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剑王朝# 盛宴已尾声,而酒保还滞留在李现丁宁李一桐长孙浅雪的凤鸣酒馆里看那一墙荷花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是的,酒保的追剧速度有点慢,甚至,“追”这个字,就不该用在酒保和看剧的关联上。当大多追剧者们已在热议李现一夜白头的风采时,酒保依旧徘徊在凤鸣之初,丁宁长孙浅雪的小酒馆里,就着一壶酸酒,看酒馆后院那一墙的荷花……

确实,先睹为快。

但酒保固执的认为,一路急追的风驰电掣,虽能先期抵达目标,终究难免忽略沿路的一些细节之景。恰似,路边快餐自然无须顾及吃相,狼吞虎咽也好风卷残云也罢,填饱肚皮即可,真正的美食还是不急不徐细嚼慢咽为佳。

嗯,面对任何一部值得一追到底的剧,若是一路走马观花,自然可以不掉队,大家聊到哪里俺也能跟进几句,但是,这和“上车睡觉,下车尿尿,景点拍照”的传统跟团游有啥区别?旅游的意义又在哪里?

所以,还是慢一点好。

不慢,如何能品味出这一株桂花的香甜?

不慢,又如何打消一丝疑虑:丁宁为何会用梁惊梦的独家绝学九死蚕神功?

不慢,又怎能明晰这一墙花花叶叶所关乎的情?

慢,才能欣赏到红花光环之外的绿叶之必不可少,比如,少了两层楼和锦林唐的烘托,剑王朝再精彩,也难免是缺少根基的空中楼阁。

红花尚须绿叶扶,一花一叶皆有情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剑王朝第3集正是始于丁宁长孙浅雪作为身份掩护的蘅国凤鸣小酒馆后院这面墙上的花花叶叶。

所谓一花一叶总关情——此情即是人情之情,也是情报之情,换个词,也许更便于看官们理解:“信息”。

面对监天司司首夜策冷的试探,长孙浅雪装作无奈撂出“底牌”:“这些花花叶叶隐藏的信息是酿酒配方,直接写成文字版会被南来北往的酒友客人们笑话:开酒馆的居然背诵不了酿酒必背课文,一个字,糗。丢的不是某一家小酒馆的脸,而是整个凤鸣酒馆业的脸。”以此蒙混过关。实则上,大家都知道,酒馆这面墙上的花儿叶儿另有深意。

与方侯一战之后,夜策冷再试似乎无意中出现的丁宁,探出丁宁果是阳亢难返体质。

丁宁终于觉得自己和长孙浅雪在夜策冷的测试中交上合格答卷,可以安全过渡到下一项目阶段了……

然而,夜策冷真的会就此放松对丁宁和长孙浅雪的戒心吗?

方侯剑晤夜策冷,揭开蘅王朝管理层内部矛盾冰山一角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聊句题外:感觉方侯剑晤夜策冷的这条夜市长街,有点古龙江湖小镇那种古朴清泠的意味,冷月映照下,最宜举杯助兴。

夜策冷可能已然料到是夜会有一场无关性命的凶险,所以,从丁宁长孙浅雪酒馆出来后,就支走助理白供奉,以免在下属面前出丑。

蘅十一侯之首方侯夤夜来找监天司司首夜策冷的麻烦,或者真的乃是因即将入赘方侯府的慕容城,被夜策冷一剑料理。

身为蘅国十一侯之首,准女婿被超度,方侯若无半点不满表示,铁定在街谈巷议中很失面子,这场子怎么也得找回来,不奇怪。

不过,正如方侯自己所言,夜策冷是蘅国唯一的女司首。好歹也是与方侯同殿为臣的庙堂场面级人物,公然(当时天色虽晚,行人稀少,但当街直接动手,一夜之后必上热搜)以女婿被杀的理由撕破脸皮拔剑相向,锋芒所指稍嫌直接,不该是方侯这种地位的人首选行为方式。

方侯说是让夜策冷接他一剑,这一剑从地上打到屋顶,再从屋顶打到天上,又回到地平面,哪里是我们普通人所理解的一剑,简直可与金庸笑傲江湖独孤九剑的长度单位比肩了(据风清扬吹嘘:独孤九剑一式有三百六十种变化)。

一剑之后,夜策冷受伤,但方侯赢得应该不像表面那么轻松。酒保个人浅见:仅是想赚回颜面给夜策冷一个教训的话,方侯支付的这个价码在这个节骨眼上有点高了,如何高法,容后细析。

受伤后的夜策冷故作强大,直到回到自己的单人宿舍,才卸下高冷面具,喷出一口老血……就算方侯是七境上,能斩杀七境赵斩的夜策冷至少也是七境中,没理由七境中的夜策冷只接七境上的方侯一剑就伤重吐血,除非,夜策冷斩杀赵斩另有隐情……

从方侯夤夜剑晤夜策冷可知:大蘅王朝管理层内部并非铁板一块。

两层楼和锦林唐的矛盾冲突,看似乱自基层,实则是剑王朝盛宴推向高潮必不可少的铺垫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丁宁通过骊陵君这枚中间棋子钓的第二枚棋子,两层楼楼主王太虚上钩了。

王太虚这枚棋子的出现,让剑王朝从单纯掰手腕角力的热闹戏份,向大蘅朝野势力纠葛的纵深发展——独孤侯被刺身亡,以独孤侯为靠山的凤鸣江湖主势力两层楼底盘不稳。锦林唐趁虚而入,结果首战不利,折了五十三人,其中六个修行者——说实话,听王太虚说出这台词,酒保脑海里浮现的不是血腥场面,而是射雕英雄传里江南七怪自述曾与淮阳帮失和,干掉一百多淮阳帮众的戏说画面,感觉就是酒桌上口沫横飞的牛皮……

两层楼代价也不小,帮众损失没有明说,但老大王太虚都虚成这样,基本不难想象两层楼遭受的反作用力。

丁宁的分析很有道理:凤鸣有能力抗衡两层楼的势力不少,但敢于不顾虑蘅王和厉相想法的不多,因此,锦林唐背后的支持者很可能来自凤鸣之外……

双方谈妥合作条件:丁宁做两层楼的军师或者小伙伴,王太虚帮丁宁拿一个入学岷山剑宗预科班的资质。而丁宁也明白了长孙浅雪刺杀独孤侯的苦心……

然而,就算有丁宁助力,在失去官方靠山后,王太虚真的认为两层楼还有续航能耐抗衡锦林唐背后的势力吗?

两层楼和锦林唐这些蘅王朝官方体制外的基层组织之间,不惜拼死拼活争抢的蛋糕,其实真的只是辛苦钱,大头都是为他人嫁衣。若是两层楼和锦林唐们撇开幕后,相互携手,还有剑王朝管理层什么事?

凤鸣水深,修行者也难超然物外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两层楼和锦林唐已势同水火,必然你死我活,没有任何一方会想到合作共赢的可能,就算想到了,哪一方甘心先向对方低头服软?——在两层楼,庙堂靠山已失,若不能守住既有地盘,锦林唐一旦得势,加上锦林唐背后靠山的推波助澜,未来的日子比丧家之犬强不了多少。

在锦林唐,若是连失去官方靠山的两层楼也拆不动,在其背后主子眼中自然失去利用价值,何颜再染指凤鸣市井地盘?

一朝天子一朝臣,果然,想拆掉两层楼清零独孤侯影响力的,是独孤侯的继任梁联。而梁联的身后则是蘅王后。

面对这样的黑手,就算有修行宗派白羊洞支持,两层楼在凤鸣的既得利益也未必能长远。

何况,蘅王后也因白羊洞不交灵脉而看不顺眼白羊洞,有意取消白羊洞独立编制,由青藤剑院接管……

不过,凤鸣水深,所以蘅王后传话告诫梁联锦林唐:强拆方式不可行,需要婉约一点……

于是,一场更大的风波正在悄然酝酿,两层楼能在梁联的间接打压下,在凤鸣支撑多久?

以方侯为首的另十侯,会听任梁联全盘接手独孤侯地盘而不加干涉或阻挠吗?

也许,方侯夤夜敲打奉旨回凤鸣办案的夜策冷,就是有意识给梁联背后的势力一个警告:他人瓦上霜咱管不着,但你们别借扫门前雪的机会染指方某的奶酪,否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剑王朝完美收官,早期两层楼和锦林唐们的绿叶烘托功不可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