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3月27日晚,音乐类综艺《歌手·当打之年》结束了最新一期的比拼。赛程过半,也爆出了本季第一个大冷门:袁娅维遭淘汰。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袁娅维《歌手·当打之年》

在引入了“奇袭赛制”之后,《歌手·当打之年》的比拼变得比以往更残酷了一些,也更刺激了一些。然而,虽然节目开播以来也一直有歌手离开这个舞台,但除去一开始几乎是被“献祭”了新赛制的毛不易之外,袁娅维是第一个被淘汰的首发在线歌手。

袁娅维自出道至今,绝对算是一个非常踏实的歌手,实力也有目共睹,相信任何一位观众都不会因为她被淘汰而否定她的唱功,而留下来的任何一名选手也不敢随意夸口自己在演唱技巧上能稳胜袁娅维,是的,米希亚都不敢。

但她还是被淘汰了。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袁娅维《歌手·当打之年》

从《我是歌手》到《歌手》,湖南台的这档音乐类综艺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中国最长寿也最具品牌性的音乐类综艺,深受无数观众的喜爱,但这么多年看下来,我们也一直在追问一个问题:《歌手》到底在比什么?

纯比唱功?那袁娅维怎么就被淘汰了?创作能力?那毛不易走得是不是太快了?论资排辈的阴谋论?这一季除了米希亚大家都是同辈,怎么排?人气资源的比拼?那华晨宇可以提前拿歌王了还比啥?

先把这个问题放一边,其实观众们都能感受到,国产的音乐类综艺正处于一个瓶颈期。

灵光一闪的改编和创作,个性飞扬的演绎和表达,过耳不忘的声线和唱法,越来越少。80、90、00年代的流行音乐巨星们余威尚在,但已不再活跃,10年代的华语乐坛却是有良才而无大将。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退休的“四大天王”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不再活跃的“R&B四大天王”

湖南卫视站在20年代的起点,将自家的金牌音乐综艺《歌手》冠以“当打之年”的名字,多多少少有些希望承前启后的意味。

流行音乐和演唱艺术本来就有一些区别,就像歌唱家与流行歌手,或是央视的青歌赛和《歌手》之间,都有不同的侧重。

如青歌赛这种传统的演唱比赛,“歌唱”是核心,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从“歌”到“唱”。歌唱家们需要做的,是充分地理解一首音乐作品的立意和技术上的亮点,然后将这首歌完美地演绎出来,最终的目的,表达的是音乐作品本身的魅力。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蔡国庆老师就是青歌赛出身

但《歌手》这类流行音乐综艺,也是字面上的意思,“歌手”才是核心。歌手在舞台上向观众传达的,不仅仅是音乐作品的内涵,还有本人的个性和气质,对音乐的独特理念,对人生的不同态度,最终的目的,表达的是更加个人化的审美和情绪。

再加上《歌手》的竞赛形式,是以大众观众评委投票的方式,那么如何评价的标准,大概也能摸索出一个框架了。

第一,当然还是唱功,这一点不得不说,飙高音还是香。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曾经的“高音小天后”邓紫棋

从“我是高音”到“当吼之年”,其实我一直觉得飙高音没错,比赛嘛,大多数观众对演唱水平也就看个高音,不飙白不飙啊?

就像看个世界杯,吃瓜群众不也都盯着前锋进球,少有人关注大师级的中后场出球和调度的,何况也没有一个球队是靠后场导脚不射门拿冠军的。

第二,创作改编能力。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李健改编的《唐僧在女儿国抒怀并看着女儿国王的眼睛》灵气十足

《歌手》毕竟不是青歌赛,原封不动地去把王菲、张学友、周杰伦的歌拿出来再唱一遍,那是找死,几个人唱得过原版?所以改编能力成了一个大头。

事实上《歌手》之类的音乐类综艺,给观众好好普及了“编曲”的重要性,很多时候一首老歌换个编曲,就能够焕发出完全不同的光彩,让观众深感音乐魔法般的魅力。

第三,个人辨识度。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迪马希的个人辨识度够不够高?

这一点听起来比较虚,但却很实在。声线是否过耳不忘,舞台风格能否感染人,音乐类型是否独特,甚至造型是否个性,颜值是否能打,还有一些舞台上类似张学友兰花指一样的招牌小动作,这些都是组成个人辨识度的重要部分。

试想如果一位乐理精深、技巧超群的歌手,站在《歌手》的舞台上,每一期都是立正不动,抱着话筒杆子作“汇报式演唱”,唱得再好有人爱看吗?

第四,观众接受度。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张杰虽然一直有争议,但始终拥趸众多

这也是变数最大的一点,不同时代的观众对于不同音乐风格的接受度不同。如果周杰伦跑去90年代的舞台上唱原创R&B,可能也会被翻唱日本歌的包装歌手秒成渣,如果去十几年前的“快乐男声”上唱rap,就算是“PG无穷大”也出不了头,还想做头发?

第五,最重要的一点,是“下限”。

很多时候我们都爱谈论诸如“可能性”和“潜力”这些令人期待的字眼,但只要是一场比赛,就从来不会靠比拼“上限”来决定,真正决定比赛结果的,恰恰是听起来不太好听的“下限”。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稳得不能再稳的“结实姐”

说得更老实一点,大家都不是神仙,难免有发挥失常和状态起伏,但在有失水准的情况下,谁最能保持的基础性水平最高,谁就有可能是走到最后的一个。说得再难听点吧,不会崩得太厉害,就可能赢。

而纵观这一季的《歌手·当打之年》中,谁最有“下限”呢?

华晨宇、萧敬腾和周深这三位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期。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周深《歌手·当打之年》

初听周深着实惊为天人,去年电影院看《妙先生》的时候,片尾曲我真是听完最后一个字才舍得离场,而昨晚他凭之夺冠的一曲《达拉崩吧》,更是一首尽显娱乐精神和音乐才华的作品。

但周深的改变能力其实有限,比如朴树的那首《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古典和流行的结合说起来很好听,但流行部分和美声部分明显割裂,只能说是把食材端上桌了而已,烹饪技术很一般。

好在仅仅是靠声音特点也够周深一招鲜了,随便唱什么都不会难听,且观众接受度高,所以他即使在家靠简陋的录音设备演唱也能拿到不错的成绩,“嗓子红利”够周深吃一阵子。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华晨宇《歌手·当打之年》

华晨宇无疑是这一季的焦点,不仅是芒果台主场出战,而且他的人气也是参赛歌手中最高的,说是歌手中的流量明星也不为过。

但华晨宇的实力同样引人瞩目,这一季中的一些出格的、惊喜的改编和演唱,很多时候都出现在华晨宇身上,你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他身上那种强烈的表达欲。

但偶像光环带来的自然也有争议,何况他本身的发挥也并不一直那么稳定,高音销魂的华晨宇偶尔也会有《我们》这种KTV水准的表演(貌似还夺冠了?)。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萧敬腾《歌手·当打之年》

至于萧敬腾算是“老油条”了,比较全面,什么风格的歌都能拿来玩一玩,也比较稳定,每一场演唱水准也都在那,只是缺少一些特别的亮点罢了。

感觉萧敬腾本身也是抱着重在参与的态度来的,比林忆莲那一届时放松多了,大多数时间都在安全名次之中,偶尔搞一搞就能进前三,说句玩笑话,真的只比“下限”的话他赢面挺大。

除去这三位,徐佳莹和袁娅维两名女将算是“第二梯队”——存在感弱一点。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徐佳莹《歌手·当打之年》

徐佳莹是很成熟的创作型歌手,声线也是明亮而清新,这一季可以看到她一直在寻求新的风格转变,但效果就见仁见智了,“求变”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

而刚被淘汰的袁娅维,则属于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风格——更准确地说,袁娅维还没找到让观众接受自己的风格。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袁娅维《歌手·当打之年》

相比一些带点电音、升级下服装和舞美就敢称欧美范儿的歌手,袁娅维可谓是对欧美音乐尤其是黑人音乐有很深的理解,更加可贵的是,她也有能力驾驭这些音乐元素。

但袁娅维的音乐形式终究还欠了一点通俗的质感,且在演唱过程中,她对文本上的情感表达并不注重,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纯粹的音乐和审美上——这相当于是舍弃了普通观众最容易感知到的点,所以袁娅维的淘汰也在意料之中了。

最后说说米希亚,她值得单独拿出来说。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米希亚《歌手·当打之年》

这一季《歌手》刚开播的时候,我媳妇儿围观了下,不认识这个日本女歌手,就问我是谁。我当时知道她在看《妻子的浪漫旅行》,就随口答了句你就当是日本的杨千嬅就完事了,后来她不服气地告诉我,徐佳莹说米希亚是日本的王菲。

我早年听过一段时间日文歌,印象中米希亚是和椎名林檎、宇多田光那些人一辈的,虽然也知道她唱得好,但彼时存在感真没那么强,所以多年后她忽然出现在中国综艺的舞台上,确实是很意外。

这一季《歌手》开播以来,网上对米希亚的评价只能说中规中矩,毕竟相比当年的the one、Jessie J、迪马希这些“外援歌手”,米希亚从登场开始并未展现出压倒性的实力。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米希亚Live

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因为米希亚在参赛前期大多选择了一些已经有过中文版的日文歌曲,容易让观众先入为主地带入原唱比较,自然效果一般;另一方面则是米希亚确实是本季首发歌手中唯一一个不是在“当打之年”的了,如果去看她早年在日本的live,你会跪着回来给我点赞。

事实上在本季所有的参赛歌手当中,米希亚在技巧上无疑是最成熟的,其本人也最具有流行音乐艺术家的风范,无论是对音乐作品和灯光舞美之间搭配的深刻理解,还是特意为疫情献唱的人文关怀,都可见一斑。

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就是节目中的“奇袭歌手”们,无论赛前访谈里多么桀骜不驯,多么信心满满、无所畏惧,但到了节目中,看到米希亚的演唱后,都会乖乖鼓掌,压根不会动一下奇袭的念头——有时候真的只有专业的人才懂业界大牛的厉害。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奇袭歌手对米希亚的“恐惧”

说了这么多,探讨了《歌手》比赛的评价标准,谈遍了几位主力歌手的优劣之势,大家心中对最后的“歌王”有着落了吗?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就我个人来看,比“下限”的话,最终的赢家更加可能在米希亚、华晨宇和周深之间了,你觉得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歌手·当打之年》:比赛,比的是“下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