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兆长泰及董事长被下发限制消费令 曾大幅减持涪陵榨菜

东兆长泰集团(以下简称“东兆长泰”)诉讼频发。近日,新京报记者获悉,东兆长泰集团被多次列为被执行人,并被下发限制消费令,旗下有公司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近日,记者致电东兆长泰集团,对方表示采访需实名转接。记者向东兆长泰集团发送邮件,截至发稿时暂未获得回复。

官网显示,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以投资为主导、实业为基础,产业涵盖建筑施工、地产开发、金融投资、产业导入、医疗康寿和矿业等领域,总资产和营业收入双双突破200亿元,先后五次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记者注意到,东兆长泰曾欲引入国资。东兆长泰微信公众号显示,2019年2月26日,东兆长泰举办2019年新春工作会,郭向东等人签署了国信嘉城参股东兆长泰的合作协议书,这标志着国家信息中心所属国资企业中国国信总公司对东兆长泰的混改重组正式落地。据介绍,中国国信总公司是国家信息中心旗下第一大公司。

记者尚未获悉此番合作的详细进展。

董事长被发限制消费令

新京报记者自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东兆长泰集团在2019年8月27日-2020年5月27日期间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其中最近的一次为今年5月27日,案号为(2020)渝05执694号。

记者注意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5月11日下发(2019)渝01执1433号限制消费令显示,法院于2019年08月27日立案执行申请人重庆润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东兆长泰集团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因东兆长泰集团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对东兆长泰集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东兆长泰集团及东兆长泰集团郭向东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东兆长泰集团成立于2006年,法定代表人郭向东,股东为北京东兆华章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兆华章”)、北京嘉和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和祥公司”),郭向东成为东兆长泰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郭向东为国内知名建筑业大佬。

东兆长泰官网介绍,郭向东出生于1961年,曾任东阳市街道办书记、开发区主任、镇委副书记。自1998年7月起至今,郭向东担任重庆一建、东兆长泰投资集团等企业董事长,连续当选第十、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2016年,郭向东以38亿元财产位列全国1088名,2017年以40亿元财产位列全国1066名,2018年以50亿元财产位列全国789名,2019年则以40亿元财富位列全国第1025名。

东兆长泰在官网称,集团拥有北京一建、北京二建、重庆一建三家品牌底蕴深厚的建筑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企业。

中国经营报报道显示, 2006年5月,时任东兆长泰董事长的郭向东取代广厦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广厦重庆一建的大股东。当时,东兆长泰出资6700万元,持有广厦重庆一建67%的股份。

在重组多家公司后,据报道,2012年,成立尚不足6年的东兆长泰集团总营收已超过190亿元,郭向东接受采访时豪言:“在未来5年时间内,培育10家参股或控股的上市公司,形成一个囊括多种业务的上市公司集群。”

而据东兆长泰如今官网介绍,在现有产业基础上,集团先后通过股权投资,成为重庆涪陵榨菜(002507.SZ)和龙图韩国(060240.KQ)的大股东,设立中韩并购基金;创办基金公司,成功发行“东兆-昱昊”系列基金,在资本运作的道路上阔步前行。

多年之后,东兆长泰集团旗下重要子公司北京二建还与国企打过官司,诉讼对方还是北京二建的二股东。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12月27日作出的(2019)京02民初407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建工集团作为原告,起诉被告东兆长泰集团和北京二建。

法院查明,北京二建(借款方)与建工集团(贷款方)签订内部借款合同,借款用途为偿还北京银行北三环支行贷款,借款金额为9500万元,借款日期自2018年11月2日至2019年2月1日,同日,东兆长泰集团向建工集团出具承诺书,自愿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但是,北京二建逾期未能偿还借款。2019年4月19日,建工集团向北京二建发送《通知》,载明“请你公司尽快筹划资金,一周内上报还款方案,结清以上债务”。4月26日,北京二建出具《回函》,载明“我公司已收到关于催收的通知,我公司会尽快筹划资金,一周内上报还款方案,结清以上债务”。

法院判决,北京二建偿还本金9500万元;支付借款利息187.49万元、逾期利息、罚息;东兆长泰集团就北京二建的给付义务向建工集团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近日,新京报记者查阅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东兆长泰集团子公司北京二建在2019年5月20日-2020年1月14日期间被多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最近的一次为今年1月14日,案号为(2020)京0114执1717号,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北京二建给付北京市三北腾飞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工程款489439元。

东兆长泰及董事长被下发限制消费令 曾大幅减持涪陵榨菜

6月18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北京市三北腾飞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电话无法接通。

质押涪陵榨菜股份

此外,东兆长泰布局资本市场的重要落点——涪陵榨菜——出现减持。

涪陵榨菜2010年10月11日发布的招股书显示,2007年11月,东兆长泰以不低于5.45元/注册资本的价格,对应668.6万元的出资额,持有了涪陵榨菜12%的股权。

2007年12月11日,重庆市涪陵区国资委将其所持有的23.8806%股权(占增资完成后榨菜集团股权的比例为16.00%)转让,东兆长泰也以不低于5.45元/注册资本的价格取得了该部分股权,对应1560.10万元出资额。算上一个月前持有的12%股份,东兆长泰自此持有涪陵榨菜28%股份。

据记者计算,东兆长泰增资涪陵榨菜成本约为8502.54万元。

截至上市时,东兆长泰持有涪陵榨菜3220万股,持股比例28%。

2010年11月8日,涪陵榨菜确认公司股票发行价为13.99元/股,对应市盈率为53.81倍。2010年11月23日,涪陵榨菜上市,当时有媒体据此计算,东兆长泰投资涪陵榨菜的收益高达429%。

2015年10月25日,证监会官网披露对东兆长泰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东兆长泰作为持有涪陵榨菜5%以上股份的股东,于2015年4月14日起,截至2015年5月28日下午收市,累计减持涪陵榨菜股份1425.48万股,占涪陵榨菜已发行股份的7.07%。

证监会表示,东兆长泰减持股份累计达到5%时,没有在履行报告和披露义务前停止卖出涪陵榨菜股份,违反法律规定减持的股份数为417.98万股,违反法律规定减持金额为1.51亿元。对上述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为郭向英,其他责任人员为周雅萍。

最终,证监会对东兆长泰罚款950万元。对东兆长泰上述违规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郭向英处以罚款40万元。

决定书显示,当事人当时辩称,东兆长泰减持是为了缓解资金紧张,非恶意减持。

遭处罚后,东兆长泰并未停止减持。

涪陵榨菜2019年5月14日公告,在2月24日-5月13日期间,东兆长泰共减持公司股份636.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8057%。

减持计划届满后,一致行动人东兆长泰、北京一建、北京建工一建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建工一建”)合计持有涪陵榨菜5.0226%的股份,其中,东兆长泰持股比例0.5104%,北京一建持股比例0.7145%,北京建工一建持股比例3.7977%。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东兆长泰、北京一建、北京建工一建均未出现在涪陵榨菜十大股东中。

新京报记者 林子 赵毅波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杨许丽

[email protecte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东兆长泰及董事长被下发限制消费令 曾大幅减持涪陵榨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