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当北半球被冰封的时候,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正被极端热浪炙烤

环球|当北半球被冰封的时候,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正被极端热浪炙烤

成千上万的澳洲人蜂拥至悉尼邦迪海滩逃离热浪。| 东方IC

当北半球的人们瑟瑟发抖之时,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却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夏季热浪的炙烤,1月气温创下历史新高。进入2月以来,澳大利亚更是遭遇着洪水、降雪、山水同时肆虐的疯狂,可谓“水火两重天”。

世界气象组织曾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中如此预测,未来高温仍将是地球上的主要天气事件。地球因人类活动而变暖,热浪和其他极端天气将因气候变化的加速而持续。如今北半球的极端低温和南半球的热浪,似乎印证了世界气象组织的预测。

经历百年来最热的1月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澳大利亚气象局2月1日发布数据显示,今年1月全澳大利亚月均气温首次超过30℃,成为澳大利亚自1910年有记录以来最炎热的月份。此外,南澳大利亚州奥古斯塔港单日最高气温达49.5℃,创下澳大利亚单日历史最高气温纪录。沃纳灵的人们在1月更是经历了历史上最热的夜晚,夜里的温度高达36.6℃。

气温报告还显示,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都经历了最炎热的1月。其中新南威尔士州西北地区连续21天气温超过40℃,堪培拉机场连续4天超过40℃。

这股热浪的规模和持续时间都是前所未有的。据澳大利亚气象局高级气候学家安德鲁·沃特金斯分析,其主要原因是塔斯曼海持续的高压系统阻挡了冷空气进入澳大利亚南部地区,北部季候风移动缓慢和全球气候变暖也导致异常高温天气的出现。

极端高温天气也让野生动物饱受威胁。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今年1月,西澳大利亚州共有2500余头野骆驼因闯入放牧围栏企图获取水源而遭射杀。骆驼于19世纪早期被引入澳大利亚,现阶段野骆驼数量达数百万头。

当地农民莱斯·史密斯表示,数千头野生骆驼罕见地走出栖息地吉布森沙漠,进入牧场寻找水源,“前几天,一个风车处围着200头骆驼”。据西澳大利亚州中部放牧人蒂姆·卡莫迪的描述,当地气温今年夏天一度达到50℃,自圣诞节以来,他家3800平方公里的牧场里的雇员不得不射杀1200多头骆驼。

而在澳大利亚中部沙漠城市艾利斯斯普林斯西南数10公里处干涸的水坑边,当地护林员1月23日发现了约40匹野马尸体。24日,护林员不得不射杀55匹因得不到饮水而奄奄一息的野马。沙漠中的鸟类也因无法忍受干热天气,成群结队东飞寻找水源。此外,在社交网站上,不时出现蝙蝠因天气太热而从树上掉落,蛇则爬进屋里的马桶“避暑”的新闻。

洪水、降雪、山火同时肆虐

环球|当北半球被冰封的时候,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正被极端热浪炙烤

高温天气也让野生动物饱受威胁。| 东方IC

如果说1月的澳大利亚被高温笼罩,2月的澳大利亚则经历“水火两重天”:东北部昆士兰州经历着严重洪灾,而南部塔斯马尼亚州则更加诡异:山火肆虐的同时遭遇降雪。

澳气象局根据水位把洪水划分为3个等级,从高至低依次为“大洪水”“中度洪水”和“小洪水”。昆士兰州已饱受将近2周的暴雨侵袭,一些地区已达到“大洪水”级别。因遭遇洪灾,昆士兰州著名景点大堡礁也受到威胁。洪水流向大堡礁,不仅遮蔽珊瑚礁的光线,更会为啃食珊瑚礁的棘冠海星提供食物来源,部分珊瑚礁正面临 “窒息”的威胁。

塔斯马尼亚州则陷入与昆士兰州迥然不同的境况。当地近19万公顷土地遭受山火侵袭。塔斯马尼亚州消防局局长克里斯·阿诺德称,将近600名消防员正努力控制火势。山火在部分地区已持续数周,许多房屋被大火吞噬。目前,塔斯马尼亚州仍有34处山火处于活跃状态。

在山火肆虐的同时,塔斯马尼亚州同时出现降雪天气。塔州中部及西海岸地区迎来降雪天气,部分山峰甚至有几厘米的积雪。对此,澳大利亚气象局专家纳拉莫尔表示:“这种天气现象十分‘疯狂’。虽然塔州2月下雪是反常现象,但也不是史无前例。每隔一年我们在2月都可能看到塔州下雪。”不过降雪对于山火却是好消息,气温下降、湿度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当地的山火火势。

纳拉莫尔认为,澳大利亚夏季天气差异巨大,主要有两个原因:季风和气压。“夏季从赤道吹来潮湿的北风,遇到澳大利亚内陆的凉爽南风后会带来大面积的降雨和风暴现象。”

作者:文汇报记者吴雨伦

编辑:陆益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环球|当北半球被冰封的时候,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正被极端热浪炙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