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起,虹镇老街启动旧区改造,随着旧改工作加速进行,这片“最后的棚户区”正在逐渐从上海版图中消逝。(楼定和摄资料照片)

东方网记者毛丽君、曹磊12月7日报道:每年7月底到8月初下午4点半左右,阳光会透过不高的檐角,照进狭窄的弄堂,地上的水渍投映着过路人斜斜长长的身形,逆光的剪影披上朦胧的金色,这是楼定和最爱的一幕,为了拍这样一张照片,他可以蹲守一整个下午,而这些身影背后,是他用影像诉说的,关于虹镇老街几十年变迁的故事。

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每年7月底到8月初下午4点半左右,阳光会透过不高的檐角,照进狭窄的弄堂,逆光的剪影披上朦胧的金色,这是楼定和最爱的一幕。(楼定和摄资料照片)

记录:照片定格了变迁

虹镇老街位于上海虹口区,曾是上海中心城区最大的棚户区,以人口密度高、居住条件简陋、环境脏乱差、人员素质总体不高而闻名。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起,虹镇老街启动旧区改造,随着旧改工作加速进行,这片“最后的棚户区”正在逐渐从上海版图中消逝。

再过两天,就是老楼62周岁生日,自从小学六年级和摄影结缘,至今已有四五十个年头。为什么对虹镇老街这么“情有独钟”?老楼说,因为这地方很有名,这是他三十多岁才敢走进去的地方,什么时候开始拍的第一张照片已经记不清了,陆陆续续拍了几十年,真正深入其中,是从2010年开始的。

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老刘你再等一会儿。”2013年10月27日深夜,刘昌仪站在门口,看着自己亲手焊接的楼梯,住在二楼的女儿已经搬走,住了60多年的他在虹镇老街的最后一夜定格在老楼的镜头里,透着淡淡的忧伤。(楼定和摄资料照片)

“之前也拍过一些,但不敢扛着相机光明正大地进去拍,一是弄堂交错,二是环境复杂,怕进得去出不来。”说话的老楼有些不修边幅,头发散乱,背心撕破的地方还露着明显的针脚,稍有些讲究的格子羊毛围巾在颈间系着,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说,八九十年代,他都是偶尔经过的时候拍几张,“你看这张,我骑着单车进去,碰巧有人结婚,就拍了,我还想,如果被人追,骑着车也跑得快一点。”

2010年开始,老楼开始深入地拍摄虹镇老街的点点滴滴。上海话、苏北话、广东话、普通话,为了让这里的居民对他卸下心防,融入其中,老楼说着他们说的话,久而久之,他什么话都会说一点;房子拆了再建、路牌换了几轮、相机从胶片到数码、“朋友”搬走一波又一波,老楼就这样记录这虹镇老街的变迁,100个G,是目前他手头关于虹镇老街影像资料的数字容量,几十年,是虹镇老街闯进老楼镜头的时间。

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2013年12月,406号住户李德兴一家搬家前,在门前合影留念,老楼给他们拍了全家福,而406号的门牌则被当做礼物留给了老楼。(楼定和摄资料照片)

讲述:光影透出人情味

“老刘你再等一会儿。”2013年10月27日深夜,刘昌仪站在门口,看着自己亲手焊接的楼梯,住在二楼的女儿已经搬走,住了60多年的他在虹镇老街的最后一夜定格在老楼的镜头里,透着淡淡的忧伤;

2013年12月,406号住户李德兴一家搬家前,在门前合影留念,老楼给他们拍了全家福,而406号的门牌则被当做礼物留给了老楼;

看着整天扛着相机在眼前“晃”的老楼,82号的魏吉祥主动跟他打起了招呼。“整天走来走去,怎么也不给我们帮张照片?”搬走前,老楼给魏吉祥一家拍了不少用作留念的照片,而在魏家搬走后,老楼又来了几次,留下了拆迁前房子最后的模样。

…………

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2013年12月,406号住户李德兴一家搬家前,在门前合影留念,老楼给他们拍了全家福。(楼定和摄资料照片)

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今年70岁的李阿姨从6岁开始就住在虹镇老街,对周边的邻居了若指掌,她和老楼相熟,一袋刚从菜市场拎回家的小米椒都能聊上一盏茶的时间。

几乎每一张照片,老楼都能讲出一个故事,故事里的人十分鲜活,你甚至能从定格的照片中看到他们对话时的神色。老楼说,他花了6年的时间才完全摸清虹镇老街迷宫般的小弄堂,或许正是他走过的每一步路,问候过的每一个人,让他的照片透出了浓浓的人情味。

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在老街的某一个出口,满头白发的孙奶奶正在一家面食店过街的弄堂口坐着吃东西,看见老楼热情地打着招呼。

亲历:未完待续的故事

“你又来啦,再不拍就来不及喽。”当老楼再次扛着相机走进虹镇老街,这里的居民就像看见老朋友一样,跟他打着招呼,有闲话家常的,有提着各种要求让他帮忙拍照留念的,而老楼总是兴致勃勃地满足着他们的各种要求。

今年70岁的李阿姨从6岁开始就住在虹镇老街,对周边的邻居了若指掌,她和老楼相熟,随便一点事情都能聊上一盏茶的时间。“这回真的要拆了,再晚你想拍都拍不到了。”

老周也是老相识,老楼扛着相机来的这天,正好赶上家里亲戚聚餐,见到老楼便一把“抓”着他,趁着人齐,让他帮忙多拍几张照片。“拍好了,拍好了,以后这里就没有了。”

在老街的某一个出口,满头白发的孙奶奶正在一家面食店过街的弄堂口坐着吃东西,看见老楼热情地打着招呼,恨不得将碗里的面汤分他一勺。“不要拍我,不要拍我。”孙奶奶笑着,铺满岁月痕迹的脸却比洒落的阳光还要灿烂。

拣菜的、晒太阳的、聊天的、洗衣服的、嗑瓜子的……老楼进了一趟老街,又装了满满一相机的故事出来。

记者手记:

不论是衣着还是家里的摆设,老楼并不是一个很讲究的人,然而在他的每一张照片上,你都可以清楚地读到关于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几十年,他就这样讲究地记录着。

时间会偷走很多人的记忆,不管虹镇老街当年、现在、以后是什么模样,它就在那里,承载着无数人的青春。逝去的时光,没来得及问候的别离,再也无法聚到一起的风景,这些都偶然却又必然地定格在了老楼的镜头里,甚至不必亲见,你同样可以读懂他用心说的每一个故事。

如今,这个关于虹镇老街的故事,还在老楼的相机里继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逝去的虹镇老街 摄影师30年跟拍留住上海记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