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学两男生公开恋情。可以不祝福,但请别恶语相向

河北大学两男生公开恋情。可以不祝福,但请别恶语相向

乔志峰

河北大学突然就上了微博热搜,并且达到了“沸”的级别。

河北大学两男生公开恋情。可以不祝福,但请别恶语相向

河北大学两男生公开恋情。可以不祝福,但请别恶语相向

还以为是疫情或其他什么情况,打开一看,其实很简单。网传视频里,地上摆着一片点燃的蜡烛,是大家司空见惯的学生表白的场景。只不过,这次的主角儿,不是一男一女,而是两位男生。手里有花,脸上带笑,然后是幸福相拥。

本来算不得多大的事儿,却掀起了不小的网络“风暴”。不少网友都对当事人表示祝福,认为两人“真的很勇敢”。但也有一些人对此表现出了鄙夷甚至是愤怒。比如,一个大V就恶狠狠地叫起来:“绝不能让这种突破人伦底线的糟事出现在大学校园[怒]】突发!#河北大学#两个男生在校园内公开求婚……这TMD叫什么事?估计这两个男生的父母要跳楼!”

同性恋怎么就突破人伦了?感情和爱情不分性别,只要双方自愿、是自由选择就好,关你什么事,要你跳出来嚷嚷什么“绝不能”?人家的父母为什么要跳楼?不要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更不要以卫道士自居,试图干预别人的生活。

没想到,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同性恋依然有这么多争议,无知无聊的卫道士还这么多。

“同性恋无罪”早已是一种常识,无须赘述。而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大势所趋。查了一下资料,目前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有:阿根廷、澳大利亚、比利时、巴西、加拿大、哥伦比亚、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冰岛、爱尔兰、卢森堡、马耳他、墨西哥、荷兰、新西兰、挪威、葡萄牙、南非、西班牙、瑞典等。截至2020年11月,同性婚姻在全球各大洲都有得到合法化的国家,全球范围内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与地区达到37个。相信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会有更多的国家跟上。

即便是在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中国,情况也在改变。2017年,中山大学一位女生在毕业典礼上身披彩虹旗,面对校长罗俊宣布出柜:“校长您能跟我一起做加油的手势为性少数群体打气吗?”出柜女生在现场得到校长的拥抱和同学鼓励。

可是,尽管同性恋在法律上没有任何问题,也得到越来越多的理解和祝福,但在现实当中,却依然时时可能遭遇歧视和不公正对待。有时他们甚至连做善事的权利也会被剥夺。

媒体曾经报道过一个典型事例:大学生李玉在填写献血健康登记表时遭遇尴尬,她因为诚实而失去了献血的资格,只因为她是一名女同性恋。李玉在网上一份呼吁去除献血条例中歧视性条款的倡议书上签了字。女性同性恋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可能比普通人群还低,她们应当获得与其他人平等的公开献血的权力,为何现行法规不分青红皂白将所有的同性恋者一概摈弃在献血车之外呢?同性恋者的血也是热的,他们献出鲜血也是为了挽救生命。他们只不过是性取向有点特别罢了,其他地方跟普通人并无太大差别。鲜血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都是真真切切从血管里抽出来的,都带着献血者的体温和真情。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同性恋者,愿意献出自己的鲜血,都是值得尊敬的。

第一次“了解”同性恋这个群体的生活,是阅读台湾作家白先勇的小说《孽子》。书中说同性恋者的王国“只有黑夜,没有白天”,这不仅是对许多同性恋者“昼伏夜出”生活的真实写照,更是折射了他们承受社会和世人的不理解之后苦闷压抑的内心世界。很多时候,对同性恋者的傲慢与偏见都源于对这一群体的不了解。

我曾去电视台录过一期关于同性恋和艾滋病话题的辩论节目,几位嘉宾和现场观众就此问题进行了激烈辩论,有一位同性恋者也勇敢地来到现场参与互动。现场某些人对同性恋者流露出的傲慢与偏见,让我感到很惊讶。一位老年观众一直追问那位同性恋者:你这样子怎样跟家人交代?最后,忍无可忍的我代其作出了回答:同性恋又不是罪过,凭什么要“交代”?而一位身份是“情感专家”的女嘉宾,则反复逼问:如果有治疗同性恋的药物,你吃不吃?我又忍不住拍了桌子:同性恋又不是病,吃药干什么!

据了解,中国目前的同性恋者有数千万,这是一个不小的群体。他们也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为什么非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他们呢?我们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以更多的理解和尊重呢?一个尊重个体差异的社会,才是文明的社会。期待有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同性恋者现在的生活状况和内心想法,早日解除对他们不必要的歧视和恐惧。对同性恋者而言,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权益也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中山大学那位女生,以及河北大学这两位男生,能公开站出来争取自己应有的幸福和权益,值得钦佩和祝福;那些送上鼓励和祝福的人,无疑代表着社会的进步和理性,更是值得欣慰。而对于某些不理解的人,我想提醒他们:对同性恋者,你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你可以不祝福,但请别恶语相向。学会尊重别人的选择和权利,才是一个文明人、正常人的应有之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河北大学两男生公开恋情。可以不祝福,但请别恶语相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