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边还没跳的时候,有人对我喊:你倒是快跳啊

东野圭吾的《白夜行》里有这样一句话: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

1

我相信大家身边都会有那种没有逻辑、跟风起哄嘲笑别人的人。

记得有一次,我开车去学校门口接孩子,因为车多路窄,掉头的时候就引起了堵车。本来也不是多大个事,其他家长在围观的时候,也没发表意见,有的还会客气地把电动车挪开一些,方便我自由发挥。

但好景不长,在我重复几次一退一进之后,就挡住了一位家长的车,或许她也是急着要走,就开始埋怨了:倒个车都要这么久,什么技术啊?话音刚落,我还没反应过来,便马上有吃瓜群众接话了:

就是啊,不会开车就别开嘛。

就是,明知道这时车多还开过来。

……

我听完之后,什么也没说,笑着把车开走了。说真的,我特别理解跟着起哄的那些家长,因为他们之前一直在忍着,那该多难受啊。

其实我这个经历,并不算什么大事,只是对于这些人,实在是看不透,那些唯恐不乱、不踩别人不舒服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心理?倘若别人在临死边缘,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些言语就是压死别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站在桥边还没跳的时候,有人对我喊:你倒是快跳啊

2

就像昨天在网上看到的一则新闻。

一名女子在桥上打算跳河,她对同伴说:别拉我。而围观者就来劲了,说道:别拉你,你倒是跳啊。

莫非她跳了之后你能有补偿?还是你的寿命更长?不然为何催着别人跳?为何要如此看轻一个生命?

好在女子得了及时抢救,并没有生命危险。

我站在桥边还没跳的时候,有人对我喊:你倒是快跳啊

但是,另一个事件的女主角就没这么好运了。

18年的时候,一名花季少女因被班主任猥亵,多方投诉仍没有得到结果,在各种压力下,爬上天台,想以死来换取关注和公正。当然,也不排除她的痛苦导致她一心想死,但无论怎样,当她坐在天台上的时候,没有立即跳下去,就证明她还留恋这个世界。

我站在桥边还没跳的时候,有人对我喊:你倒是快跳啊

然而,就在消防队员竭力抢救的时候,围观者的无情成了推手。

女孩被楼下围观的群众拍了下来,在直播软件、朋友圈里传播,配以“你怎么还不跳”、“快跳啊”等等语言。

我站在桥边还没跳的时候,有人对我喊:你倒是快跳啊

女孩再次被冷酷打击了,选择放开了消防员的手。

消防员绝望的呼喊,和吃瓜群众的哄笑,在现场形成了善与恶的对比,一念之间,生死两隔,那些冷漠成了“凶器”。

马克·吐温曾说过: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

原来,人性真的可以毫无逻辑,人性真的可以藐视生命。

3

有人问,为什么恶比善更容易传播?为什么谣言比真相更容易传播?

很简单,因为这些都不需要成本。善,需要用心,恶,只需要用嘴和手。真相需要时间,需要判断,而谣言却只靠一张嘴。

选择恶的人,已经习惯了嘲笑弱者,习惯了消费别人的情绪,也习惯了靠别人的弱来体会优越感。

其实,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弱。因为弱,所以只能靠这种办法来发声,来证明自己。不然,为什么他们不去与真正的恶对峙?不去阻止真正的恶?因为他们的能力,只允许他们对弱者保持恶意。

这样的人,更令人看不起。

连岳说过:不要做试探人性的事情,将人置于无制约的情境下,给他足够诱惑,你一定能够如愿看到人变坏。

把别人的痛苦当成笑话来看,面对别人的痛苦冷嘲热讽,这是弱者的手段。

其实很多时候,弱者并不弱,其实身边的声音太过残忍。

在这个社会,我们不缺弱者,我们不提倡我弱我有理,但是,也不希望弱者成为其他弱者生活的调和剂。

我们也不需要嘲笑别人,落井下石的人,希望这些人,不要把关注点放在弱者身上,而是保持自己清醒的头脑,保持对善恶的敏锐,成为一个精神上强大的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文 » 我站在桥边还没跳的时候,有人对我喊:你倒是快跳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