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百味中原

【原题:雪趣】

文‖张延伟

图‖徒手逍遥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冬天里大雪封门的事经常发生,老天爷哪像现在这么吝啬,只是“点眼药”般丢下一点儿雪花,人们便都兴奋地欢呼雀跃起来了。

小时候,我跟奶奶住在临着土崖挖建的窑洞里。土崖坐东朝西,有四五丈高,夜里下雪,风夹雪花打着旋儿从崖顶上扑下来,由下往上呈斜坡状累积堆聚、瓷瓷实实。

记得有年腊月二十三,母亲早起做饭,推门看到外面的场景,吓得赶紧喊父亲,原来崖边的积雪挨着距窑洞一丈多远的南屋山墙堆得老高,把窑洞门全封住了!奶奶和我在里头只能干着急,好在窑洞高大宽敞,再加上积雪有一定透气性,才不至于窒息。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积雪实在太多,从底下一时也清理不出头绪,父亲确定了洞门的大致位置,踩着梯子从最上面挖起,先把洞门上的天窗部分清理出来,顿时一股沁人心肺的凉气扑进窑洞,舒服极了。

下雪天,闲来无事,我就跟父亲一起带着家里那只叫作“阿黄”的狗去野地里逮野兔。旷野里白茫茫的,麦苗都被积雪覆盖,逼得那些原本在夜间出来觅食的野兔冒险出来活动,地堰边留下它们跳跃的痕迹。

父亲循着这些蹄印一路搜寻,阿黄也靠鼻子嗅着四处张望,它往往先于我们发现雪地里那一抹灰黄,便箭一般地冲上去。等那野兔察觉危险时已经晚了,地里积雪太厚,它每跳跃一下都费力气,最终被“阿黄”叼到我们跟前。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逢着下雪天,我还常按课本里鲁迅先生教的,在院子当中扫出一小片雪地来,用拴着绳子的短棍儿支起一只竹编的箩筐,箩筐下撒一些小麦或高粱,人坐在屋子里远远盯着。

不知是那些鸟雀太过聪明还是我手脚太过笨拙,它们探头探脑地啄到一粒粮食就迅速地出圈外,根本不留给我机会。

有次院里落下一只鸽子,它或许饿极了,先试探性地把头伸进箩筐底下啄食,反复几次后觉得没什么凶险,就放心大胆地走进箩筐底下,我猛一拉绳子,便听见箩筐底下扑腾翅膀的挣扎了。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这只鸽子浑身雪白,“咕咕”叫着,一副可怜又可爱的样子,谁还忍心吃它?我让母亲用剪刀剪去它翅膀和尾巴上的羽毛,用心养了起来,其间怕它飞走,新长出的羽毛又被剪掉一次。

两个月时间过去,这只鸽子慢慢和我们熟悉起来,等它再次能飞起来的时候,就直接栖息在屋檐下父亲用碎木板为它做的那个鸽子笼里了,后来它居然又从外面带回一只伙伴儿繁衍起后代来,父亲就又在土崖上挖出许多大小不一的洞穴供鸽子们栖息。

傍晚时分,炊烟袅袅,窑洞上方的土壁落满白色、灰色的鸽子,成为一道别样的风景。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逢着下雪天,平时常玩的游戏派不上用场,我们就在雪地里“做文章”。于是学校的小操场成了“战场”,“掷雪球”、“打雪仗”、“滚雪球”成了我们的最爱。

有的一人蹲着,另外两人各自扯着他一只胳膊“拉雪橇”,跑着跑着一不小心撒开手,蹲着的人不是摔个“仰八叉”就是“嘴啃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雪,相互换下角色继续玩……

玩累了,我们便以班级为单位各自占据操场一角堆“雪人”,破草帽,碎布条、黑炭渣、高粱笤帚等全都派上了用场,当一个个形态各异、惟妙惟肖的“雪人”笑容可掬地站立在耀眼的阳光下时,大家这才记起把冻得通红的小手放在嘴边呵上两口热气。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孩子们更喜欢新年里下雪。家里大人早早地从集市上买来鞭炮,一部分收藏起来大年初一燃放,一部分则留给孩子。我们小心翼翼地把整挂鞭拆散成一个个小炮,装一把在口袋里,再拿一根点燃的麻杆就高高兴兴地出门了。

小伙伴们聚在一起,纷纷从口袋里掏出鞭炮,在麻杆火上点燃,飞快地扔进雪堆里,随着“嘭嘭”的闷响接二连三地响起,看谁的炮炸开的雪坑最大、溅起的雪花最多。

有胆大的孩子还把从家里偷拿出来的“大雷子”或“二脚踢”埋在雪堆里,漏出引线,远远地把手中的麻杆火凑上去点着,随着“嗵”的一声巨响,雪花飞溅,孩子们乐得跳起老高。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我们还常跟在人后面看他们拿雪“讹女婿”。新女婿一般大年初二走亲戚,抬“食盒”,过大礼,村里辈分低的大人小孩分班儿在村口守着,一“抓”一个准儿。

新女婿当中有机灵的,早早地就把烟卷儿拿出来了;而那些生性木讷、提前没有准备东西的,被人摁着胳膊,另外有人先把“雪球”填他脖子或裤档里先“暖暖”再说,末了还得掏钱打发人到村头的“代销店”买来香烟或糖块分了了事。

也有侥幸逃脱的新女婿,顺着河道在前面跑,大伙儿像捉贼似的在后面喊着撵,最后把他捉住,摁在雪地里好一顿收拾。来年再走亲戚时早早地就把整条香烟准备好了。

现在下大雪的机会越来越少,捉野兔、网鸟雀、“打雪仗”、“堆雪人”成为一种奢望。随着农村生活水平和文明程度的提高,各类文体活动丰富多彩,雪地里“讹女婿”等陋习也不复存在了。只是一想起小时候雪地里发生的这些趣事,仍令人忍俊不禁,留恋不已。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

(文中图片来自徒手逍遥手机摄影,版权归徒手逍遥所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

【作者简介】张延伟,男,70后,土生土长的禹州人,现供职于禹州市国土资源局,业余码字为乐,上世纪90年代以来偶有文字散见于各级报刊电台。

“百味中原”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hnxc126@126.com 。

品中原百味,看“百味中原”。 百味中原,向您展示一个千姿百味的中原!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老乡,当年,您是“讹女婿”的主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