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

中国医师协会颁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指出:60%的医务人员曾遭受过不同程度的医疗暴力,包括语言暴力和身体上的伤害,这种“负能量”正在蔓延。如何在医疗环境中减少或避免医疗暴力的同时,仍然能在“高压”的状态下,坚持救死扶伤的崇高信念,履行关爱患者的职业精神是当前每一名医务工作者面临的挑战。

北京天坛医院和北京脑血管病防治协会曾邀请CPI危机干预培训的国际专家分享医疗环境中危机干预的理论及实战技术。我们一起来看看。

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

▲5月5日17时20分许,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陈仲伟主任医师在家遇袭被砍成重伤。5月7日,广东省人民医院通报让人沉痛的消息:陈仲伟主任医师因抢救无效,不幸辞世。图为悼念陈仲伟主任医师的人们。

文/记者 白竟楠 摄影/张星海

“有多少人在受到暴力攻击时感到害怕?”近一半的医生举起了手。“有多少人又想愤怒地一巴掌打回去?”还是近一半的人举起了手。

这是美国危机防御研究所(CPI)的讲师朱政在为危机防御培训班的医生上课时的一幕,参加这次培训的医生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有的是大夫,有的是医患办的工作人员,有的是医务处的危机干预者。辽宁省人民医院心脏科的孔大夫说:“很多暴力事件是不可预见的,中国的医生在面对暴力时做到的可能比讲师讲的还要好,虽然我们没有理论支持,但是我们经历过太多的暴力事件了。”

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

▲当患者掐住医生的脖子时,医生可以控制住他的手腕,从两手之间的缝隙中脱离开,并言语相劝。

CPI全称是美国危机预防研究所(Crisis Prevention Institute)。作为全球性的培训机构,CPI培训的一个核心项目就是非暴力危机预防。CPI教导医护人员用安全、有效的技巧来应对患者焦虑、挑衅甚至暴力行为,同时平衡关怀患者、履行和谐医患关系的责任。

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

▲美国危机防御研究所(CPI)讲师朱政

一、40年前的美国医患关系紧张

2015年5月发布的《中国医师职业状况白皮书》显示,从2009年至2014年,医师受到的伤害事件在逐年增多,2009年不足20起,2014年将近150起,并且有73.5%的医生经历过医院暴力事件。医生不仅要看病、开药,还要“习武防身”,这已经是业界甚至外界公开的秘密。

医疗纠纷问题不仅中国有,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也同样存在,正因为如此,才催生了CPI这样的危机防御研究所。资料显示,在美国近60%工作场所的暴力事件发生在医疗相关机构,而这个数据是在美国危机干预40年之后,美国医院肢体暴力事件发生率下降了80%以后的统计结果。美国很多州要求医院必须要有应对暴力事件的相应措施,并从2009年1月1日起,美国的医院评审机构The Joint Commission把应对医院暴力事件写入了相关的评审要求。

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

▲美国危机防御研究所(CPI)总裁丹尼尔

美国的医患关系曾一度紧张,对比现在的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中国人口和医疗资源的配比与现在的美国相比有更多的不平衡,还有更多发展中国家存在的问题。所以,中国的医生在面对医疗暴力事件时也会有更多的“纠结”和无奈。

在场的医生在谈论起他们曾经面对过的暴力冲突时个个都慷慨激昂,当大家兴奋而戏谑地讲完自己“英勇”的故事之后,朱政问他们:“当时你们的心情是怎样的?”愤怒、激动、生气?在场的医生都回答的是伤心。他们伤心的不是被骂和挨打,而是不断地遭到否定,不论是自己的医术还是人品。

CPI已经走遍了全球几十个国家进行医护人员的危机防御培训,今天他们初入中国,或许能为缓解中国的医疗暴力事件尽一份力。

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

▲当危机个人难以控制时,可以采用这种方式将其完全控制。

二、从缓到急的危机干预机制

在互动环节,讲师朱政拿了一个可乐罐,让每个医生说出一个影响患者或家属心情的原因,可能是医药费贵,也可能是出门前与丈夫吵了架,同时在说的时候摇一摇手中的可乐罐,依次传递。当这个可乐罐到最后一个人手中时,他要做的就是打开这个可乐罐,此时会发生怎样的情况?所以,医生有时就像这个最后打开可乐罐的人。

医院是一个关乎生死的地方,到这里来的每个人的心情可能都不会太好,当排队时间过长、医药费太贵、在交流时医生没有抬头看病患或家属等等,都可能会造成病患或家属成为危机个人,他们开始焦虑,甚至最后爆发危机行为,但这是有过程的。而往往在对方产生焦虑时,医生就应该敏锐地感觉到,并加以注意,例如医生可以对等得太久的病人说一句“久等了”,这就可能避免一场危机事件。抖腿、不停地看表、皱眉看着医生等都是警告信号,防患于未然是危机干预的重要一步。

当危机个人开始进入防御阶段,他就会开始用语言挑衅、威胁、拒绝,医生可以给予其发泄的机会——听他说,或者通过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如果对方的危机行为爆发,医生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在无法逃脱的情况下机智应对。

从焦虑、防御到危机行为到最后平复情绪,每个阶段都对应着不同的应对方法,这是一套完整的危机干预机制,最重要的就是自己不能成为诱发危机的因素之一,要先知先觉,防患于未然。

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

▲学员一个扮演病患一个扮演医生,练习如何面对暴力侵害。

三、家属连环招 医生有招应对

能先知先觉出病人或家属的情绪发生变化只是应对危机的开始,当场面真正失控时,医生也要保证自己的身体不受伤害。从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来参加课程的何飞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如果走不了怎么办?“那就开打吧!”这不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医生不能“攻”只能守,“守”也有妙招。

去医院看过病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环境嘈杂,诊室门口充斥着紧张或焦虑的气氛,时不时有人开开诊室的门窥探,即使他知道下一个排号的不是自己。而医生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除了患者和自己一样坐着,随行的家属会将大夫和病人围成一团。大夫应该怎样做?即使再忙碌,也不应该语气恶劣头也不抬地让自己的助手把这些焦虑的家属“轰出去”,此时的家属可能已经是危机个人了,如果将他们的怒火点燃,可能就避免不了一场恶战。所以医生可能一个微笑和抬头的动作就能化解还未发生的危机。或者,医生完全可以走入他们中间站着交谈,以确保自身安全。

如果一个已经失控的危机个人抓住了医生的胳膊怎么办?当然,这要视危机情况而定,情况的紧急程度可以根据危机个人的表情、语气和力度来判断,如果言语相劝已无法让他松手,医生可以将自己的手肘靠近对方的手肘部位,在反力的作用下就可以挣脱。大夫也可以将自己的胳膊转到胸前,这样对方的手就变成了反手,难以施力,自然就会松开。

当危机升级,医生被掐住了脖子,这时候应该怎么办呢?首先不能做的就是也掐住对方的脖子,当对方的力度不大,只是威胁时,医生可以先用自己的双手握住对方的手腕,以控制住对方的双手,而且可以对薄弱环节,也就是对方的指尖进行施压,然后从对方两手中间的空间地带脱离。

有一位女医生,被危机个人拽着自己的“麻花辫”在医院楼道里拖着走了一周,这是发生在美国的一次医患暴力事件,当事人当时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反抗,于是她只做了一件事,保护住自己的头皮。当然,这是一个极端案例,受到威胁的医生如果在事态不太严重的情况下,是可以固定住对方的手腕,然后一根根掰开对方的手指的,此时,指尖是薄弱环节。

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

▲当医生被抓住手腕时,可以靠近患者,收回自己的胳膊,这样对方就会变成反手,自然放开。

四、想要完美病人 先做完美医生

当医生被问到一个问题:患者或家属发生不满时我们应该怎么做?应该如何预防这种不满?有人说要主动沟通、主动询问、多安慰……但是没有一位医生说,自己在出门前应该吃一顿像样的早餐,应该出门前和家人快乐地道别。医生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才能给一天的工作开一个好头。对自己负责就是对病人负责。

朱政问道:“大家心目中完美的病人是怎样的?”耐心的、懂得尊重、有感恩之心、理解医生、理性等等,但是,医生是不可能强迫自己的病人做到这些的,如果换一个角度,自己作为医生,是否又是病人心中的完美医生呢?医生与病人的关系有时就像父母与孩子,如果医生先起到示范作用,病人也会耐心地与医生交流。所以,医生没有办法控制病人,却可以先让自己变得“完美”。

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赵性泉说,在未来的医学人才培养的过程中,将应对突发暴力事件纳入大学的基础课十分必要,从进入大学的第一天开始就应该培养这种应急意识。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骨科大夫何飞说,中国医生对医德的重视程度有待加强,仅仅专业性强是不够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又有多少医生能一字不落地背出?其实这句誓言和我们要做的与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殊途同归:有时去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伤医事件频发,他们给医生培训“反突发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