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看不下去的壹读君 | didi

2020年真的魔幻,不到最后一秒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啥。

就今天,距离2021年倒计时24小时,拒不道歉钉子户郭敬明和于正,双双向自己的抄袭对象道歉了。

郭敬明率先投降,在2020年12月31日凌晨零点零分,抛出道歉炸弹。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微博@郭敬明

在这篇道歉中,郭敬明先表明选择今天道歉的原因——在2020年对生命有了重新的认知。

评论区都在盲猜,这个让郭敬明重新认识生命的契机是不是央视发文批抄袭了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之前不道歉的原因是“年少的虚荣和抗拒”,抄袭事件对他来说是个无法愈合的伤口,不敢撕开,更不敢面对。所以郭敬明就一直逃避一直逃避,这一逃就是15年。

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大写的人,郭敬明终于站出来承认自己的错误,向《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对象庄羽道歉,并声称愿意将《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所有收入赔偿给庄羽。

庄羽说,道歉我收到了,钱的话不如我再加点一起搞个反剽窃基金吧?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微博@庄羽

网友表示,吵架还是要看文化人,杀人诛心。

看得出来,郭敬明本意是要给抄袭事件画个句号,但这篇道歉声明一出,却招致了更大的舆论反弹。网友几乎一边倒地指责他避重就轻、稀释责任、茶言茶语,道歉毫无诚意。

“耽误你赚钱了你知道悔改了”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为了电影营销,真是豁出去了.......”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郭敬明道歉竟然让人有点害怕......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微博@赵大宝

几个小时后,另一个拒不道歉钉子户于正也跑出来向琼瑶诚挚地(原话)道歉。之所以迟到了6年,并不是不愿承认错误,而是缺乏足够的勇气。

总结于正的道歉全文,那就是给琼瑶道歉,说自己这六年来并不容易,但即使不容易也不该忽视给琼瑶和公众一个交代,最后再次向琼瑶和所有原创者、合作伙伴道歉,希望大家以他为戒尊重原创、尊重法律。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微博@于正

高频的“道歉”关键词和感叹号,让于正的道歉看起来比郭敬明的更有感情。但网友们还是不咋买账——

郭敬明和于正重新定义了道歉的有效时间,6年以上15年以下。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微博@午后狂睡

既然道歉有有效期,那原谅也该有有效期,琼瑶和庄羽各自6年后15年后再回他俩吧。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看看为什么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大家不买账,道歉的正确姿势又是什么。

什么时候需要道歉?

关于道歉,有一个常见误解,道歉=承认错误=承认我是个烂人=被社会拒斥。

出于这种逻辑,很多人在该道歉的时候不道歉,反而躲起来,以期避开舆论的指摘。然而无论他们躲藏多久,再次露面时,该来的依然会来,批评指责,连本带利。

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道歉。

郭敬明和于正,就双双犯了这个错误,一个拖了15年,一个拖了6年。导致即使现在写了长篇小作文,答应赔偿的金额是当初的n倍,还是让人感受不到道歉的诚意。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在《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里,“道歉”被界定为“表示歉意,特指认错”。在美国传统词典中,道歉被定义为表达懊悔或者请求原谅。学界相关研究众多,基本认同“道歉是最有意义的人际互动”,“道歉招致斥责”是一种假想后果,只要方法得当,道歉会成为相对最简单、最低成本的危机缓和策略。

一般来说,道歉行为主要发生在两个情景中。第一种是当负性结果发生后,冒犯者期待与被冒犯者重建关系,采取这种矫正性策略;学者Tavuchis认为道歉是维持关系和补救关系的一种积极社会互动,是一种修复性社会行为。第二种则从人际角度出发,冒犯者放下颜面或者尊严向被冒犯者提供支持性语言行为,在做错事后通过道歉“服软”重新被群体和社会接纳。

总而言之,道歉表面看上去是一种牺牲,实际上是有利双方的行为。道歉的社会功能在于弥补关系和重新接纳,当你需要实现这两种功能时,就意味着,你可能需要实行道歉。

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当你备受批评和指责,社会关系四面楚歌的时候,道歉也不失为一个好策略,至少能让你获得一个更积极的印象评价,说不定就能扭转局面。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而郭敬明和于正呢,法院明明白白判两人败诉,抄袭成立。可以说,两人就是错了。但两人当时的操作是什么?——法院判两人登报向当事人道歉,两人都拒不执行。

郭敬明直接在中国青年报登出法院判决书,而不是自己的道歉声明。于正干脆连判决书都没登,最后法院强制执行,在《法制日报》等刊出判决书,最后还不得不找于正追讨公告费。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这行为,就是明明白白地不承认抄袭、不想道歉、不想修复和原创者的关系,也不在乎公众咋想。

所以从一开始,郭敬明和于正就失去了让道歉显得诚恳的先机。

错误的道歉方式,让人火冒三丈

道歉虽然有用,但道歉姿势不对,照样让你在群嘲中栽一百零八个跟头,还记得鲁迅的那句名言——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道歉有用,前提是别犯以下错误:

“对不起,但是……”

打住!没人想听你的辩解,这会毁掉整个道歉行为。

当我们道歉的时候,其实是在承认给对方造成的伤害,因此会本能地害怕对方讨厌我们、远离我们,会在“对不起”后面加上一个“但是”来说明自己犯错的原因,想证明自己并非有心之失,殊不知在对方听来,过于急迫和生硬的转折,像在试图将责任推到其他原因上,让整个道歉都显得不那么真诚,很可能取得相反的效果。

这种句式在心理学上称为“模糊讯息”,同一个句子里面,传达了正负两个互相矛盾的内容,会让聆听的人难以了解,甚至误会你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所以是错误的道歉姿势。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熟悉吗?于正说对不起,琼瑶你是我从小到大的偶像,我把一切都搞砸了,但我也不像你们想的过得那么好.......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打住!谁想看你卖惨,你一个抄袭的人,再惨能惨过无故被抄的人吗?再说,惨就是你蔑视法律不履行法院判决、不道歉的理由吗?而且,惨是你自己抄袭造成的,那不是应得的吗?

只说“对不起”,没有然后。

如果你只说“对不起”和“不好意思”,没有告知前因后果(是的道歉有时需要解释),更没有提出惩罚或者弥补的办法,那么在对方看来,这也是一个不真诚的道歉。

如果你开周会时迟到,进会议室时来一句“对不起kevin,我忘记开会了”,没头没脑,就会让所有人都觉得,你是一个失职的员工,根本不重视这个会议。当过失发生时,无论在你看来多么微乎其微,都需要采取一定补救措施才能弥补,展现你的诚意,并且想好事后解决办法,才能让对方感受到你的歉意。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郭敬明和于正俩人的道歉声明,都丝毫没有提到自己是如何抄袭的。

来看看郭敬明是怎么说的:

2006年法院判决我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女士的小说《圈里圈外》,法院当时做出了判决:1赔偿庄羽女士20万元;2在《中国青年报》上公开道歉,或者直接将判决书内容刊登在报纸上。

当时的我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于是在律师问我选择写道歉信还是刊登判决书的时候,年少轻狂的虚荣和抗拒让我选择了逃避道歉,以直接在报纸上刊登判决书来履行法律惩罚。当时自己一度很反抗,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所以,这意思是法院判我抄袭让我道歉,所以我道歉。而不是我从内心觉得自己抄了,抄袭不对,要道歉。

而且这段话里还在混淆视听、稀释自己的错误。当年法院的判决不是赔偿庄羽20万,是21万——20万为经济损失费,再加1万块的精神赔偿。也不是让郭敬明在中国青年报上发道歉声明或者刊登判决书,就是道歉。刊登判决书,是法院对郭敬明逾期不发表道歉声明的惩罚。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于正呢,既然都说自己诚心认错了,为什么不展开讲讲法院找你讨公告费的细节?

要道歉,就好好从头到尾把错认全了。

“我都道歉了,你怎么还不原谅我。”

道歉是你的选择,“要不要原谅你”是对方的选择。

有的人在道歉之后,会给对方施加一种压力“我都已经道歉了你还不原谅是怎么样?”这里犯了一个逻辑谬误——不是所有的道歉都可以带来原谅,以及道歉不是一种情感绑架。

或许你会觉得疑惑,我都已经道歉很久了,为什么对方还无法原谅呢?Harriet Lerner指出, 原谅并不是一个是或者否的机制,而是有“程度”的。你可以原谅一个人 10%、50%或 90%,而且更多时候,原谅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决定,就是为什么我们往往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够原谅一个人。如果对方这次没有原谅你,多道歉几次,再给他一点时间,说不定就可以推动进度条的进展。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道歉的正确姿势

道歉看上去简单,其实是踩雷高危地段,如果你真的不会,建议参考下专业学者提供的“道歉模板”。跨文化言语行为实现项目(CCSARP)曾经分析过五个国家的道歉,提炼出道歉的五个组成部分:

(1)语言表达(抱歉、对不起、不好意思)

(2)解释

(3)承担责任

(4)补偿

(5)承诺

其他学者也提出过不同的道歉模式,都与CCSARP模式大同小异,以承认(错误)、承担(责任)、承诺(补偿)三要素为基本组成部分。其中的“承担责任”是核心,特别要注意话语的艺术性,应该是能够让人感受到道歉者是经过自我反思后愿意主动承担这份责任的,不辩解、不争论的态度为原则的承担才会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在道歉模板中,存在较大分歧在于,道歉是否应该包含解释。一部分人认为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不愿意承担责任,想找理由开脱,而冒犯者不应该有任何借口;但也有人认为,解释是在表明不是有意冒犯,可以消除误解和内疚。

其实我们可以换个思路,在道歉三大基本组成部分之外,解释可以作为一种道歉辅助手段,它不能独立表达道歉用意,不能独立构成道歉行为,也不一定非要出现,但是可以构成道歉言语行为的辅助部分,用来帮助更完整地表达出道歉用意,取得更好的交际效果。

对于道歉和被道歉者双方而言,解释原因既可以说明产生不利于对方结果的主、客观原因,从而消减对方的不满情绪,同时也能为自己找到开脱责任的理由,补救自己的面子,是一个对听说双方都起作用的辅助道歉策略。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对于郭敬明和于正等公众人物而言,还可以增加一个辅助手段——感谢策略,字面上是对观众、媒体的质疑和指正表达自身的感谢,实则可以通过感谢策略表达自己的谦卑,这种婉转的表达方式更容易让人接受,而且已经被黄海波、文章等众多“前辈”所采纳。

最重要的是,道歉一定要及时、真诚,错了就立正挨打,老老实实认。无论什么时候,真诚、担当都是让人尊敬的品质。

年轻气盛、虚荣、缺乏勇气这些说辞,只会让人觉得心不诚。

更何况,动辄15年才来的道歉,死刑犯都减刑出狱了。当初不想道歉的心那么绝,连法院判决都不执行,现在又哭唧唧地示弱说都怪当年太懦弱,总让人觉得害怕。

毕竟,动物行为出现反常,预示可能有大灾害要来了。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参考来源:

吴海艳, 喻承甫, 梁勤, et al. 道歉:对冒犯事件的关系补救行为[J]. 心理科学进展, 2015, 23(4):711-720.

袁博, 董悦, 李伟强. 道歉在信任修复中的作用:来自元分析的证据[J]. 心理科学进展,2017(7).

康建刚. 中美道歉的社会语言学分析[J]. 华北电力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9(3):114-119.

李军. 道歉行为的话语模式与语用特点分析[J]. 语言教学与研究, 2007(1):11-19.

丁一. 大陆影视演员形象危机中的道歉策略[D]. 201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看到郭敬明和于正的道歉,我怕了

相关推荐

    © 2015-2020蛋蛋赞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