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37例,河北33例,这轮疫情的三个特点要注意

1月7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53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6例(上海8例,广东3例,辽宁1例,江苏1例,福建1例,河南1例,湖南1例),本土病例37例(河北33例,辽宁2例,北京1例,黑龙江1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

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37例,河北33例,这轮疫情的三个特点要注意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7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094人,重症病例与前一日持平。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282例(其中重症病例4例),无现有疑似病例。累计确诊病例437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093例,无死亡病例。

截至1月7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21例(其中重症病例1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2176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7331例,无现有疑似病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920733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3974人。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7例(境外输入18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5例(境外输入3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7例(境外输入16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458例(境外输入243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9975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9107例(出院8258例,死亡154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6例(出院46例),台湾地区822例(出院708例,死亡7例)。

北京日报注意到,截至1月7日24时,河北累计确诊病例123例,绝大多数病例都来自石家庄市。石家庄市除了集中暴发的藁城区外,其他区域也出现零星散发。

目前确诊病例集中发生在农村地区,而且呈现家庭聚集性的特点,短时间大量病例的出现给流调溯源的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01确诊病例集中在农村地区多个村庄毗邻机场

从已公布的确诊病例来看,绝大多数确诊病例来自藁城区,并且集中在增村镇小果庄村、刘家佐村、北桥寨村、南桥寨村、东桥寨村等地。1月6日起,河北省将石家庄市藁城区全域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37例,河北33例,这轮疫情的三个特点要注意

1月7日晚,石家庄市副市长孟祥红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截至1月7日12时,石家庄全市累计采样6109685人,累计核酸检测2416695人,新增阳性11例。对于全市1100万人口来说,进程过半。

石家庄市动用一切人员力量、技术手段深入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全力排查密接者和次密接者,从当前排查的情况看,活动区域以小果庄村人为主体,涵盖市内五区和正定、鹿泉、新乐等十个区县。

值得注意的是,小果庄村、增村镇等多个村庄,毗邻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其中,此次病例集中的小果庄村在正定机场东偏北的方向,直线距离仅10公里左右。

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37例,河北33例,这轮疫情的三个特点要注意

而紧邻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的增村镇,地处石家庄市藁城区、新乐市、正定县三个县份交界地带,是藁城区人口大镇,经济发展水平不错,附近一带有石家庄综合保税区等园区。当地村民表示,“三个县份,十里八乡,大家都是亲戚连亲戚”,岁末年初,是农村办喜事比较集中的时间。

02确诊病例高频“场景”:婚宴、葬礼、会议、考试……

河北首个公布的确诊病例是小果庄村一名61岁的妇女。其确诊前的行程轨迹显示,她曾骑电动车赴新乐市农村姐姐家探亲,曾乘坐本村包用车辆到附近饭店参加婚礼。

截至6日24时,已公布的确诊病例行动轨迹显示,有的病例数日内参加了多场聚会,光是参加过婚宴的确诊病例就达16人。6日公布的藁城区小果庄村在邻村工厂工作的一名确诊病例,自2020年12月30日至今年1月2日,4天内连续在村附近饭店或乘大巴到其他村饭店参加了3场婚宴。

还有多名来自其他村庄的确诊病例,都有前往小果庄村参加活动或赶集的相同轨迹。

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37例,河北33例,这轮疫情的三个特点要注意

03确诊病例高频词:自行服药、村诊所……

从已公布的流调信息来看,最早出现症状的可追溯到去年12月23日,是小果庄村一名66岁的村民,当时他出现了咽痛症状。

大多数确诊病例,是在今年1月1日、2日出现发烧、头痛、胸闷、咳嗽等症状。然而,不是所有病例都像首位确诊病例一样,在出现症状之初或发病当日,就去二级、三级医院就诊。

在此次河北疫情流调中出现的高频词汇是“行服药”、“村诊所”。多位确诊病例曾在诊所输液3天、4天,其中1月4日确诊的重症病例,曾在去年12月26日起,在小果庄村医务室就诊,输液4天,直至今年1月4日,才到藁城区人民医院就诊,核酸检测呈阳性。

专家分析:农村疫情发现时往往出现了二代、三代传播

以上这些问题,暴露出农村防控存在着怎样的薄弱环节?

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咨询委员会专家吴浩表示,我们往往认为城市的病毒传播风险大,而忽略了农村。西方国家的居住环境和空间也比较大,但为什么新冠病毒依然能够传播?最主要的是意识问题,对新冠疫情的知识,老百姓掌握的知识还有一些欠缺,把它当成一般病,病毒在农村传播,等我们发现时它可能已经开始了二代或三代传播。

针对这些薄弱环节,应该如何“打补丁”?

吴浩表示,农村的弱势是管控起来难度更大一点。但农村开放的条件也有好处,这种环境下一般不利于病毒传播。其次,它是熟人模式,邻里关系更亲近,所以就要加强平时村医和村民的联动作用,加强他们日常的健康监测,发挥熟人模式,去督导落实个人防护措施,这是要考虑到的重点。

针对农村的医疗卫生条件、医疗机构能力比较薄弱的问题。吴浩认为:

第一、要发挥基层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个体诊所的哨点作用,发挥监测排查作用,发现问题要及时上报,这就要求对基层医务人员加强培训,规范诊疗行为;还要加强宣传,告诉老百姓要及时就医。

第二、这次河北疫情也出现有患者自行到药房购药问题,提示我们要加强诊所和药店的监管,做好信息共享,起到预警和监测作用。

(原标题:昨日新增53例,本土病例河北33例、辽宁2例、北京黑龙江各1例)

来源:综合北京日报客户端、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流程编辑:TF00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37例,河北33例,这轮疫情的三个特点要注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