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微信号:xjcjsjcy

进一步推进检务公开,及时回应社会关注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这是个案例

2016年3月至4月中旬期间,被告人付某某、单某某合伙将昌吉市建国路街道八工一村租赁的房屋作为卖淫场所,组织马某某、虎某某、杜某某等多名男子“男扮女装”向同性人员多次提供“特殊服务”,从中谋取非法利益。2016年4月中旬,被告人付某某退出合伙,为此被告人单某某向付某某一次性给付2万元。2016年4月中旬至8月中旬期间,被告人单某某给被告人付某某一次性给付2万元后,雇佣被告人杨某某、韦某某在卖淫场所外放风,保护卖淫人员,单独组织马某某、虎某某、杜某某等多名男扮女装卖淫人员多次提供“特殊服务”,从中谋取非法利益。

小编也是被付某某和单某某等人这一“神操作”和清奇的脑洞深深地“折服”……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卖淫”,就其常态而言,是指女性以营利为目的,与不特定男性从事性交易的行为,但是组织男扮女装者向同性卖淫该如何定性呢?外界持两种意见。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第一种意见

立法和司法解释均未对卖淫的概念作出解释。虽然公安部曾经于2001年2月18日作出公复字[2001]4号的《关于对同性之间以钱财为媒介的性行为定性处理问题的批复》。

该批复内容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的规定,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行为,都属于卖淫嫖娼行为,对行为人应当依法处理,但行政违法不等同于刑事犯罪,违法概念也不等同于犯罪概念。违反行政法律、法规的行为不等同于构成犯罪。

前述公安部的批复,依然可以作为行政处罚和相关行政诉讼案件的依据,但不能作为定罪依据。行政法规扩大解释可以把所有的性行为方式都纳入到卖淫行为方式并进行行政处罚,但刑法罪名的设立、犯罪行为的界定及解释应遵循谦抑性原则司法解释对刑法不应进行扩张解释。因此,司法实践中对于如何认定刑法意义上的卖淫,应当依照刑法的基本含义,结合大众的普遍理解及公民的犯罪心理预期等进行认定,并严格遵循罪刑法定原则。

据此,不宜对刑法上的卖淫概念作扩大解释,刑法没有明确规定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卖淫”,因此,被告人单某某、付某某的行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被告人杨某某、韦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还没完

且听我慢慢道来……

第二种意见

“卖淫”,就其常态而言,虽是指女性以营利为目的,与不特定男性从事性交易的行为,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生活状况的变化,“卖淫”的外延可以、也应当进一步扩大,即应当包括以营利为目的,与不特定同性从事性交易的行为。

对“卖淫”作如上界定,并不违背刑法解释原理和罪刑法定原则,相反,是刑法立法精神的当然要求。

至今,刑法本身及相关立法、司法解释均未曾对刑法中“卖淫”一词的内涵作出过明确界定,均未曾明确限定“卖淫”仅限于异性之间的性交易行为。因此“卖淫”也包括同性卖淫,并不与现行立法和有效刑法解释相抵触,不违背罪刑法定原则。

无论是女性卖淫还是男性卖淫,无论是异性卖淫还是同性卖淫,均违反了基本伦理道德规范,毒害了社会风气,败坏了社会良好风尚。

从此角度看,将同性卖淫归入“卖淫”范畴,以组织卖淫罪追究组织同性卖淫的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并不违背而完全符合刑法有关卖淫嫖娼犯罪规定的立法精神。因此,被告人单某某、付某某的行为构成组织卖淫罪,被告人杨某某、韦某某的行为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被告人单某某、付某某以营利为目的,在租赁的房屋内,采取招募、容留的方式组织他人卖淫,二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组织卖淫罪。被告人杨某某、韦某某协助被告人单某某组织他人卖淫,二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之规定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昌吉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11日以组织卖淫罪,判处被告人单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又四个月,并处罚金100000元;以组织卖淫罪,判处被告人付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80000元;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被告人杨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又二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30000元;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被告人韦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0元。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刑法》

《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组织他人卖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组织他人卖淫,情节严重的;

(二)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

(三)强迫多人卖淫或者多次强迫他人卖淫的;

(四)强奸后迫使卖淫的;

(五)造成被强迫卖淫的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协助组织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

检察官

不管是组织卖淫、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还是嫖娼,其危害性都是极大的!

1

影响国家形象,影响社会风气,造成不良影响。

2

误导青少年,不利于青少年正确价值观与人生观的形成。

3

有可能伤害他人,破坏家庭,影响社会治安。

4

有可能诱导犯罪,增加社会不安定因素。

5

可能传播疾病。

6

不利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小编在此提醒大家,不要存侥幸心理,更不要钻法律的空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旦触犯法律,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图片来自网络

昌吉市人民检察院

供稿:李雨欣 阿依古丽

编辑:雷芳

审核:左吉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神操作”——男子组织他人男扮女装向同性提供“特殊服务”终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