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仿妆”?这个“玩笑”不好笑!| 思客数理话

近日,某网红博主在微博晒出自己模仿劳荣枝妆容的自拍照,还自称“开玩笑”“没有蹭热度的意思”。

“劳荣枝仿妆”?这个“玩笑”不好笑!| 思客数理话

该微博一经发布就引起了网民的不满。该博主将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的劳荣枝作为仿妆的模仿对象,显然不妥。

“劳荣枝仿妆”?这个“玩笑”不好笑!| 思客数理话

该微博虽已被删除,但网民的讨论仍在继续。网民惊讶于“这种热度也蹭”“杀人嫌犯也有人模仿”,对这种不辨是非、往受害家庭伤口撒盐的仿妆表示愤怒,也认为要警惕将犯罪娱乐化的行为。

“劳荣枝仿妆”?这个“玩笑”不好笑!| 思客数理话

图片来源:微博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发展,一些博主通过出神入化的仿妆技巧吸引了不少粉丝,这本没有错。但个别博主“另辟蹊径”,走上“黑红也是红”的道路,“秀”出了诸如“新冠仿妆”“家暴妆”“‘窃格瓦拉’仿妆”“监狱装”“劳荣枝仿妆”等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的妆容,甚至认为这样的妆容“很酷”“很美”。

“劳荣枝仿妆”?这个“玩笑”不好笑!| 思客数理话

图片来源:中国妇女报微博

不!这些踩在受害者伤口上的妆容,不仅不酷、不美,还很丑很低级。“娱乐至死”模糊了有趣和是非的边界,侵蚀了我们的价值之锚,消解的是对他人的同理心、对生命的尊重和对法律的敬畏。

“劳荣枝仿妆”?这个“玩笑”不好笑!| 思客数理话

消遣无法掩盖苦难,娱乐不应泯灭我们的良知。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写道,“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替代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这也是我们仍需要思考的话题。

正如新华网此前评论的那样,“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拿来娱乐消费,不是什么玩笑都能乱开而没有后果。用戏谑的态度,对待极其恶劣严肃的事情,只会给受害者造成更深的伤害,也会降低违法犯罪者的畏惧心。”

犯罪娱乐化当休矣!

联合出品:新华网思客 新华网5G富媒体实验室

策划:刘娟

监制:李晓云 汤辉

作者:解轶鹏 黄洁心

设计:赵薇

编辑:宋敏榕

校对:王鑫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劳荣枝仿妆”?这个“玩笑”不好笑!| 思客数理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