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写古风文章的时候,很多朋友在评论里提到了一个古风歌曲不得不提到的人物—许嵩和他的《惊鸿一面》。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这首歌由许嵩词曲,收录在专辑《不如吃茶去》中,仅这一首诗男女合唱,偏偏找了黄龄合作,这样的合唱,能很好地解释什么是声音搭配的天作之合。

转眼就去听了这首歌,让人不得不说,醉了!

不光沉醉于许嵩、歌词,更醉在黄龄的歌姬般的声线之中......

不得不承认,空灵又缠绵的女声很适合古风。

《惊鸿一面》的惊艳是双重的,许嵩的声音温暖包容,黄龄的声音清冷飘逸,一个像剑鞘,一个像剑刃,裹藏在一起,仿佛电影《卧虎藏龙》中竹林追赶般行云流水又相互纠缠,实在完美。

这是一首极其富有画面感的音乐,仿佛美艳绝伦的女子穿着大红的水袖在月下,只为心爱之人挥舞,然后笑吟吟倒在他怀里,说要做他的新娘,那舞姿,定然是已经到了已非凡人可学到的俗技,让人着实心痒痒的。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江山再美,美不过你对我的一颗真心。

最初坠入情网的男女总是沉醉于当年的惊鸿一瞥,可惜的是,最后也许是家族恩怨,族氏反对,又或者一个抱负难舍,一个甘愿成全。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男子最后决定远走江湖,决绝离开,哪怕他日后早已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今生想要的也不过只是那女子一人。

也许从曲名上的“惊鸿一面”就可以听出了结局,注定是悲伤的。

黄龄# 飞鸿踏雪泥#一句唱的好棒,缠绵徘徊到心里去了,无论她如何转音,如何鬼魅,你都觉得这是她与生俱来的气质,是别人学不来的。

仿佛在人耳边呓语,句句被女子细长柔指戳到血肉里。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说起黄龄这个名字,很多人总是会不由想起她的那首代表作《痒》,

真是“嗲”得让人从头皮酥麻到脚趾……

要说女子有千般妩媚,黄龄的嗓子便占了世间女子的七八分婀娜。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有的人说她的歌难唱,一首《痒》,用精致的转音让人体验真实的心痒难搔,旁的人都学不来。

也有人说她的声音该被人打上马赛克,因为她用声音勾勒出的画面太过美艳,总是透出一股不能播的风情。

那是2007年,黄龄沉淀许久之后发行了首张专辑。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这个只有20岁的女孩儿在拿下东方风云榜「东方新人银奖」的同时,还获得了「转音歌姬」的称号。

正是因为黄龄的出现,为华语乐坛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

另外,一首《high歌》,叫人惊叹于人类的嗓音竟能如此”山路十八弯“。

而这样声音里透着妩媚的歌手,却比多数人“佛”得多。

三年后,黄龄发布了个人第二张专辑《特别》。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尽管有一定的代表作,但是在她的身上一直都存在一个标签「歌红人不红」,这对一个歌手来讲,多多少少会有些失落。

不过,黄龄把这些事情看得非常平淡,并且非常享受现在自由自在的状态,相比于所谓的「熟悉度」,她更希望自己能够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从2007年发行的首张专辑《痒》到后来的《特别》《来日方长》,再到最新一张《醉》,虽然十二年推出四张专辑,黄龄并不算一位高产的歌手,但却能保证每一张专辑的质量与特色。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2018东方风云榜盛典最佳流行合作奖的《来日方长》,淡淡的调子、轻轻的旋律,黄龄吟唱间,歌喉婉转曼妙,那种不动声色的深情隽永,令人不知不觉沉醉……

我喜欢黄龄,她性感妖媚又变幻莫测,声音软绵绵甜丝丝。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黄龄五官小巧,丹凤眼,嘴像樱桃挂在脸上。

妩媚却不妖娆,情色却不色情,大胆却不露骨,创新又立足传统,另类而极具享受。

这大概是我对这位音乐人的最初印象。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她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住弄堂,听周璇,看老电影,踩缝纫机,就是她儿时的生活。

穿上旗袍拿把扇子,摄像机扫过面容,媚眼如丝——在外国人眼里,这几乎是一张完美的“中国面孔”。

连声音都是中国式的,细腻绵长,平平的调子也能转出花儿来。

咿咿呀呀的转音绵绵不绝,动一动眼睛,写满了风情。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她热爱集体活动,小时候学排球,如果不是因为身高,黄龄现在可能已经成了排球运动员。

小学五年级,体校排球教练来学校挑人,选中了她,试了几次她就去了。

没日没夜运动了3年,身高停在了1米68,她退出体校,成了一名普通学生。

15岁那年,在电视上偶然看见一则歌唱广告,拉着妈妈参赛,报名费50元。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买了一套裙子,穿了新凉鞋,梳两条辫子,“盛装打扮就去了”。

评委听完黄龄唱歌,介绍她给唱片公司老板认识,希望她能有进一步的发展。

娱乐圈对于黄龄和她的家庭都太过陌生,她选择先去Pub唱歌。

半年后又遇到唱片公司老板,对方再次发出邀请,她觉得挺有缘分,便答应了。

专业训练的日子充实又匆忙,三年转瞬即逝,运动员黄龄成了歌手黄龄。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真正成了歌手,她也不慌不忙。

签约后先进行了3年专业训练,3年的时间打下了夯实的基础,这才让黄龄的歌,自有风格,腔调与韵味,很多人都曾模仿却无法超越。

黄龄的歌都不太容易唱,这一度被视为她“很有实力但不红”的原因。

她的转音听来不知是怎么发出来的,说是靠练,但大概只有音乐人兼好友常石磊懂得怎么激发她的潜能。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痒》《high歌》都是范例。

即便是黄龄翻唱其他人的歌,也会把这些个唱出自己的特色,这都得益于她独特的声线和对音乐独特的理解力。

《南屏晚钟》《凤凰于飞》等经典上海曲目是儿时常听到的音乐,细密的前奏之后就是黄龄一贯的莺啼婉转,一首首老歌愣被黄龄唱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婉转。

还记得那首,黄龄惊艳翻唱毛不易的《消愁》。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分半,但已足够好听,声音气质实在出色,听起来平添格调,有种在唱一首经中文填词的日本80年代老歌的感觉,空灵、伤感、清寂而怀旧……

黄龄经常在微博上PO她翻唱各种歌的视频,她给自己封了一个title:浴室歌手。

提及原因,她坦言道,“混响好啊,浴室也可以说是厕所,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从一个人对于洗手间的看法能够了解这个人的一些观念。”

洗手间很浪漫,也很放松,黄龄喜欢根据不同的歌点上不同的蜡烛,摆放不同的小物件,换上不同的睡衣或居家服,用不同的吉他来弹唱。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她的脑海里总是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甚至还考虑过将自己未来的某一场演唱会的舞台设计成浴室的效果,让每个来看演出的观众都好像在做SPA一样。

小嗓歌手的好处就是,不容易让人心生厌弃。

黄龄用来唱这首歌的声音很小,很细,但又不像是捏着嗓子硬挤出来的那种,就轻轻地,慢慢地。

她的可塑性给音乐留了很大的空间,爵士的慵懒与电子音乐的画龙点睛,再加上一抹若有若无的末世气息,都令人眼前一亮。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百变如水的风格,甚至一度怀疑她是穿越来的幽森鬼魅,口涂大红,步生莲花。

然而,我们的华语流行音乐界,始终容不下“个性”两个字,可这两个字却又弥足珍贵,珍贵到足以把普通歌手,拉高到艺术缪斯的位置。

21世纪的她仿佛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尴尬现象,我们欠她的恐怕不是一个机会那么简单,有待提高的审美水平,以及不够完善的包装体系。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当然,这不是音乐最好的时代,也不是音乐最好的国度。

她的歌,她的造型,她的人,她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契合。

黄龄身上的东方韵味,会让人沉醉,跟她接触下来,那份坦然洒脱又让人心生羡慕。

如果听惯了千人一声的靡靡之音,再品品她带来的烈酒,或许会是一杯流动的火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歌红人不红”的黄龄:她是最有个性的“浴室歌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