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抑郁症,一个大家熟悉又陌生的名词。

据世卫组织统计,目前中国的抑郁症患者达5400万人。

对于这个群体来说,他们情绪有时无法自控,失眠、焦虑、莫名的哀伤甚至导致自残、自杀,于他们而言,似乎任何一件小事,都能让自己走向深渊。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带着面具的生活:你不会发现我是个病人

辛拉(化名)的办公桌上,长期放着一个药盒,里面装着15颗舍曲林(抗抑郁药物),这是她一周5天的药量。提醒辛拉吃药的闹钟每天下午4点准时响起,她一天也不敢落下。

这一切都始于今年3月,辛拉在北京安定医院被确诊为重度抑郁。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实际上,辛拉的生活境遇和常人并无两样:月工资上万,双亲有着稳定的收入,身体健康,在老家有车有房。她自己以前一直是父母的骄傲,不敢说优秀,但也算过得去。

“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一定不会发现我有抑郁症”。

为了把这份父母的骄傲延续下去,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无能的人,辛拉选择隐瞒一切,带病工作。

她在心里认为,“社会需要你,才证明你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辛拉的情况不是个例,无数抑郁症患者,却只能生活在面具之下,不敢说出病情,更不敢大声哭出声音。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濒临崩溃的挣扎: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神经病

据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报告:抑郁症的最坏后果是可能导致自杀行为,这是目前15-29岁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许多抑郁症患者都尝试过各种方式的自残,而这些导致崩溃自残的原因往往是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正常人看起来很小的“小事”。

对于背负着抑郁症的年轻人而言,难的不是隐藏情绪工作,而是当病情爆发,抑郁来袭之际,那糟糕透的情绪、无法自拔的消沉,如山崩地裂般,给这些青年的内心沉重一击。

所以,这也被许多人不理解,也让抑郁症患者被误读,以辛拉为代表的抑郁症患者在崩溃边缘喊出: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神经病。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对于抑郁症,你了解多少呢?

什么是抑郁和抑郁症?

通俗来说,抑郁主要指「不开心」的体验。

「不开心」是每个人都有过的经历。在困境中我们可能会感到灰心、失望、无助,这是很自然的反映。

通过自我调节或向朋友倾诉,一般几天内情绪稳定后便没什么问题了,也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当这种「不开心」的情绪和症状持续 2 周以上,挥之不去,而且对我们的工作、生活造成了明显的负面影响,这可能就是抑郁症了。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直面抑郁:这是病,请确诊,请治疗

抑郁症是一个很常见的疾病,可以拿它与感冒一比。同其他常见疾病一样,通过及时的治疗,患者能够找回患病前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若只是轻度的抑郁,你可能不需要抗抑郁药物的协助,通过自我调节,家庭社会支持或者心理治疗可能就能解决你的困扰。

不过,中度以上的抑郁,或者说抑郁持续时间较长,正严重影响你的工作和生活,那么除了自我调整和心理治疗之外,接受抗抑郁药物治疗可能会让你更快地从抑郁中走出来。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有人不喜欢药物治疗,而有人不喜欢心理治疗,这是个人选择。当你情绪低落而又难以做出决定的时候,与亲友或可信任的朋友商量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以怎样帮助患抑郁症的朋友或亲人?

做一个好的听众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这点说来容易做起来难。你可能要重复听同一件事情很多遍。就算你觉得答案是如此的清晰可见,最好还是不要提出劝告意见——除非患者要求。

当然,有时抑郁症是由明显的问题引起的,若是这样,你可以尝试与患者一起找出一些应付办法或解决方案;

陪伴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陪伴是有积极意义的。你可以鼓励他 / 她,陪他 / 她说话,陪着他 / 她一起应对日常生活,或者在某些情况下只是安静的陪着他 / 她;

给他们康复的希望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抑郁症患者往往不相信自己能好转。安慰并鼓励他们病情肯定会好转,可能会有帮助。不过,你可能需要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的安慰才能奏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我不是脆弱,也不是精神病”,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