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唐代大诗人杜甫在《丽人行》中描绘了盛唐时期女性的华丽妆容服饰。4月11日,华商报记者亲身体验了古代女性换装、化妆的全过程,同时也体验到古代美女的辛苦。

穿上高腰襦裙

绸带勒得呼吸都痛

这次体验变装,其中一款复原了唐代张萱《捣练图》中的高腰襦裙。古代没有扣子、拉链,一片式的褶裙齐胸围裹在短衣之外,全靠绸带在胸前缠绕勒紧,双环结垂下长长的绸带,非常灵动。为了让裙子不滑脱,绸带勒得非常紧,一呼一吸都非常痛。臂间披上一条如虹的披帛,飘然若舞,这是唐代美女的时尚,来源于佛教文化中飞天的空灵造型。不过如何不踩到随时垂地的披帛?记者小心翼翼走了一下午也没整明白。

搭配裙子,造型师用到一条镶嵌“珍珠”和“宝石”的项链。旁边的几位小姐姐一看就说:“这是李静训墓出土的项链复原版!”汉服爱好者不仅仅是喜欢穿华丽的服饰,更加喜欢研究中国古代文化。汉服爱好者琅羽介绍:“李静训是隋朝乐平公主杨丽华的外孙女,她的墓葬1957年发掘于西安市玉祥门外,这条项链的原件现在被收藏在国家博物馆中。”

当记者询问耳环在哪里时,身穿唐制汉服的小姐姐闻人白说:“唐代女子是不戴耳饰的。古代人们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会在身体上打洞。直到宋代以后才开始佩戴耳饰,这是汉文化与西域文化逐渐融合的结果。”

记者体验变装的另一款服装,是修身适体的宋代服装。宋代流行直领、对襟,颜色以清雅为主。记者身穿的这款直领褙子,采用了高淳花山宋墓出土的绢衣上的印金填彩工艺,以凸版或镂空版印刷图形金边作为绘图的基础,在此之上反复填充色彩,再以金边压彩,多彩精巧。

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三斤重的发髻

仰头大笑都不可能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这是唐代温庭钧笔下女子起床梳洗时的娇慵姿态,以及妆成后的情态。拥有一个完美的妆容,是古代女人的必修课。我们也体验了唐代及宋代妆容。

唐代最为流行的发髻,又半翻髻、反绾乐游髻、双环望仙髻、回鹘髻……这些发髻基本上都是高髻,不光样式繁复,对发量的要求也很高。若要都以真发梳理,很难达到,这时候就要用假发来弥补。在变装体验中,造型师梳的是单刀半翻髻,用假发打底,真发缠绕,在发髻上装饰发梳、发钗、牡丹花。

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造型做好之后,三斤多重的发髻有些沉重,抬头低头都会失衡,脖子都僵硬了。造型师蘭萦说:“这只是一个缩小版的单刀半翻髻,唐代的女人会把发髻梳得更高,也就更重。”顶着这样的发髻,像我们现在这样低头吃饭、仰头大笑是不可能的,行止、动作自然也就有了约束,显得仪态万方。不得不佩服唐代女人为了美也是够拼的。

对于喜爱汉服造型的人来说,长发短发都不是问题。我们的体验活动中,另一位短发记者就梳了宋代发型,先把头发扎成很多小发辫,一缕一缕藏在假发包中。宋代的发髻相对唐代来说没有那么高、那么重,对脖子“友好”很多。

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画个唐代时尚妆:画黛眉、点面靥、涂口脂

唐宋时期繁荣昌盛,人们的生活富足起来,对美的追求也就更高,女性便研究妆容,化妆步骤、妆面效果,比现代女性还要讲究。

敷铅粉、涂胭脂,都是基础步骤。画黛眉才是考验技术的时候,唐代女子通常剃掉原来的眉毛,用青黑色颜料画出各种眉形,从粗短的蛾眉到细长的小山眉、弯弯的新月眉……不同时期流行不同的款式。而宋代的眉形则是以细眉型为主。

唐代女子梳各种高发髻,这时候,会用贴花钿的方式来修饰露出的额头。花钿是用金、银等材料做成花型贴在眉间的饰物;点面靥,则是在面颊酒窝处的装饰;斜红,则是在眼角两旁各一道红色的月牙妆饰;涂唇脂,以追求娇小唇形为主,用粉妆把原有的唇色盖住,再画出小巧的唇形。

宋代女子妆容极为素洁,白面粉颊花钿面靥消失无踪,值得一提的是眉妆十分盛行远山黛。妆容以清新高雅为主,强调自然肤色及提升气质为主题。汉服爱好者不会戴美瞳,也不会涂睫毛膏,最大程度地贴近古代美人的妆容,浸润古代文化。

唐宋时期的繁盛,体现在人们的每一套服饰、每一幅妆容、每一个人的精气神上。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对美的追求也组成了这个时代的生机与活力。 华商报记者 路洁

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汉服雅集

参与一场古代的运动会

4月11日的西安天气放晴,“长安三月丽人行·汉服行游”活动来到终南山边的长安唐村中国农业公园,一场汉服雅集在明媚的春光下展开。这一次,身着锦绣汉服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还原了古代运动会。

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古人的运动可太难了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唐代诗人王维描述了一场古代狩猎运动。古代人流行的运动还有什么?投壶、马球、蹴鞠,都曾经盛行一时。

射箭,在古代归于“六艺”之一,分为文射和武射两种,文射的练习者多为读书人,将仁义礼智信融入射箭中:能够熟练掌握射箭规则,称为智慧;射箭过程中相互谦让,称为有仁;射手着装整洁行为端正,称为有礼;随着音乐节拍射中靶心而动作不被扰乱,称为有义;射箭动作流畅优雅,称为有信。而武射强调以“气”为主,“气”可以是指内心的情绪、思维上的活动、身体精力的充沛程度等。射箭时身体达到最舒服的状态,身体气势和弓箭相契合。

别看小小一张弓,很多人连拉开的臂力都没有,中靶都困难,更别说正中靶心了。这不,汉服社的两位男生,光是把弓拉开就已经憋得满脸通红,射出去的箭不是偏了,就是根本到不了靶子。倒是女生栗子巾帼不让须眉,拉弓射箭的姿势相当标准,配上面纱装扮,活脱脱一个侠女再现。只可惜也败在力道不够,未能中靶。

“投壶,射之细也。燕饮有射以乐宾,以习容而讲艺也。”投壶既是一种礼仪,又是一种竞技游戏。《礼记》《大戴礼记》都有《投壶》篇专门记述。在战国时期较为盛行,尤其是在唐朝,得到了发扬光大。投壶看起来简单,但玩起来可不容易,汉服小哥哥小姐姐们试了很多次,一箭未入。有人气不过,往前挪了好几步,可惜依然没扔进去,惹得围观者哄堂大笑。

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长安三月多快活

在唐村颇具古韵的园子里,人们仿佛置身古代的宅院,虽然正中靶心、投壶全中的剧情没有发生,但在这样的春日里,活动筋骨、伸展腰身,却也是相当惬意。

这厢,一位穿着明代锦衣卫飞鱼服的男士即兴耍了一套剑,行云流水,有板有眼,引来叫好声一片;那边,小哥哥小姐姐陪着孩子们,在草地上玩起了老鹰抓小鸡,你追我赶,好不热闹。因为怕头上的珠钗掉落,又怕被踩到裙裾,小姐姐们的躲闪能力显然大幅度降低,只好任由小孩子抓住认输,引得孩子开心大笑。

其他游客也被如此别开生面的古代雅集感染,或拍照留影,或下场一展身手。原来长安的三月,从古至今,都是如此美好。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本版图片由华商报记者 陈团结 摄

【来源:华商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news_traditional_culture » 西安小姐姐穿汉服参加“运动会”顶着3斤重的发髻真的太难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