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东方网记者刘理、李欢8月15日报道:流浪猫泛滥问题由来已久。在城市治理中,由流浪猫引发的一系列噪音与卫生问题,以及人们对另外一种生命的善意与尊重,时常爆发出某种冲突。两者该如何“和平共处”,这是一道不可不说的城市治理难题。

人与动物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近几年来,上海民间流浪动物保护组织正在推广国际上公认的最人道、有效控制流浪猫数量方法——TNR项目,以此代替放任喂养与收容捕杀。但在实际推广中,不少现实问题也限制着这个项目的开展。

台风送来4只流浪小奶猫

台风“黑格比”走后,青浦居民马先生在自家院门口发现了一窝4只小奶猫。猫妈妈是小区里常见的一只流浪猫二代。“感觉它还是只小猫,怎么就当了妈妈?”马先生带着两个孩子用纸箱给他们搭了家,放在车库里,悉心照顾。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马先生救助的流浪猫一家

“流浪猫越喂越多。”马先生所在的别墅小区有不少流浪猫,一开始他会和其他的爱猫居民一样,按时按点地在家门口准备好充分的猫粮。结果慢慢地,家门口的猫越聚越多,他准备的猫粮必须不断加量。马先生开始意识到,这样无限制地喂养不是解决之道,“小区的公共区域永远都会有猫粮吃,猫本来繁殖能力就强,得到了过分充足的食物,它们吃的饱睡得好,小猫就一窝窝地生出来。”

马先生打算,等小猫断奶后将母猫送去做绝育,至于几只小猫,他想拍些照片放到朋友圈,看是否能为它们找到合适的人家领养。

近些年,“领养代替买卖”这一理念逐渐在城市中落地。一些动物保护人士搭建了领养平台,为流浪动物、以及一些主人因各种原因弃养的动物寻找合适的新主人。平台甚至承担着替它们做检查、绝育、打预防针的成本。

“很多人养宠物只是一时冲动,看着可爱就买了,养了几天后烦了、或是客观条件不允许了,就想转手送人甚至直接遗弃掉。”上海流浪动物领养平台“上海领养日”负责人Vivien告诉记者,城市中的流浪动物大多都是被主人丢弃的,或是“流二代”。

情理之争:流浪猫,喂还是不喂?

与领养相比,大多数市民更愿意通过喂流浪动物这样的方式释放善意。

流浪猫要不要喂?这个问题一度引发网友争论。有人认为,让它们不至被饿死就是最直接的善意,有人却认为,过度喂养势必会带来数量的几何式增长,于整个流浪动物群体而言,实则降低了它们的生存质量,随之而来的噪音、气味和卫生问题也会引起居民怨声载道。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嘉定一小区里的流浪猫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居民投喂流浪猫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正在修订的《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或将“流浪猫”的管理写入条款,增加“对流浪猫、无主猫妥善开展捕捉、收容、认领、领养等工作”的内容。而在关于“流浪猫收养纳入管理条例”看法的投票中,20%的参与者认为应该将流浪猫纳入新养犬条例;78%的人表示反对,认为流浪猫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纳入管控没有必要。

“收容是不现实的,永远会有新的流浪猫。”有网友留言称,其正自发组织TNR项目,捕捉小区流浪猫、做好绝育再放回,效果很好,“流浪猫绝育以后,身体激素稳定,区域里流浪猫数量也稳定了,发情扰民的情况就没有了。”

上海民间推广TNR:代替放任与捕杀

TNR即捕捉、绝育、放归三个单词英文字母的首缩写。在国际上,TNR项目已经取代安乐死,成为公认的最人道、有效控制流浪猫数量的方法。

根据“上海领养日”的统计,以每年交配两次,每次存活2.8只的倍数为先决条件测算,一只流浪猫一年内可能会繁育出12只“流二代”,在3年内这个“家族”数量会呈几何式爆发,达到300只左右。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获悉,如果在一个相对封闭的户外环境,对70%的流浪猫进行TNR,流浪猫的繁殖速度会得到明显抑制。如果TNR接近100%,流浪猫总数则会呈下降趋势。

在Vivien看来,爱猫人士有更为科学的方式释放善意,比如有组织地对流浪猫实施TNR项目。上海已有不少公益组织及社区做出尝试。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九龙仓玺园小区志愿者诱捕小区流浪猫,实施绝育。(金女士供图)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志愿者们自筹资金

2018年起,上海九龙仓玺园小区业主自发组织成立TNR志愿者小组,自筹费用给流浪猫咪做绝育后放归。成员都是爱猫人士,平时也会为小区流浪猫投喂猫粮。

“都是喂熟了的猫,我们抓来送到宠物医院做绝育。”志愿者金女士告诉记者,2018年至今,小区志愿者已为20多只流浪猫做绝育,其中10多只被领养。

2018年7月,“上海领养日”推出了TNR免费绝育券申请项目。爱心人士可申请免费猫咪绝育券或低价犬只绝育公益券,在指定的22家宠物医院帮助流浪动物做绝育。此后,平台又与上海十几所高校动物保护协会合作,组成高校TNR联盟,帮助范围扩大到了学校里的流浪动物。

上线2年以来,“上海领养日”的TNR项目已帮助上千只流浪动物完成绝育。

推进TNR之难:资金有限、法律缺失

TNR项目的推进也面临着很多现实问题。对金女士这样的小区志愿者而言,小区里其他不同意见的声音,使得他们有些被动,临时收治猫咪的场地一再迁移。对于开放式公益组织而言,最大的瓶颈是资金有限、供不应求。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九龙仓玺园小区临时收治流浪猫的场地。(金女士供图)

Vivien坦言,平台大部分的经费都投入到了这个项目当中。由于需求量大,上海领养日的TNR免费绝育券申请项目非常火爆,“我们每个月会在微信上发送推文开放一次申请链接,几乎都是一开放就被秒杀的节奏。”Vivien说,为了能使更多的流浪动物获得TNR救助,她和团队成员一家家拜访宠物医院,谈合作,最终有43家医院愿意给出对流浪猫狗的绝育手术“优惠价”。

尽管如此,她还是发出呼吁,鼓励爱心人士参与。只要有救助意愿,均可以申请免费绝育券或低价公益券。在确认获得免费名额后,爱心人士可以使用食物引诱捕捉流浪猫,将需要绝育的流浪猫送往指定的宠物医院接受手术。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

TNR项目或许是改善流浪猫问题的一剂良药,但上述问题也制约着项目的推进。在一些动保人士看来,立法将流浪猫纳入《养犬条例》也需付出扩建收容场所等成本,如果政府可以将这些用于执法管控的资金成本运用到TNR项目中来,与民间组织开展合作并给予部分支持,民间组织或许可以在城市流浪猫的救助中扮演一个更好的角色。

“TNR项目只是尽最大努力来克制流浪猫的繁殖,而要让流浪猫真正少下去,还是要靠大家养成对宠物负责任的态度。” 为动物保护事业奔走5年,Vivien直言,缺乏监管的宠物买卖从根源上造成了流浪猫的泛滥。

“希望政府可以出台相关法规禁止虐待遗弃动物,对于随意弃养宠物的人剥夺饲养权,更有甚者可以严罚。同时,必须规范宠物买卖市场,不能任由商家无序繁殖。”她表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宠物 » TNR调查|上海民间组织2年为上千只流浪猫做绝育,推广难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