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初看《有匪》,开篇就是一个拧巴倔强的土匪:阿翡,所谓君子,不拘于形,而存于心,见于言行。大概就像四十八寨的规矩,“我辈中人,无拘无束,不礼不法,流芳百代不必,遗臭万年无妨,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己!”求的大概是,仰,不愧于天,俯,不祚于地。所以,不管是单面青龙主,还是独挑千军,纵使一腔孤勇非大智,但是又有什么可指责的呢?乱世之中,正道陨落,才会让鼠辈横行,一技傍身的侠客们,如果还畏首畏尾,只顾自身周全,即使学到了父辈最精华的武功,也失了传承的意义。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阿翡大概是最幸运的,在桃源般的四十八寨无忧长大,有周以棠、李瑾容为父母,教取舍强者之道、授破雪刀法;谢允为知己,处处扶持;鱼老、段九娘、霓裳夫人、纪云沉为半师,提点帮衬;不管遭遇多少艰难,阿翡的脾性似乎没怎么变过,依旧一把长刀傍身,会惹麻烦,也会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异想天开。如果有变化的话,大概是心性越来越沉稳,也益发坚强。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谢允曾对阿翡这样说过,“当你长大成人,所有扶着你的手都会慢慢离开,你得自己走过无数的坎坷,你觉得自己的命运悬在刀尖上,每时每刻都不能松懈——但你可知道,这已经是世上最大的幸运了。你手握利器,只要刀尖向前,就能披荆斩棘,无处不可去。生死、尊卑、英雄还是懦夫,无数的路在你脚下,是非曲直贤愚忠奸,也都在你的一念之间,这还不够幸运吗?”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谢允,有人觉得雅痞,有人觉得是油嘴滑舌的白面小生,我不知该怎么陈词,只觉得谢三公主很好。如果说,《有匪》是阿翡的成长史,那么,谢允似乎在一开始就定了形,从夜渡洗墨江,到金陵端王,他好像一直是那样,嘴贱温柔,潇洒情重。PRIEST并没有明写谢允的故事,只是以一个“这是什么玩意儿”的《寒鸦声》映射过往的岁月。早年胸怀大志,却被政治谋害,中透骨青剧毒,从此开始游戏人生,浪迹江湖。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整本武侠小说觉得有种气势磅礴的感觉,男主和女主就是江湖中人,谢的洒脱与随性让我不得不佩服,文章中的几个人物个性鲜明都有着英雄气概,侠义之士行走江湖。作者没有特别强调谢允和周翡的爱情,但是读的时候恋人的画面感却很强感觉他们就是天生一对,从刚离开四十八寨的懵懂无知一身硬气变成后来的处处周到和勇猛无畏,周翡后来一次次的成长,都有谢允的陪伴。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阿翡和谢允的感情戏,明写的其实很少。对着什么都不懂的水草精,谢三公主自己一个人撑起了言情戏,真是厉害!《有匪》从来没有露骨的情话,唯一亲的两下,一个隔着谢允的拇指,另一个,由着阿翡轻轻滑过。而最正经的情话,则是谢允请求的,“我想求你嫁一个短命的丈夫,这样到二十年以后,我还能再去找你。”可是他们的感情在我眼里,还是感人的,比如在衡山地洞,只会跑的柔弱三公主给阿翡挡刀;即使三公主后面一直躺着,但画下的忽见山花灿烂如翡也无法不令人动容。谁说PRIEST不会写言情戏。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

整本书布局很广,作者游刃有余,将过去的、现在的英雄、走狗、忠奸贤良娓娓道来,写了气势恢宏的江湖朝堂。每个人物都是生动的鲜活的,疯子般执着的段九娘、艳丽聪慧的霓裳夫人、落魄的北刀纪云沉、烧火柴的马吉利、狡诈多谋的北端王、怯懦流落的毒郎中、耿直武痴的杨瑾;令人开心的是,无论世道多艰,正气总会一息尚存,指不定哪一天便会燎尽原野,涤荡污浊的天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文 » 《离恨楼》:Priest,有匪,无论世道多艰难,正气总会一息尚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