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理工大学王攀恢复招生资格遭联名抵制:曾让学生喊“爸我永远爱你”

武汉理工大学王攀恢复招生资格遭联名抵制:曾让学生喊“爸我永远爱你”

武汉理工大学。 (视觉中国/图)

2020年11月20日,在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官网发布的一份“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教师名单”(以下简称“招生资格名单”)的公示文件中,有网友发现,陶崇园导师、自动化学院教师王攀的名字赫然在列。

这份文件现已从官网上被删除。

陶崇园,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2016级硕士研究生,2018年3月硕士毕业前夕,从其宿舍顶楼坠楼身亡。

根据陶崇园生前关于王攀的记录,以及两人2017年10月以来的聊天记录、邮件往来等,陶崇园的家属认为,王攀与陶崇园的自杀之间存在紧密联系。2018年4月,武汉理工大学停止王攀的研究生招生资格。

前述招生资格名单公示后引发舆论关注,武汉理工大学的部分学生制作了一份公开网页,计划通过联名信的方式,呼吁学校停止恢复王攀研究生招生资格。联名信发起人在微博发布称,截至2020年11月27日17:00,线上共收到签名27973份。

联名信已提交校方

前述招生资格名单公布后,11月25日上午,陶崇园的姐姐曾表示:“我们提出异议也没用,只能说无能为力。”

而针对网友的质疑,武汉理工大学宣传部则回应称:“网传公示名单中的王攀确系陶崇园导师,目前只是公示阶段,并非最终名单。”

在这封由学生发起的联名信中,发起者提出诉求:“身为关心校园发展的热心武理学子,我们呼吁永久禁止王攀的招研资格”,理由是“考虑王攀教学生涯中种种有违师德的行为,如果再继续教学,必定会危害学生的前程发展”。

在联名信的最后,策划者鼓励,不论是学校师生还是社会大众,都可以“写下真实姓名”。据了解,这封联名信原计划在招生资格名单公示结束,即2020年11月27日17:00前,以书面形式上交学校相关部门。

目前,这封联名信已顺利提交给学校学位办。“校学位办表示已收到我们的意见并会认真考虑做出决策并进行回复。” 联名信发起者在微博中称。

武汉理工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吴华(化名)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自己和舍友都签署了联名信,他和周围同学推测,王攀之所以能够恢复招生资格,与他的学术能力有关。

从公开记录中可以发现,2009年底,王攀已发表论文近百篇,参与创立武汉理工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并任副主任。南方周末记者通过Web Of Science搜索发现,高度疑似王攀的作者“Wang,Pan”,最近一篇论文发表于2020年。

联名信活动的发起者拒绝了采访。

南方周末记者随后致电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工作办公室,询问相关情况,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建议联系宣传部。”但截至发稿前,武汉理工大学宣传部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存在与学生认义父子关系”

2018年3月29日,微博名为“陶崇园姐姐”的用户发长微博称,弟弟陶崇园在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就读期间,被导师王攀逼着“叫爸爸”,“还被王攀阻止深造”,最终“实在受不了”,跳楼自杀。

王攀曾称,让陶崇园说“爸我永远爱你”,是为了训练他跟女朋友相处。

4月8日,武汉理工大学发布通报称,经过调查,王攀存在与学生认义父子关系等与科研无关的行为,并“停止王攀的研究生招生资格”。但对于陶崇园家人提出的,王攀曾阻挠陶崇园本科毕业时到其他高校读研及硕士答辩,并让学生到家中做家务等行为,通报称“未发现”。

2019年3月25日,武汉市洪山区法院作出民事调解。王攀道歉,并支付陶崇园家属65万抚慰金。

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一名本科生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最近几个星期,自己曾在学校内见过王攀两次,“但在本科课程系统里查不到王攀的名字。”

2020年10月30日,教育部发布了《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其中规定导师“不得侮辱研究生人格,不得与研究生发生不正当关系”,如果违反相关准则,采取的措施将包括“约谈、限招、停招直至取消导师资格”,情节恶劣的,将“坚决清除出教师队伍”。

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攀曾表示自己在管理学生上,高于社会平均道德水准。针对有网友称王攀会让学生“去家里做体能训练”,王攀还因自己的“奉献”没有被认同而感到“非常奇怪”,“这个事情是在我本职工作以外的事情,我没有收他一分钱”。

在那次采访中,王攀聊到自己小时候的家庭:“我父亲不太喜欢我。我每取得一点成绩,他都打压我。”不过,王攀却能够理解父亲的教育方式:“斯巴达人也是这样的。”

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武汉理工大学王攀恢复招生资格遭联名抵制:曾让学生喊“爸我永远爱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