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林则徐是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是中华民族抵御外侮战斗中的伟大的民族英雄,值得中华儿女敬仰和膜拜。

林则徐的家风非常好,诗礼传家。

林则徐就是受这良好家风的熏陶,刻苦攻读,磨砺以须,最终成为了国家的栋梁。

林则徐当家后,秉承家风,对自己的家人子女教育也非常严厉和严格,一丝不拘,不敢稍有疏怠之心。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老覃之前写过《民族英雄林则徐后代人才辈出,其五代孙参与一壮举,称足告慰先祖》一文,重点讲述了林则徐第五代孙凌青(原名林墨卿)参与完成了1997年收回香港的“中英联合声明”的法律手续,当然,也历数了林则徐其他子孙的不同成就。包括与凌青生活在同一时代的林则徐的侄孙林遵。林遵早年以骄人的成绩考入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后来又到德国深造,学习了海军潜艇技术,回国后在国民党海军担任要职。在解放战争时期,担任国民党海军海防第2舰队司令的他举行起义,配合解放军渡江,后来被授予少将军衔,担任国防委员会委员、东海舰队副司令等职务。

不得不说,林氏子孙在林家家风的熏陶下,成龙成凤者很多。据粗略统计,现在林则徐的后裔已有三四百人,人才济济,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有出色的人才和出色表现。

不过,话说回来,林遵在1949年4月起义之初,他只是用历史眼光和战略眼光来看待国民党的败亡和全中国解放不可逆转的大势的,对于他自己,他还是自我感觉良好,自视极高。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尤其是他听说中国人民解放军要成立海军,就迅速对号入座,认定这个海军司令的位置非自己莫属。

可也别怪林遵狂妄。

不说在1949年4月,就说在1950年3月,大家都知道,当时,毛主席已经点将由“全军第一个科班出身的学军事的军事家”萧劲光担任人民海军司令员,但是,萧劲光在山东威海要过海到刘公岛进行设防考察,还不得不向当地渔民租了一条小船出海。

老覃在这里再补充一句,萧劲光不但水性不好,不会游泳,还晕船,平日很少坐船。那次租渔船出海,毫无例外地晕船了。渔民看见随行人员在照顾这位晕船的客人时,都称呼他为“司令”,暗暗纳罕,忍不住问,这是哪家的司令呢?听说是新中国海军的司令员,他一个劲摇手说:“别逗了,海军司令租坐我的渔船,谁信?”

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心酸。

话说回来,百万雄师过大江,这一百万雄师中,三野是绝对的主力。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我军在渡江战役中分成东、中、西3个突击集团,采取宽正面、有重点的多路突击的战法实施渡江作战,其中的东突击集团由三野8个军35万人组成,在粟裕、张震指挥下,在扬中至靖江段渡江;中突击集团同样由三野组成,共有7个军30万人的兵力,在谭震林指挥下,于安徽裕溪口至枞阳镇段渡江;西突击集团由二野9个军35万人组成,在刘伯承指挥下,于枞阳镇至望江段渡江。

四野的两个军12万人为先遣兵团提前攻取信阳,牵制白崇禧集团,配合二野渡江。

这百万雄师过大江,声势浩大,动天震地。

识时务者为俊杰。

身为国民党海军海防第2舰队司令的林遵率30艘舰艇在南京东北笆斗山附近江面宣布起义。

几乎也在同一时间,国民党海军第3机动艇队23艘艇只也在江苏镇江举行起义。

中国人民解放此前没设有海军,为了安置和改编这些舰艇船只,中央、中央军委下令三野在江苏泰州白马庙成立华东军区海军!

这海军司令一开始并不是萧劲光——萧劲光当时还在四野,中央、中央军委把海军司令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时为三野前线委员会委员的张爱萍将军。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张爱萍原先是华中军区副司令员、中共中央华中局委员,因为在攻打津浦铁路顽敌的战斗中负了重伤,赴苏联治疗,在1948年底才回国。即无论从能力还是从资历上说,他都是华东海军司令员兼政委的极佳人选。

张爱萍还有一个很多人不具备的优点:他有一颗锐意进取的心,学习新知识和掌握新技能非常快,而且恭谦下士,对传授自己新知识的人虚心请教,不耻下问。

他担任了海军司令员兼政委后,从接管国民党海军机构、舰船开始,积极团结原国民党海军人员,手脚麻利地创办了我军第一所海军学校及第一个海军技术研究指导机构——海军司令部研究委员会。

按理说,张爱萍这种学习态度和工作方式是极好的。

但他遇上了狂妄自负、目空一切的林遵。

林遵仗着自己是名门之后,又在海外镀过金的这些资本,狂得不行,他认为自己才是担任华东海军司令的不二人选,放话说:“张爱萍连军舰的构造都一无所知,哪能搞得了海军?”所以,他每次看见张爱萍前来请教,就爱搭不理,还给张爱萍甩脸色,警告张爱萍“少管我二舰队的事”。

国、共双方较量,国民党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林遵作为从国民党失败阵营里面反正过来的人,居然在胜利者的面前是这样一副作派,不得不说,他的自我感觉太好了。

难得的是,面对林遵的傲慢,张爱萍仍有大将气度,没有挖苦和刁难林遵,一如既往的谦虚谨慎。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他感到林遵的思想工作难做,便请二野司令员、时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兼市长的刘伯承出面帮做。

刘伯承和林彪、彭德怀、徐向前、粟裕是我军最能打的“五虎将”,国军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将佐都对他们畏之如虎。

张爱萍以为,刘司令出马,林遵一准得蔫。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哪知林遵只承认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的作战能力为世界一流,他对刘伯承说“解放军的文化水平不足以建设海军”,俨然以自己是海军中的“一哥”自居。

刘伯承看出来了,他在林遵走后,对张爱萍说:“这个林遵,他是想当解放军的海军司令!”

张爱萍心直口快,主动让贤说:“那就让他当好了!”

刘伯承瞪着张爱萍,神色凝重,说:“你觉得让他当真的好吗?那样的话还是人民海军吗?”

张爱萍犹如醍醐灌顶,连连向刘伯承认错。

但是,不给林遵当海军司令,林遵就一天到晚拉着脸,寒若霜雪,对张爱萍的工作不配合、不搭理。

张爱萍想来想去,觉得既然刘伯承都说服不了林遵,那就只好由毛主席来做这个工作了。

1949年8月28日下午4时,张爱萍带着林遵等一批国民党海军起义将领到中南海怀仁堂拜会毛主席。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毛主席对林遵作了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

他先是称赞了林遵的叔祖林则徐的英雄气节,然后称赞了林遵率部起义的大义之举,再然后话锋一转,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建设的海军”“是人民的海军”,强调“人民海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

一席话下来,林遵既光荣又羞惭,脸颊通红,背心冒汗。

最后,毛主席真挚而又诚恳地拉着林遵的手说:“你们原海军人员懂得科学知识,有技术;新海军呢,却拥有优良政治工作制度和战斗作风。新老同志要团结,相互学习,共同为建设人民海军而奋斗。”

林遵再也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对毛主席行了一个军礼,大声说:“我林遵一定竭尽全力为人民海军的建设服务!”

林遵后来担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事学院副院长,他说,毛主席对他说的话,让他终身受益。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林则徐的侄孙想当海军司令,不听刘伯承劝,见了毛主席,心悦诚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