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如果她还活着,今年该77岁了。

1991年1月4日,医护人员在浴厕里发现了死去的三毛。她用丝袜,将自己吊在马桶上方悬挂吊瓶的铁钩上,自缢身亡了。

但凡有一点点的求生欲望,就可以扶住护手,保全性命。然而她这一生流浪的太久了,太累了。她决定投入到下一世的轮回了。

倪匡说:"三毛对生命的看法与常人不同,她相信生命有肉体和死后有灵魂两种形式。她自己理智地选择追求第二阶段的生命形式,我们应尊重她的选择,不用太悲哀。三毛选择自杀,一定有她的道理。"

出生于1943年3月26日的三毛,去世时离她48岁的生日还差80天。

在她短暂的一生里,为了追寻心中的那棵"橄榄树",三毛揣着一份流浪的情怀,奔走了五十九个国家,环绕地球十五周,她努力接近人群,因为太寂寞了,却始终都在人群之外。

三毛生来就注定要流浪的

流浪的字面意思是:流转各地,行踪无定,居无定所,四处漂泊。

在武侠小说里叫行走江湖。

在佛教世界里也指轮回,流浪千劫,不自解脱。

流浪对于早期的三毛而言,既是反抗社会的一种方式,也是青春成长的过程。

三毛原名陈懋平,因为小时候学不会写"懋"字,便改名陈平。在她三岁时读张乐平《三毛流浪记》,印象极深,后遂以"三毛"为笔名。

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少女三毛

三毛的青少年期灰暗又叛逆,上了中学,她开始频繁地逃课,半年以后,休学回家。十三岁的她就曾试图割腕自杀,短暂地复学之后便正式退学。三毛形容自己是寂寞的"怪物",是"铁灰色"的女孩,"教父亲伤心透顶,你是有罪的。"这种对疼痛的敏感一直在三毛的性格中保持了下来,并对她日后的写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流浪撒哈拉,找到了爱情也失去了归宿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三毛与荷西

1973年,受到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吸引,三毛邀请荷西一起前往西属撒哈拉沙漠。1974年,与荷西在沙漠小镇阿尤恩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从此,流浪成为了三毛真正的生活方式和生命状态。

撒哈拉,一片无垠的黄沙,有温柔的险峻,有海市蜃楼的凄美华丽,那是三毛前世的故乡。

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尽管撒哈拉的生活非常艰苦,婚后生活也与普通夫妻无异,也会因着鸡毛蒜皮之事,争执怄气。

三毛仍能在书里开心地在写道:

我是最幸福的新娘!荷西是最好的爱人。

荷西的大部分工作是作一名潜水工程师,三毛每天都会在下午两点半开三个小时的车冒着沙漠里走沙与龙卷风的危险去接五点半下班的荷西回家。

婚后第七年,荷西潜水时意外身亡。时年仅三十岁。

失去挚爱的三毛不吃不喝好几天,执意要陪荷西一同走。后来,在众人的劝说下,她才说出绝不自杀。

流浪的心情,她和她最懂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齐豫、三毛、潘越云

三毛曾说,她有两个最好朋友:

一个是天使,一个是埃及艳后。

指的便是齐豫与潘越云。而她在这份友谊里,她称自己为人间姑娘。

言外之意,是她的流浪气息,连接起了齐豫和潘越云两位气场不同的好友,三人才能得以愉快作伴。

事实上,在她失去挚爱荷西后,却也是这些好友,支撑着她,愿意再多流连人世间12年。

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1979年,因为《橄榄树》,三毛和齐豫有了交集,但并不认识,她俩,一人写词,一人演唱。那年,三毛36岁,齐豫22岁。

1985年,三毛写了一堆歌词,希望由齐豫所属的滚石唱片帮忙制作出版。

制作人齐豫、王新莲请来李泰祥、陈志远、陈扬、李宗盛等七位作曲高手为这齐豫和潘越云量身谱写歌曲。集结而成了台湾流行音乐史上的第一张CD——《三毛作品第15号:回声》CD。

这张唱片是三毛的半生故事,由她亲笔写下的11首歌词,串联成一张完整的音乐传记。

齐豫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三毛在唱片即将出版前夕的一个黑夜里,把整张专辑完整的听了一遍,听到"今世"时,这才放声大哭释放情绪。许多年过去了,荷西始终在三毛的伤口幽居。

流浪的脚步虽已停止,流浪的心声仍在山谷回响

弘一大师李叔同在《晚晴集》中说:"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因它在传递你心间的声音,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

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三毛的英文名echo,来源于希腊神话中的Echo女神。

希腊神话中,宙斯的老婆赫拉嫉妒山林女神Echo的美貌,让她失去了正常的说话能力,只能重复别人的话的最后三个字。Echo想尽办法仍无法向心上人Narcissus示爱,Narcissus因此而抛弃了Echo,并爱上了自己水中的倒影,最后滑入水中溺死,死后的地方长出了金黄色的水仙花。

三毛说:"回声是一种恫嚇,它不停息的深入人心,要的不过是一个证明。"

转眼间三毛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三十年,她的音容笑貌也逐渐变淡,但她呼唤爱的声音还在世间回响。如同她的那首诗所写的一样。

一种风,只流浪在一座深谷

一道堤,只护住一湾星河

啊 任时光已老,而山谷的回响依旧

千年后,当你再度回首星河

只问你,你是否还记得这个古老的故事

你可曾听见星河的轻泣

风在深谷里呼唤着你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在三毛去世三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再来聊聊流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