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律师甄恩阳,他称如果培训机构以学员的信息套取贷款的话,就属于典型的套路贷,这种情况就涉嫌诈骗。“还得看第三方贷款机构有没有合法资质。”甄恩阳说,通常情况下套路贷的相关借款合同中与培训机构没有关系,而贷款利息较高的话,有可能是培训机构与第三方贷款机构一起涉嫌诈骗。

甄恩阳认为培训机构提前告知这种贷款模式,且借款合同由学员签字确认的话,这些学员仍需要进行还款。他建议年轻求职者不要轻信培训机构所谓的培训贷,也不要轻易泄露身份证等个人身份证信息。 (记者 程凌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济南多名大学生遭遇“培训贷”,入职变培训,莫名背上2万多贷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