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不会告诉儿子,自己送过外卖!这本写快递小哥的蓝皮书看哭大多数人?

我永远不会告诉儿子,自己送过外卖!这本写快递小哥的蓝皮书看哭大多数人?

  图片来源:社科文献出版社供图

  【新民晚报·新民网】前段时间,一条加班快递小哥深夜在路灯下给女儿跳舞的短视频温暖众人。但在这则视频的背后,人们不免心酸,这些如“齿轮”一般高速运转,每天风风火火穿行在城市间“快递小哥”们是怎样的一个群体?他们的人生又是怎样的?今天下午,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第四部《青年蓝皮书》,蓝皮书聚焦当代城市快递从业人员,描绘出一幅“快递小哥”群体的众生相。

  目前,我国快递小哥总规模已突破300万人,2016-2018年近三年间,快递小哥人数增长迅速,增幅达到50%。蓝皮书调查发现,我国快递小哥平均年龄为27.62岁,57.27%的快递小哥已处于已婚状态,55.67%的快递小哥已育至少一个孩子,可见,打拼的快递小哥不仅是个体化群像,而且是家庭化群象,个体的背后是一个需要奋斗支撑的家庭。

  尽管需要养活一整个家,但快递小哥的收入却并不如意,他们月均工资在6000元左右,月收入超过万元的占比仅为3.09%。快递小哥享有法定福利“五险一金”的比例分别为:养老保险36.17%、医疗保险40.48%、失业保险29.37%、工伤保险36.88%、生育保险24.65%和住房公积金17.14%。而大部分的快递小哥签的是计件制合同,没有五险一金加重了他们的生活负担。在调查中,有快递小哥说,“在外面最怕的就是生病了。所以我们要是觉得自己有些不舒服,就会马上自己先吃些感冒药预防。在外面是真的病不起。要是你病了,去医院看病就要花好多钱,而且还会耽误好几天工作”。

  不同于大部分职业,快递小哥的职业稳定性不高,从业时间短且工作更换频繁。74.29%的快递小哥累计在快递行业的工作时间不超过3年,累计从业时间的峰值组出现在1年左右。被问及未来是否会辞掉这份工作,仅有28.31%的人认为会一直干下去。在蓝皮书的访问中,有一位快递小哥说,“我永远也不会告诉我儿子,他的爸爸送过外卖......”

  为什么“快递小哥”的职业留不住人?蓝皮书发现,快递小哥普遍工作时间长、压力大。根据调查,快递小哥实际每月工作的平均天数为27天,且月工作天数超过26天的快递小哥占比85.11%,而普通上班族一个月的工作日约为20-23天。日均工作时间方面,快递小哥实际每天工作的平均小时数为10.9个小时,约比普通的8小时工作时间多3个小时。且占7.45%的快递小哥早上4点之前就处于工作状态。

  据统计,有近六成快递小哥表示会把宝贵的业余时间用来“睡觉”,而去看书、聚会的占比不足10%。在调查中,有快递小哥吐槽,“我们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玩手机,因为一天工作下来就已经很累了。一般吃完饭给家人打一个电话我就睡了,要不然第二天根本起不来。”还有的快递小哥“每天晚上下班累到看着手机一会就睡着了”。

  不仅工作时间长,压力大也是让快递小哥们头疼的事。蓝皮书发现,职业歧视与恶意投诉是快递小哥的核心痛点。38.24%的快递小哥表示“在过去一年中遭受过职业方面的歧视”,在快递小哥遭受的社会歧视中排名第一;同时,有42.43%的快递小哥认为工作的难点是“用户不理解,投诉压力大”,在所有工作难点中排名第一。81.33%的快递小哥表示自己曾遭遇过“客户态度不好”的情况,71.33%的快递小哥表示自己曾遭遇过“被客户投诉”的情况。受过职业歧视的快递小哥中认为“当今社会不公平”比例达34.46%,远高于未遭受过职业歧视快递小哥25.55%的水平。

  调查中就有快递小哥抱怨,将自己曾遭受的职业歧视向社会层面归因:“快递员就是你手脚的延伸,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手脚都要歧视,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

  普遍受教育程度低也是让快递小哥们陷入尴尬境地的一个原因。蓝皮书发现,83.33%的快递小哥来自乡镇,受教育程度为高中(中专)及以下的快递小哥占比为81.02%。因此,快递小哥在公司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在他们遇到纠纷时,往往会为了保住工作,而选择“私了”,自行协商赔付以应对复杂纠纷。调查显示,59.87%的快递小哥表示遭遇过“自行赔付非本人原因造成的损失”,有57.44%的快递小哥表示遇到过“因揽送环节存在漏洞被某些客户钻空子”情况。

  蓝皮书将“快递小哥”形象地比喻为城市的“蜂鸟”。这种鸟通过快速拍打翅膀得以“悬浮”停在空中,是唯一能悬停飞行的鸟类。他们“悬浮”在城市上空,并没有真正落脚在城市,这种“悬浮”一方面表现在虽然他们的家乡在农村和小城镇,但他们没有种过地,在土地关系和血脉联系上远离故土,不像自己的父辈,他们不可能再回到农村去。在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制度障碍下,他们在大城市里也很难立足。因此他们是“悬浮”于城市和农村之间的。

  另一方面,在工作经历和生活体验上,他们也“悬浮”于既有制度设计之外。体制内的各种保障,由于身份户籍所限,他们不能满足条件;制度外对低收入群体的各项福利照顾,由于其收入高于政策标准,他们也无法享受,他们是制度政策的夹心层。高强度的工作,频繁的跳槽,超时的压力,快递小哥用力拍打着自己的翅膀,游走在城市空间,努力向上流动。(新民晚报驻京记者 潘子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我永远不会告诉儿子,自己送过外卖!这本写快递小哥的蓝皮书看哭大多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