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邮电大学硕士自焚死亡:没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

1月5日下午,南京邮电大学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2019年12月26日凌晨,该校材料学院2017级一硕士研究生意外身亡。

学校目前已经成立专门工作组,配合做好事件调查以及家属安抚工作。同时表示:针对调查过程中反应出的该研究生导师张某的相关问题,南京邮电大学已经与2020年1月1日,根据学校相关管理规定,取消了张某的研究生导师资格。

南京邮电大学硕士自焚死亡:没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

情况通报

据熟悉死者的同学透露,身亡的研究生为蒋某,死者于凌晨三点左右在实验室自焚。而自焚的原因疑似与其导师张某有关。

该网友表示张某长期对死者谩骂压榨,加上人格侮辱,在她面前学生没有一丝尊严。蒋某自焚前一天,其导师张某不让他看六级,不给他改文章,同时还逼迫他签署延期毕业承诺书,甚至还要求他赔偿3200元氮气实验费用。

张某还让学生帮她自己“打黑工”,最终导致该生不堪重负,选择自焚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该生在张某名下读研究生三年,就抑郁了三年。而研究生延期毕业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南京邮电大学硕士自焚死亡:没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

张某

对于这样的消息,我们在为去世的学生感到悲哀之时,我想说几点我自己的看法,希望引起大家的反思:

导师即传道、授业、解惑

首先,作为一个导师,传道、授业、解惑!什么时候,又是谁赋予导师决定学生命运,甚至性命的权力了?就算被赋予,也是学校、社会对他的极大的信任,为什么手里的这点权力也会被导师玩坏呢?

大学老师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用自己渊博的学识、高尚的品德应为国为民培养了大批优秀的硕士生和博士生。

南京邮电大学硕士自焚死亡:没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

传道、授业、解惑

可事实就是总有那么一些少数人,位高权重而精力不用在本职上,学识不用在教育上,品德沦为线下流外,热衷于利用党和人民给予的权力地位,搞潜规则。把本职教育当副业,把莘莘学子圈为仆人家奴,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搞出人命。

不得不说,现在的高校其实已经不是以前专门搞研究、做学问的净土。很多时候却是充斥了商业的元素在里面。这就急需要有一种制度来约束这种行为。制度!制度!制度!

制度就是约束人为主观因素最好的戒尺

其次这样的事例已经不是个案,我们的各大高校有没有在这些英灵走后,思考过一个问题:学校的导师有没有被限制的制度来约束他们的行为?至少不能让他为所欲为?不能搞一言堂。学生的成绩如果由一个导师说了算,那就会受控于导师。

南京邮电大学硕士自焚死亡:没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

制度

研究生导师的权力什么时候起竟然能超越学校?这是不合理的。所以,学校的制度在此方面肯定有缺失,它让导师明目张胆地敢于作乱于学生,至少学校的制度不是好制度,没有约束力。制度!制度!制度!

在一个严格的制度下,每个导师都做份内的事,在一种严进宽出的氛围中,让导师自觉形成遵守制度的习惯,长期以往,导师自然不会有越轨行为,把自己本分的职业道德架在严格的制度规定范围内。这就是所谓的自律!没有边界的自律只能是自由散漫,无视规则的乱弹琴。

南京邮电大学硕士自焚死亡:没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

导师

学生应该利用自己的高智商,更应该培养自己的高情商

最后,有个成语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谓“金石为开”,形容真挚的感情足以打动人心,也比喻意志坚强能克服一切困难。

而研究生,作为一个高智商,在高等学府里,从事学业的研究,“研究”这两个字已经赋予你重任,首先应该具备的就是有坚强的意志能克服一切困难,才能配得上这个“研”字。怎么学问还没研究出来,身体就先陨落。

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能通过极端的手段来逃脱,躲避。千万别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玉石俱焚在当今社会并不是明智的做法。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广开言路的社会,我们要学会合理地申诉,要懂得利用学校或者教育部的相关规定保护自己的权益。遇到刁难、压迫,我们可以反馈,而不是采取如此冲动的行为。

南京邮电大学硕士自焚死亡:没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

金石为开

作为一个已经成年的大学生、研究生和甚至博士,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难道除了自焚、自杀就再没有更有效的出路了吗?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有研究生、博士生冲破导师的障碍,捍卫自己的尊严这样的报道见诸于报端?

这个问题又在提醒我们一个什么现象?是不是现在的孩子太脆弱了?没有经受一点挫折,然后就那么急于屈服。所以,学生的挫折教育还是应该作为一门必修课来拓展。

一切教育的目的,都是为人服务,为社会服务,一切为师者的责任,就是成人达己,然后是达己成人。如果总是想到先达己,后成人,昨天的悲剧,未来不可避免。

我是初心微视界,用小小的视界,看大大的世界,和你一起读读书,品品书,看看世间平常事,听听来自天籁的声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南京邮电大学硕士自焚死亡:没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