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藏在韩国“N号房”的会员们算犯罪吗?主犯赵主彬获刑40年因何判定?

独家 | 藏在韩国“N号房”的会员们算犯罪吗?主犯赵主彬获刑40年因何判定?

赵主彬。

本报首尔讯 据韩媒报道,当地时间26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博士房”案件主犯赵主彬进行一审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40年。同时裁定公开他的个人信息10年,判他获释后10年内不得在儿童相关行业就业。

从2018年开始,韩国多名犯罪者通过服装模特兼职等为诱饵吸引年轻女性,哄骗她们上传裸体照或不雅视频。然后以此为由进行威胁,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上的聊天室内共享,供付费会员观看或下载。

为了躲避搜查,犯罪者提前建好多个聊天群,不断新建、解散聊天群,并分别命名为“1号房”、“2号房”等,因此被统称为“N号房”。其中代号“博士”的赵主彬运营的“博士房”最为猖獗。韩媒此前曝光此系列网络性犯罪事件,统称“N号房”案。

令人震惊的是,目前调查出的、涉嫌博士房性犯罪的公职人员数多达149名,这其中,军人、军务员最多,有128人;教师8人;警察和地方自治团体公务员各4人;消防人员2人;国立大学医院职员、保护观察职、国营企业职员各1人。这个数字给了韩国国民极大的冲击,因此产生了“要求公开全部会员信息”的抗议,但因为个人信息保护问题,产生了激烈的争论。

此外,目前参与“博士房”犯罪的成员(包括主导性剥削和协助者、影像制作者、视频发布者和视频持有者等)多达6万余名,一般等级的会员数多达26万余名,这之中甚至包括国外用户。根据韩国现行的相关法律规定,购买、持有或观看儿童色情图片或视频者将面临至少1年监禁,非商业目的传播儿童色情影像者面临至少3年监禁,但这远远无法平息韩国国民的愤怒。因此,警察们正在对是否公开身份信息讨论。由于有“‘N号房’的使用者因为担心个人情报被公布而投汉江自杀”的案例,所以最近“即使是犯罪者也应该有人权”的呼声也很高。

那么有公开他们个人信息的可能么?根据韩国《刑法》,被判处死刑、无期、或者4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团体或组织,其加入者都要接受相应的处罚,“博士房”案件虽然属于此范畴,但由于韩国对性犯罪者个人信息的法律还不完善,所以,在没有相关特例出现前,“博士房”会员信息被公开的可能性不大。

焦点

为何判处40年有期徒刑

赵主彬获40年有期徒刑一事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根据韩国的刑法规定,有期徒刑的上限为30年。但也有特殊情况,如果犯罪情节非常严重,可能增加到50年。韩国目前最长的有期徒刑是45年,虽然不是无期徒刑,但对于韩国来说是相当严厉的刑罚了。

那么40年有期徒刑是根据什么来判定的呢?因为其所触犯的淫乱物品散布罪、强奸罪、强制猥亵罪、诈骗罪、对儿童的淫乱媒介罪等。

1.强制性压榨,骚扰并威胁他人

赵主彬引诱受害者,获取受害者们的个人信息或找到受害者们一些把柄后便胁迫她们拍摄性视频。而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受害者不只是成年女性,未成年小学女生也成为了赵主彬性压榨的对象。赵主彬和“博士房”会员们,会一起对受害者进行各式各样性虐待和严重的语言人格侮辱。当一些小学生提出不想再做这样的事情时,就会受到“会把迄今为止你拍摄的所有视频发给你父母”的威胁。

今年4月,一篇“请求公开赵主彬‘博士房’有教唆杀人阴谋的会员的身份信息”的请愿震惊了韩国国民。发帖人称,自己原本是一名中学教师,从2012年开始,不断受到自己班的学生和赵主彬的杀人威胁。原来,这名学生性格有些孤僻,所以经常找发帖人聊天,渐渐地对发帖人产生了超越师生的感情,并且非常执着,在发帖人向学校反映后,这名学生被退学,但突然有一天,整个教学楼都挂出了发帖人的照片,上面用红笔画着叉,发帖人的房门还被喷上了“Iwillkillyou”的字样,报警后,这位学生被判了刑。这期间,发帖人结了婚并有了孩子,但有一天,她已经更换的邮箱再次收到了辱骂她的电子邮件,手机里也整天收到骚扰信息,甚至赵主彬还威胁发帖人“孩子的胳膊和腿可以很轻松切下来”。

2.诱导未成年人性犯罪,现实影响恶劣

“博士房”里并不仅仅有在线性榨取,他们还把性奴隶拉到了线下。去年夏天,一名暗访记者潜入了“博士房”的一个聊天室当中,视频中一个看似初中学生的女孩被困在疑似饭店场所的房间里,这间房里有好几名成人对女孩实施了强奸,而这所有的过程都通过实时共享上传到了网站上。此外,操控者还诱导未成年人性行为,并曾导致“模仿博士房视频强奸自己姐姐”“侵犯男童”“拍摄自己母亲的裸体”等案件源源不断发生,给社会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3.藏匿收益,毒品买卖等

加重赵主彬刑罚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其参与了毒品的流通和买卖,虽然他本人并没有注射毒品,但是通过“博士房”和虚拟账号贩卖毒品。通过警方调查,他的个人账户上通过53次的交易获得了1亿8千韩元的收益。

4.组织犯罪团体

赵主彬被警方控诉为“犯罪组织”团体的组织人,因此加重了有期徒刑的时长。

链接

外网诸多类似视频网站依然存在

不得不说,赵主彬的“博士房”事件给韩国社会带来了冲击,韩国国民们质疑国家是否能真正保护国民的隐私和女性的权利。相对于一般国民的愤怒,韩国妈妈们的心痛更是难以言表,因为博士房里大部分受到性虐待的受害者都是未成年人。

而且,“博士房”事件并不是单纯的个案,在外网,数以千计的类似视频网站依然存在。一个网名为“godgot”的人曾在社区论坛中放出了一个链接,里面是一千多个未成年人性虐待视频,虽然警方很快删除了帖子,但是并没有找到发帖人的相关信息,而在那片文章的留言板,有着近百条不堪入目的淫秽留言。

一位韩国女性在接受随机采访时说道:“我们都不会知道自己身边的丈夫、恋人、爸爸、疼爱的儿子、可靠的哥哥、受人尊敬的老师,什么时候会变成旁观者,对他们来说,女性是什么样的存在呢?我既是养育刚满200天的孩子的母亲,又是年近30岁的女性,我对于这样的世界存在感到十分恐惧,对那些女性们糟糕的生活感到心痛……就像这些女性受害者的脸庞、个人资料都一一被揭露一样,请将所有的加害者们都登记为性犯罪者,就像在视频中女性身上刻上‘奴隶’字样一样。”

特约通讯员冀雨欣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独家 | 藏在韩国“N号房”的会员们算犯罪吗?主犯赵主彬获刑40年因何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