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因染发球员过多被判负,大学是衙门

女足因染发球员过多被判负,大学是衙门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 留头不留发 」

福建省大学生联赛中出现了滑稽的一幕。高水平组比赛中,福州大学一名女足队员因“头发不够黑”被裁判组勒令出场,最终,福州大学队因场上人数不足7人被判负给集美大学队。赛前,福大、集美两队为凑齐7名黑头发队员大伤脑筋,最后脑筋急转弯,向理发店买来染发膏应急,解决队员头发不够黑的问题。

这一幕之所以在球场上发生是因为福建省教育厅对球员仪容仪表有统一规定,不得烫发、染发和纹身。头发不够黑不能参加比赛,这种规定既滑稽又粗暴,像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现代版。这种规定的合理性不需要讨论,思维稍微正常点,就知道根本是扯淡。如果非得说头发颜色和竞技水平、仪容仪表之间有关系,也仅仅是有个头发的关系,就是说有个毛关系。

这些年,大学向高水平运动员开放,招收高水平运动员,组织大学生联赛,这些事情本来是好事,体教结合,将体育纳入高等教育范畴,将高水平的比赛纳入大学文化的范畴,说明高等教育在进化,在现代化,但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这种事表明,大学仍然没有脱离行政化的逻辑。好事变坏事,往往就差一纸行政规定。

这些年,大学好像很市场化,相当繁荣,大学扩建,人数扩招。在一些统计口径中,像山东这样的省份高等教育的入学率达到了40%以上,早就符合国际上对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标准。但实际上,不论是大学的扩建,还是大学的扩展,本质上并非市场化而是行政化的结果。不论从宏观还是微观层面,大学的行政化都在加强。

最近大学里发生的奇葩新闻很多,比如哈工大的博士生举报宿管员感恩节给学生发巧克力,又比如北京大学中文系输球自嘲被逼删帖,这些事情孤立起来看,都显得有些无厘头。但是如果仔细考察一下大学关于“洋节”“校风”这类问题的规定,从教育部门到大学执行部门,从宏观到微观,都会发现行政管理的草蛇灰线。

大学教育大众化加以大学管理的行政化,必然会出现举报的博士、删帖的辅导员,就像在福建大学生联赛中,集美大学队举报福州大学队场上队员头发不够黑一样,很滑稽,但是注定会发生,因为设置的就是滑稽的游戏规则。大学不是象牙塔而是像衙门。大学教育大众化,大学管理行政化,这一套组合值得人们深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女足因染发球员过多被判负,大学是衙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