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艾伦·里克曼有别于好莱坞明星的英国绅士特质明显,他平时并不像真人秀似得活跃在娱乐版面上,从来不博曝光率,对私生活尽量保护,所以我们对他所知不多,以至于,我们会把斯内普那种情圣成内伤的拧巴人物,当成本尊,很像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从2001年起,他就是斯内普教授。黑发及肩,贵族口音,阴暗的黑色长袍,如隼精准猜疑自负的眼神,不留余地的作风,始终冷漠,始终神秘,始终挑剔,始终刻薄,他微微抬起下巴,让霍格沃兹的孩子噤若寒蝉。最不吝啬给哈利·波特找麻烦,哈利一出状况,他总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各种厌恶表情各种幸灾乐祸各种言语肢体打击。记仇,小心眼,阴沉,极度自卑,恃才傲物,自相矛盾,包括头发油腻腻,都是半壁哈迷恨他的原因。谜底在《哈利·波特死亡圣器下》中揭晓,他为了一生唯一的爱,坚守惊天秘密,用冷漠和拧巴,掩护着自己爱的女人和死对头的骨肉:哈利·波特。他的正义就是他的孤立,所有的人误解、蔑视和仇恨,都不在他的视线之中,他的使命就是忠于命运的托付,孤身坚持,冷冷护卫,不要回报,不要同盟,不要懂得。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邓布利多教授问斯内普过了这么多年是否还爱着童年时就认识的那个女孩儿莉莉,斯内普高贵地说,always。他临死对哈利·波特说,看着我,你有一双你妈妈的眼睛。天呐,訇然温情!他让哈里把自己的记忆拿走,我们看到了一生不能得到,但是永远付出,至死不悔,不需要被任何人理解的斯内普,魔若有情魔亦老。斯内普这个角色实在虐他太狠,十年在父母争吵中,十年在哈利波特的父亲等同学的欺负中,十年跟着伏地魔为非作歹,十年保护心爱的人和情敌的孩子,最终为那个孩子去死。三十年深沉而痛苦地爱着一个注定不属于他的女人,艾伦·里克演出的曼斯内普这一生把大爱大恨都藏在一张阴郁的扑克脸后面,把那种媲美宗教的爱的执念表达入骨,让另外半壁哈迷爱死他。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现在我们失去他了,他的名字星夜刷屏,我们最多知道,艾伦·里克曼像斯内普教授一样一生只爱一个人,他1977年碰到他的初恋里马·霍顿,网友讲话,纯属过着过着,想起来我们好像忘了结婚,近年补办只有两个人的秘密婚礼。“在纽约举行完婚礼之后,我们走过布鲁克林大桥,在附近的一家餐厅吃了午餐。”霍顿对钻戒不感兴趣,艾伦·里克曼送了一条简单的价值200美元的手链,但“她从来都不戴”。这样平平淡淡《真爱至上》的日子仿佛可以地久天长继续下去,其实他已经秘密抗争癌症多年,黑魔法没放过他。

一句阿瓦达索命,足矣颠覆英雄不死定律。J·K·罗琳从不吝于提起死亡,包括主角的死亡,她的故事里,死亡之人回到坟墓中,是欢喜和本分的。本人经历就像一部神奇魔法教材的罗琳说,人生的意义不在于长生,而在学会面对死亡。罗琳还告诉所有读和看《哈利·波特》的孩子,人性弱点就是人性,包括正义的主角,也会有嫉妒贪婪的闪念。哈利崇拜的爸爸在学校时是个傲慢小魔头;圣人一样的邓布利也有灰暗的过去,错手杀死了自己的妹妹,并一度沉迷于黑魔法,与弟弟结怨。没有天生了不起的人,就连被命定以特殊使命的哈利·波特,他横冲直撞的性格,如果不是前辈护卫友情盔甲,早就死了不知道几回了。反倒是斯内普这样一出场就被锁定阴暗的人物,是为了心爱的人有守住巨大秘密定力的人,内心有爱充盈,从不在乎白眼和孤立。现实中,艾伦·里克曼生命终结前,有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但愿他的离去,也是欢喜和本分的。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在《哈利·波特》的终结篇中,哈利·波特对儿子说:“你的名字里有霍格沃茨前两任校长的名字,其中一位就来自斯莱特林,他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斯内普为了哈利一家牺牲自己,在霍格沃茨一战中死亡,他尽量拧巴的一生里,不变的主旋律就是少年时代就爱上的女生莉莉,情愿为了她的孩子哈利而死,这就是哈利给孩子起名斯内普的原因,永远敬勇敢的,不惮爱的斯内普如父亲。以你的姓氏为后代命名,这是哈利对斯内普教授所有的理解、宽恕和敬意。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1月9日,是斯内普教授的生日。JK罗琳刚刚在社交媒体上为斯内普贺过寿:“一直在想如何在祝斯内普生日快乐的同时不引起争论——祝这位大英雄恶霸生日快乐,他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几天之后,哈利·波特中争议最大的人物扮演者艾伦·里克曼离世,一提斯内普教授拥戴派和反对派就能吵翻天的对立粉丝阵营,都自除武器为他哭泣。哈迷都懂得,不轻视自己也不轻视别人,不管是谁,都肩负使命。那些我们人生中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各有存在深意,包括你的敌人,总有美意自现时刻,就像虐哈利千遍的斯内普教授,是他最忠诚守护者,所有人生谜底,因此值得终生等待。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后面的私货:

看着斯内普帅帅的温暖的生活照,把他慢慢地从剥离斯内普身体里剥离出来,想象他有怎样的日常生活,一点也不阴郁的不诡异的不拧巴的不扑克脸的朝花夕拾。他看起来应该是长寿的样子,像邓布利多,像白精灵。斯内普走得太早了,死亡来得目瞪口呆。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爱上霍比特人的精灵女战士伊万杰琳·莉莉在爱人战死的时候说:“我不要爱的能力了,心碎的感觉太难受。”《魔戒》系列中,爱上人主的精灵伊芙·泰勒的爸爸说过,人类会死,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总有那么一天,你的爱人会把你留在黑暗里,这一天到来太难受了。但是伊芙·泰勒最终还是放弃了永生的精灵能力,选择和爱人在一起经历有涯人生。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这样看,死亡反倒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礼物。精灵“必须活着,无法逃离不死的命运”,而死亡从来就不是一种惩罚,人类“借由死亡得以脱离这个世界,不受它的束缚,不论它是充满希望还是逐步摧残”。随着时间的流逝,连诸神都会羡慕这个礼物。生命因为有终点而显得珍贵和浓缩,因为选择而显得丰富性,因为生命不能重来而需要慎重和有担当,因为人死灯灭而要在活着的时候,把最多的爱给我们爱的人,

因为生也有涯,人类要像甘道夫说的那样,All we have to decide is what to do with the time that is given us(在被赋予的时间内,我们所有人都不得做出决定,要干些什么。)《魔戒3》在登船通往西方极乐世界前,凯特·布兰切特说,人类的时代到来了。

当弗罗多为队友死去痛哭的时候,他的精神父亲甘道夫说:“有很多活人本来就该死,也有些死人本来命不该绝。就连智者都无法决定命运。” 这些都是死亡的魅力,既然不能像精灵那样,地老天荒一样地活着,四季更迭永无止境。让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尽量少留遗憾,一天是活,一百年也成弹指一挥间。

最近又是伤感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always 斯内普,很难想象另外一个他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