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央视新闻客户端11月29日消息,腰椎粉碎性骨折的小燕这样描述自己曾承受过的疼痛,“刚转到康复科时,做针灸,双腿扎满针,从小腿到脚趾头,全部都是麻的、疼的,像一直不停电击。”一年多来,神经疼痛一直折磨着她。

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每天,小燕要到医院做四个小时的康复治疗。去年8月,她的身体遭遇了一次重创,当她被送到医院时,全身多处出现粉碎性、压缩性和爆裂性骨折骨折,医生当时给出的诊断意见是截瘫。在病床上度过了漫长的冬天、春天、夏天,医生们一点点把破碎的小燕拼凑完整。但是,脊髓损伤和神经疼痛,在过去到现在的四百多个日夜里,每时每刻以一种类似电击、灼烧、针扎的下肢痛感消磨她的意志,提醒她曾经的遭遇。

从二楼跳下,她以近乎决绝的方式逃脱暴力伤害

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小燕:我逃到门口,他拽着我头发,把我拖回来,然后又给了我一拳,还要把我拖上二楼,继续殴打。门锁上,手机抢走。我那个时候恐惧害怕,还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我好像一个困在牢笼里面的一个动物,我到二楼看到窗口,外面的光线特别强、特别亮,我就一个目的,从这出去。

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小燕当时经营的小店位于河南省柘城县的一个购物中心。从环境判断,这里原本是最热闹也最安全的地段。但在2019年的8月13日,服装店内外原本用于防盗的监控器,却意外记录下短短20分钟内,前夫对小燕实施的殴打、扯头发、拖行等暴行,以及小燕最后从二楼窗户跳下的全过程。

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小燕试图拉开店门逃走,被丈夫拉回摔在地上小燕:我就是为了再免受伤害,我不是那种求死地跳。出来之后,我那种被囚禁的感觉消失了,跳下当时双腿就立刻没知觉了,腰特别疼。警察来了,问我话我都不敢回答,因为我知道他在旁边。

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最疼的地方已经麻木,有痛感的地方刺激得小燕浑身发抖。事发当时还是丈夫的施暴者就在一旁,看着别人帮小燕叫来救护车、叫来小燕的父母。从那时起,小燕一直困惑,家暴的施暴者在亲手伤害家人时,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小燕:第一次家暴的时候小孩4个月,他赌博被我们发现了,他喝多了,就动了手。第二次家暴是2019年7月29日,也是因为打牌这个事。他妈打电话骂他了,他觉得是我告状。我想把我的店转出去,我觉得离婚不可能那么顺利,他不会想要离婚,我想要躲走,离开这儿。

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前夫的个头超过1米8,年龄比25岁的小燕小一岁,正值壮年。已经被暴力伤害过两次的小燕接过前夫电话后,关上店门跑回父母家,此后的几天她不敢去店里,外出时需有人陪伴,小燕想离婚,但是她觉得离婚不会那么容易。她准备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小心躲避,但她没能躲开,于是就有了她从二楼窗户跳下逃生,以近乎决绝的方式结束正在进行的第三次暴力伤害。

法律不会放过施暴者 面对家暴别再沉默

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扭曲的双脚在慢慢恢复,身体里的钢板等待取出,减弱痛感是小燕目前最迫切的愿望,她忍耐着尝试与支离破碎的身体和解,而让小燕无法忍耐的是,她终于挨到6月可以拄拐出庭与前夫离婚,对方却以孩子还小为由不同意。在这种情形下,7月,小燕将自己被虐待的视频发布网络,希望通过舆论力量推动离婚进程,不久后,柘城县人民法院对这一案件做出准予离婚的判决,孩子的抚养权归母亲。而在此之前,柘城县人民检察院就已经对小艳的前夫提起公诉,要求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小燕还在等待宣判。

小燕:伤情鉴定应该是下个月能出结果,然后刑事就能开庭了。刑事案我不谅解,我不会谅解他的,但是等到开庭宣判,我拿到判刑结果的时候,我不会再把仇恨放到我心里了。希望我的事情能给很多接受家暴的人,即将步入婚姻的人一个警示,如果有了第一次,那就是无数次,原谅不会感化一个人。

在治疗和等待之余,小燕开始经营新搬迁的服装店。虽然前夫家还没有将儿子送还,但小燕相信,这个等待不会太久。她努力把伤痛带给自己的危害降到最低,她的孩子需要母亲,她的家人希望她真的好起来。

家暴不是家的事儿,而是国法该管的事儿

白岩松:看着小燕的现状和她的痛苦,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但无论如何也不该用跳楼这种自残的方式来抵抗家暴,这等于是用别人的犯罪行为来惩罚自己。我们早说过,打妻子的男人已经不是是不是男人的问题,而是是不是人的问题!而遭遇家暴的女性,一定要勇敢的用法律来捍卫自己的身体和尊严,因为家暴不是家的事儿,而是国法该管的事儿。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河南一女子为逃脱家暴跳楼,白岩松:别用他人的暴力惩罚自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