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晨遭张绍刚"爹味炮轰",没见过这么"霉"的女的

阅读前请点击“关注”,一起成长遇见更好的自己~金晨遭张绍刚

|柳嘟嘟 编辑|欣欣

可爱如金晨,也没逃得了张绍刚的一顿炮轰。

《女儿们的恋爱》里,她与张继科第一次约会,就毫无顾忌玩起了吃播,网友大呼可爱,但张绍刚却当着金晨爸爸的面说:"你觉得你闺女作为初次约会,吃饭是不是用力过猛了?"

金晨遭张绍刚

金晨爸爸不以为然:"在家里她也这么吃。"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是怕吃饭时蹭掉口红,但张绍刚非得来一顿"爹味说教",惹得网友骂声一片。

果然,只要金大喜不翻车,翻车的就是张绍刚。

这一次,"爹味张"惹错人了。

毕竟金晨不是傻白甜,从"金晨是谁"到热搜专业户,她只用了半年时间,够狠。

作为流量收割机,金晨直言:"该怎么讨人喜欢,我太懂了。"

多年来水逆的星途,她早就明白了在娱乐圈能混得风生水起的套路。

是的,现在的金晨有多狠,当初的她就有多霉。

被排挤的舞者

《浪姐》的舞台,结束了金晨的水逆。

对绝大多数观众而言,金晨是陌生的,其实她早在2011年就已经出道了。

之所以一直没红,是因为霉。

曾经的她,是一名专业的舞者。

金晨出生在一个舞蹈世家,父亲是国家古典舞一级演员,母亲是优秀的舞蹈教师。也许是太明白舞蹈这一行的苦了,父母支持女儿的一切兴趣爱好,唯独对舞蹈绕道而行。

"记得当时我爸把我领到少年宫,什么班都可以报,就是不能选舞蹈。但我对其他的都不感兴趣,每次到了少年宫,我都跑到舞蹈教室,扒着窗户看。"

拗不过女儿的金爸只能应了女儿的请求,自己成了女儿的第一任舞蹈老师。

父母的熏陶加上刻苦,金晨在10岁那年通过了层层考核,进入了上海舞蹈学院。

入校后不久,她参加了学校"十月歌会"的节目,一下子就火了,成了校园里的小小名人,但是她的出挑引起了同龄女孩子的不满,她成为了被排挤的那个。

从此被流放到了班级的最后一排,再也没能平反。

金晨遭张绍刚

年纪轻轻就尝到了"成名的代价",这让她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敏感,她知道什么样的人遭排挤,怎么做能讨人喜欢。

这期间唯一能使她坚持下去的,是对舞蹈的热爱。即便没有父母在身边,她也坚持每天五点多起来跑步,之后就去练功房练习。

但是,努力的金晨并没有得到老师的认可,反而让老师觉得更笨:这么努力,却依然看着平平。

面对金晨想考上大学的梦想,老师撂了句话:"你靠着舞蹈是绝对考不上大学的。"

好在她没信这个邪,少年离家求学的苦都能吃,大学怎么就考不上了呢?

之后的金晨赌着气拼命练习,终于同时被上海戏剧学院和北京舞蹈学院录取。

填报志愿那天,金晨憋了个鸡贼的招,去老师办公室假装咨询建议,对老师客客气气地说:"不好意思,我都考上了,不知道填哪个,您帮我选选?"

老师悻悻:"你上海一榜第一挺好的,就去上海吧。"

"啊,也行!但是我又有点想去北方发展一下,去北京见见世面,就填北舞吧!"

她填下志愿交给老师,扬长而去。

这一嘚瑟,竟花光了10年的运气。

其实,金晨在大学的成绩非常优秀,2009年,金晨凭借自编的民族舞《花儿》荣获了桃李杯舞蹈比赛独舞优秀奖,直到现在,舞蹈学院的学生们还在把她的作品拿出来反复练习。

原本靠着舞蹈,可以过着光鲜亮丽的生活,但是,她倔强地选择了演艺圈,从此霉了十年。

金晨遭张绍刚

开始霉

回顾金晨的演艺之路,怕是会打消很多人对这个"高光职业"的向往。

2011年,金晨凭借《七种武器之孔雀翎》进入了影视圈。

非科班出身的她,说是在骂声中一路摸索着往前走一点不为过。

在拍摄电影《刺局》时,有一场戏她已经事先做足了功课,然而导演李仁港还是不满意,强烈质问她:"你演的是什么?"然后抡起把椅子就扔了出去。

金晨心想:"完了,别干了。"

专业不够量来凑,精英还是得从劳模开始。

妖娆妩媚的,她演过;

霸气刁蛮的,她演过;

柔情似水的,她演过;

单纯活泼的,她演过;

空姐、捉妖师、皇后…她都演过。

对于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工作强度,她选择了近乎蛮力的硬扛。

拍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时,大部分的场景是在河北蔚县一个小乡村进行的,在没有空调的酷暑之下一拍就是几个月,为了营造墓地场景的效果,拍摄地撒了许多石灰粉。

长期在这种环境下进行拍摄,金晨终于扛不住了,发低烧、咳嗽等接踵而至,为了不耽误拍摄,她忍着病痛,一声不吭地坚守阵地,直到最后病得太重,剧组人员才知道原来她已经生病很久了。

辛苦是辛苦,但是接拍的几部剧播出后,还没有广告的存在感强,更别谈半个粉丝。

直到2014年,她与唐人公司签约,满怀欣喜入了"坑"。

金晨遭张绍刚

接着霉

唐人公司是知名的爆款剧专业户,《仙剑奇侠传》、《步步惊心》、《女医明妃传》等等,都是唐人的手笔。

能和唐人签约,不红就说不过去了。

第二年,金晨便出演了《无心法师》中敢爱敢恨的李月牙一角,该剧播出后收官时,网络播放量达到了8亿。

但,演艺生涯刚刚燃了点儿火星,就被一场雨浇灭了,《无心法师2》金晨就出了局。

2016年金晨向公司提出解约,原因是公司给到她的资源实在有限。

也难怪,一个27岁的女艺人处境实在尴尬,别人都快过气了,她还没看到红的苗头。

站在唐人的对立面,横竖都讨不到好处。更何况,这场耗费了近2年时间的官司,败诉告终。

2018年底,金晨终于离开唐人,签给了大公司泰洋川禾。

当时的泰洋川禾有Angelababy、周冬雨、王子文等很多大咖,商务资源很厉害,金晨或许有望咸鱼翻身。

没料到的是,新东家这次翻了车。

金晨遭张绍刚

继续霉

金晨签约后不久,泰洋川禾就差点自身难保。

王子文解约,自立门户,周冬雨和Angelababy也相继离开,金晨连哭的地儿都没有。

尽管这期间,她拿到了《大江大河》的剧本,当时正午阳光已经官宣了她出演梁思申这个角色,然而,在第二部开拍时,金晨被杨采钰截了胡。

丢了工作还丢人,金晨彻底蒙了,自己选择的演艺之路,活成了剧本里都写不出的惨。

乐观的金晨患上了抑郁症,整天蓬头垢面,只能靠药物度日。

尽管在朋友和父母面前她表现得跟没事儿人一样,但整天这么无所事事地追剧,免不了父母一顿嫌。

当父母一次次叨叨她别光顾着看剧,得出去拍戏时,金晨彻底崩溃了,她对着父母大吼:"我也想工作啊,但我没有工作!你们看看我的药,我在吃什么!"

她将自己正在服用的抗抑郁的药物拿出来,甩到了父母前面。

在浪姐的采访中,金晨说起这段灰暗的时光:"我从来没有在很多人面前,释放过自己的情绪,那段时间就像是一个很大的深坑一样,你看什么都是灰暗的,天再好,跟你没有关系,再美的地方我都不想去。"怂归怂,这段时间金晨仔细琢磨着往后的出路,再霉最多也就霉一辈子吧。

豁出去的金晨终于等来了《浪姐》的邀请,是否能翻红不知道,但总比失业在家强一万倍。

金晨遭张绍刚

霉去运转

说到底 ,还是舞蹈救了她。

《浪姐》的舞台上金晨无疑是一匹黑马,在个个都"惹不起"的姐姐们中间,她依然是最能突围的那个。

但是,这样的她并没有遭到防备和排挤,反而成为了团队里的氛围担当,常被孟佳吐槽为"二哈"。

在选择舞台分工时,她常说的便是"我都行,看你们",这不是种逃避,也不是种放弃,而是一种底气。

无论是身穿一袭白裙安静唱歌的惊艳,还是"悬空一字马"这些高难度动作的完美演绎,她都把属于自己的角色做到最好。

每当有自己的需求和想法,她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为了讨好别人而一味隐忍。

"在来到这个节目之后,我觉得有什么问题就要提出来,你不提出来人家就不知道"。

多年的沉浮让她懂得了如何在他人和自我之间达到平衡。

她知道如何讨人喜欢,但并不圆滑;她明白娱乐圈的光怪陆离,但依旧不失本心。

近期《神秘而伟大》热播,观众看到了一个冷静而果断的沈青禾,很多网友惊呼:"金晨的演技也太惊艳了吧!" 是的,现在的金晨很惊艳,但是她为此精心打磨了十年,尝试了很多的角色,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遍,才有了今天的她。

毫无疑问,现在的金晨不霉了,她为自己赢得了大把的好资源和人气,但这只是起点。

未来的路也许不会比现在更为平坦,但她不会再惧怕生活中的困难和挑战。

蹚过了黑暗这条河,30岁的金晨学会了用最好的状态,去迎接更为辽阔的人生。

金晨遭张绍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金晨遭张绍刚"爹味炮轰",没见过这么"霉"的女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