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MH正式买下Tiffany,集团二公子将参与后者改革

记者 | 黄姗

编辑 | 楼婍沁

1月7日,法国奢侈品巨头Louis Vuitton-Moët Hennessy(以下简称“LVMH集团”)宣布完成收购美国高级珠宝世家蒂芙尼(Tiffany & Co.)。蒂芙尼正式成为LVMH集团旗下第75个奢侈品牌;LVMH集团表示,蒂芙尼的加入“将深刻变革LVMH的腕表与珠宝部门。”

“蒂芙尼是全球珠宝领域的标志性品牌。我们致力于为蒂芙尼品牌提供支持。”LVMH集团董事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我们会给予蒂芙尼施加同等的承诺与热情,就像多年来我们对旗下每个享有盛誉的品牌一样。”

LVMH正式买下Tiffany,集团二公子将参与后者改革

伴随着收购交易的完成,LVMH集团立即启动更换蒂芙尼管理层。LVMH集团宣布,任命原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全球商务活动执行副总裁Anthony Ledru担任蒂芙尼首席执行官。这项任命立即生效。

在加入路易威登前,Anthony Ledru曾经担任蒂芙尼北美地区高级副总裁一职近两年。2014年12月,Ledru跳槽至路易威登担任品牌北美业务总裁和首席执行官一职。

因此,Anthony Ledru在声明中表示,“重新加入蒂芙尼我非常高兴,我对这个标志性的美国奢侈品牌仰慕已久。”

LVMH正式买下Tiffany,集团二公子将参与后者改革

与此同时,LVMH集团旗下高端旅游箱包品牌RIMOWA原首席执行官Alexandre Arnault将立即上任蒂芙尼执行副总裁一职,成为蒂芙尼的二把手,协助Anthony Ledru分管蒂芙尼的产品与传播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Alexandre Arnault是LVMH集团董事主席伯纳德·阿诺特的二儿子,年仅28岁。他从2016年开始管理RIMOWA品牌,在LVMH集团以6.4亿欧元收购这一德国奢侈箱包品牌的过程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在这一轮任命中空降至蒂芙尼的第三位高管是Michael Burke,他将担任蒂芙尼董事会主席。Michael Burke长期担任路易威登主席和首席执行官。

老牌职业经理人和家族成员联手改革蒂芙尼

这三位重磅级高官到任后,将启动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来促进蒂芙尼业绩增长。作为一家有着183年历史的老牌珠宝世家,蒂芙尼在全球以标志性的“蒂芙尼蓝”购物袋和罗宾鸟蛋蒂芙尼蓝礼盒闻名。蒂芙尼最出名的产品是钻石戒指、水晶玻璃装饰品和其他高端礼品。

目前,蒂芙尼在全球有320间门店,其中近三分之二布局在美国以外的国际市场。近年来,随着美国市场增长乏力,中国等亚洲国家消费力的崛起,亚洲市场成为带动蒂芙尼业绩增长的关键市场。

分析师认为,亚洲市场将是LVMH集团控股蒂芙尼后重点发力市场。但同时,蒂芙尼也需要升级门店形象,同时加大投资力度布局在线渠道。

LVMH正式买下Tiffany,集团二公子将参与后者改革

谁来领导被LVMH集团控股后的蒂芙尼的改革至关重要。

投资银行Bernstein分析师Luca Solca称这三位高管是“一只重量级的队伍”。《金融时报》援引Luca Solca分析称,“将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与冉冉升起的(阿诺特)家族成员(以及可能的未来领导者)组队的想法,为蒂芙尼创造了一个成果可见的环境。”

根据Anthony Ledru过往履历,他在北美奢侈品行业,尤其是珠宝领域有相当丰富的履历与经验。Anthony Ledru从法国高级珠宝世家卡地亚(Cartier)开始奢侈品行业的从业经历,在1999年至2011年间先后在卡地亚的拉美地区及美国市场工作,一路升任至卡地亚北美零售副总裁一职。2012年,Anthony Ledru加入美国另一奢侈品珠宝品牌Harry Winston短暂担任全球销售副总裁一职。

LVMH正式买下Tiffany,集团二公子将参与后者改革

另一方面,安排Alexandre Arnault担任蒂芙尼二把手,意味着阿诺特家族在LVMH集团的高珠和腕表业务方面进一步渗透。就在2020年7月,伯纳德·阿诺特刚刚任命年仅25岁的三儿子Frédéric Arnault担任LVMH集团腕表和珠宝业务部总裁。

在此之前,Frédéric Arnault一直在旗下高端运动腕表泰格豪雅(Tag Heuer)负责品牌数字营销和渠道拓展方面的工作。如今,泰格豪雅正与英国腕表零售巨头Watches of Switzerland联手,共同拓展美国零售门店网络。截止到2020年底,泰格豪雅已经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纽约市三个地区新增门店。

LVMH正式买下Tiffany,集团二公子将参与后者改革

随着Tiffany的正式加入,LVMH集团在北美地区的高级珠宝业务版图将出现明显的改变。而任命有经验的高管和家族成员,也可看到伯纳德·阿诺特在梳理、改革和拓展北美硬奢侈品领域的决心。

虽然在时装、箱包皮具、旅游零售等多个高端零售领域占有绝对话语权,但LVMH集团一直未能攻下高级珠宝和腕表所代表的硬奢侈品市场。在该领域,其最大威胁和竞争对手是瑞士历峰集团(Richemont),该集团拥有卡地亚、伯爵、江诗丹顿、梵克雅宝等多个顶级珠宝和专业制表品牌,在全球硬奢侈品市场拥有巨大市场份额。

2011年,LVMH集团收购意大利高级珠宝世家宝格丽(Bulgari),经历一系列改革后,宝格丽的销量和利润已经显著提升。分析师预计,LVMH集团将吸收收购和改革宝格丽的经验,包括精简产品线来重新定位蒂芙尼品牌。

根据LVMH集团日前声明,除了蒂芙尼现任首席执行官Alessandro Bogliolo将离任之外,蒂芙尼现任创意总监Reed Krakoff和首席品牌官Daniella Vitale也将在过渡期之后离任。目前,LVMH集团并未宣布创意总监一职将由谁来接替。

LVMH正式买下Tiffany,集团二公子将参与后者改革

靠近蒂芙尼的知情人士此前向界面时尚透露,在完成收购后,蒂芙尼或将停止出售定价较低的入门级产品线,这很可能考虑到亚洲市场的消费者如今有更强的购买力消费万元级别以上的产品。

根据蒂芙尼最新季度财报,蒂芙尼的业绩已经从新冠疫情中逐渐复苏,中国市场在报告期内销量上升了70%,而电商渠道的销量同比上升92%。

跌宕起伏的天价“世纪联姻”

随着LVMH集团正式完成收购蒂芙尼,这场长达一年多的158亿美元“世纪联姻”大戏也正式落下了帷幕。在这段时间,界面时尚紧密跟踪这项并购交易的始末和过程,以下是记者梳理出的这项收购案的一些关键节点。

2019年10月开始,陆续有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蒂芙尼正考虑“卖身”,而LVMH集团是最有潜力的买家,尽管参与竞标的还有古驰(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等。

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期间,界面时尚在对LVMH集团主席的第三子Frédéric Arnault采访中问及这笔交易,得到的回答是:“内部还在进行中,不做任何公开评论。”

直到2019年11月25日,LVMH集团宣布与蒂芙尼达成交易,将以每股135美元,总价约合162亿美元收购蒂芙尼。至此,这笔交易将成为LVMH集团历史上最昂贵的并购交易,同时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二大公司并购案。

2020年2月4日,蒂芙尼全体股东投票通过LVMH集团的收购要约,整起收购预计在2020年年中完成。

但随着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疫情在欧美地区相继爆发,奢侈品零售业遭遇重创,这起天价收购案能否顺利进行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路透社、《金融时报》等外媒纷纷报道称,LVMH集团董事会对新冠疫情在美国的大流行和美国社会连日来大规模的反种族歧视抗议示威游行表示担心。他们还担心,Tiffany是否有能力在收购交易完成时偿清所有的债务。

6月2日,LVMH集团董事会在法国巴黎时间专门就新冠疫情对蒂芙尼收购案的潜在影响进行讨论。消息称,伯纳德·阿诺特正在想办法重启与Tiffany的谈判,并可能向Tiffany施压降低每股135美元的收购价格。但LVMH集团否认了考虑从公开市场收购蒂芙尼股份的可能性。

直到2020年9月9日,由于LVMH集团方面威胁将终止收购Tiffany交易的决定,蒂芙尼在特拉华州法庭对LVMH率先提起上诉,指责对方试图采取一系列手段拖延这项收购的完成。蒂芙尼认为,LVMH集团通过与法国政府的关系,向蒂芙尼施压推迟交易完成时间,这破坏了双发此前达成的收购协议。

当天晚些时候,LVMH集团迅速做出回击,宣布将反诉蒂芙尼董事会和管理层疫情期间管理不善。

9月21日,特拉华州法庭批准了蒂芙尼的申请,同意将起诉LVMH集团的开庭时间提前至2021年1月,庭审将持续四天。不过,这个开庭日期虽然晚于原定收购交易完成的截止日期,但仍然早于已获得通过的反垄断审批的有效期。这实际上为双方在开庭前和解留下了时间窗口。

9月28日,LVMH集团正式在特拉华州地区法庭起诉蒂芙尼。在一份详尽的、长达97页的起诉书中,LVMH主张,蒂芙尼在疫情期间缩减资本和市场营销投入,还不顾新冠疫情的影响坚持派息,这些举措意味着蒂芙尼疫情后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LVMH集团在起诉书中评价蒂芙尼“对未来的挑战毫无准备”,而且“其业绩表现是灾难性的,而且前景黯淡”。

正当双方长达一个月的“分手大戏”愈演愈烈之际,10月26日,欧盟委员会批准了LVMH集团收购蒂芙尼的提案,宣告这项并购交易案已经得到全球所有相关司法管辖区的监管审批通过。

这时,究竟是要耗时耗力与蒂芙尼继续对簿公堂,还是“不计前嫌”、恢复推进这笔收购交易?LVMH集团一把手伯纳德·阿诺特成为了决定这项并购交易命运的关键人物。

三天后(10月29日),LVMH集团与蒂芙尼正式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双方就修订原兼并协议中的部分条款达成共识,LVMH集团除了决定将以2.6%的折扣收购蒂芙尼之外,还减少成交所需条件,而“其它条款则保持不变。”

2020年12月30日,LVMH集团以折后158亿美元收购蒂芙尼的交易获得Tiffany股东投票通过。这是蒂芙尼股东就这桩“美法联姻”交易作出的第二次投票表决。

二次投票通过后,一旦收购交易达成,蒂芙尼时任五名高管将收到总值为1亿美元的解约补偿,也就是所谓的“黄金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尚 » LVMH正式买下Tiffany,集团二公子将参与后者改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