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 | 庄羽不收郭敬明赔偿被赞,子贡赎人不拿国家补偿被批,网友和圣人差几条街?

快评 | 庄羽不收郭敬明赔偿被赞,子贡赎人不拿国家补偿被批,网友和圣人差几条街?

郭敬明 (IC photo/图)

2020年最后一天,备受抄袭诟病的郭敬明发布声明,就当年的一部小说抄袭道歉,称将这部小说所有的版权收入赔偿给被抄袭者庄羽,还表示“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庄羽随后回应,将被抄袭作品的所有版权收入拿出来和郭敬明的抄袭作品的所有收入一起成立“反剽窃基金”,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

庄羽的回应,赢得了网友一片叫好。很多网友认为,如果庄羽接受了郭敬明的赔偿,就是掉进了郭挖的坑里,是坐实了“状告郭敬明只为了钱”的指控;而现在庄羽的回应,非常聪明,让人抓不住把柄。

庄羽的行为无疑令人敬佩。但即使不如此,又有什么不对呢?只要是自己合法应得的钱,那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拿。

中国传统文人一向非常鄙视钱财,认为文人谈钱就俗了,品味低下。西晋人王衍为人清高,从不说“钱”字,妻子把铜钱串起来绑到床上,让他下不了床,他呼唤佣人拿走,也只说“快拿开阿堵物”。但是他的衣食住行,还有所用的佣人,都离不开钱。王衍是西晋重臣,又是世家,当然不用为钱操心,可以视金钱如粪土。但是如果把这作为普遍的道德标准,来要求所有人,显然是非常虚伪的。

中国传统文人以儒为尊。但实际上,儒家的鼻祖孔子认为君子谈钱没什么不对,“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孔子反对的,只是以不正当的手段得到他们,“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事实上,孔子还反对在涉及金钱的问题上为世人设定过高的道德标准,并认可用金钱的奖赏引导世人向善。《吕氏春秋》就讲了两个孔子的小故事。一是“子贡赎人”,鲁国法律规定,鲁人在外国见到同胞沦为奴隶,把人赎回来恢复自由,就可从国家获得补偿和奖励。孔子的学生子贡有一次从外国赎回了一名同胞,但拒绝了国家的补偿。孔子却说,子贡你做错了,“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领取国家的补偿金,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但不领取补偿金,以后鲁国就再也没有人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另一个故事是“子路拯溺”,孔子的另一个学生子路救起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谢他送了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高兴地说:“鲁国人从此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富与贵,不仅仅是人之所欲,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动力。在版权保护的问题上也是如此。法律设置版权的初衷,本来就是为了保护创作者的经济利益,以鼓励创作。中国版权保护陷入困境,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维权成本高,而胜诉能得到的赔偿却很低。如果舆论依旧认为,创作者拿到高额的经济利益就是“不道德”的,没有人敢光明正大地去赢得自己该得的收入,创作者维权的环境就依然是逼仄的。

当然,庄羽女士愿意捐出郭敬明的赔偿,甚至再拿出自己作品的收入,来成立反剽窃基金,帮助原创作者维权,是非常高尚的行为。但是这不应该是常态,更不应成为未来创作者维权的道德标杆。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起生效的最新修订版著作权法已经大大提高了版权侵权的法定赔偿金上限,同时也明确规定了对故意侵权情节严重的,可以适用惩罚性赔偿。新法生效后,如果有创作者依法拿到高额赔偿,光明正大享有自己的合法收入,无疑会鼓励更多的创作者维权。也唯有如此,中国版权保护的状况才能真正改善。

有网友说,更希望看到庄羽用郭敬明的赔偿来买辆好车,车后面贴上一句“用小四赔偿款购买”的标贴,招摇过市。如果真是这样,对原创作者维权的鼓励,可能更有趣吧。

辛省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快评 | 庄羽不收郭敬明赔偿被赞,子贡赎人不拿国家补偿被批,网友和圣人差几条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