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小伙江边嘶吼:感觉自己是个废物,拖累家人,活着还有什么用

近日,湖北咸宁,一个小伙子站在大桥护栏外嘶吼大叫,想要跳江,民警在旁边劝说近一个小时,趁小伙子没防备时将他撂倒,带到安全地带。

湖北小伙江边嘶吼:感觉自己是个废物,拖累家人,活着还有什么用

被救下后,这位小伙子说: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物,干什么都干不好,还拖累家里人。出来打工一年了,不,两年了,一分钱没挣到,还倒欠别人几千,跳江算了,活着没意思。世界上那么多人,少我一个又何妨。

这段视频让人看得心里颇不是滋味,没钱是很难受,可欠几千块钱也不至于把人逼死,毕竟是年轻人,还是有青春本钱,犯得起错。

同情、理解、怀疑、不屑,看客们各有自己的态度。其实他人的痛苦,从来没人能真的感同身受。

今年4月在四川,一位20多岁的云南小伙从7楼坠下身亡。他不久前一次骑摩托车外出,撞伤了一个背着柴禾的老人,小伙后报警陪着到了医院,交了1000元医药费。有护士问他是否请护工时,小伙说自己没有钱,自行照顾。出事前,小伙都陪在病房里照顾老人,偶尔出一趟病房,也不见他吃饭。

第二天,老人的女儿来到医院,让小伙准备医药费,也没说准备多少,小伙当时低着头没有答话。第三天一早,他翻出医院只留了一条缝的窗户,坠楼身亡。

湖北小伙江边嘶吼:感觉自己是个废物,拖累家人,活着还有什么用

两年前的10月,也是一个20岁的小伙子,在杭州一家酒店里烧炭自杀,浓烟触发酒店警报器,民警及时赶到把他救了回来。这个小伙从14岁时就辍学外出打工,已经5年没有回家了。

他说自己感到孤独,不想活了。说到为什么来杭州自杀时,他说:“我想在这里过一个冬天,我听说,西湖冬天的时候会下雪。”

湖北小伙江边嘶吼:感觉自己是个废物,拖累家人,活着还有什么用

每次这些事爆出来,总有人感慨,年轻人应该热爱生活。但从没有人想过,为什么总是这些年轻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大多孤身一人在城市里打工,教育水平不高,工作工资不稳定,在大城市留不下来,回家似乎也回不去了。

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城镇的就业难度比往年残酷得多,相当一部分人群很有可能从春节后一直没有收入稳定的工作,他们依然活跃在互联网上,其生活状态和心理状态却很少被人注意到。

在杭州自杀的小伙子,漂泊6年,无法承受如影随形的孤独感。四川撞了人的小伙自始至终保持诚信负责、却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哪怕选择死亡也不想打碎玻璃发出声音。

这些流动人口常年离家,在城市里孤身一人,对于所处的环境没有什么归属感。“上不得台面”的身份、学历,和职业加重了他们的自我否定,苦闷无处抒发。一旦维持平衡的那根弦:工作也失去了,他们就如拧不紧了的螺丝钉,在机器和重力还没有把它抛落的时候,自己先崩溃了。

湖北小伙江边嘶吼:感觉自己是个废物,拖累家人,活着还有什么用

社群平台上常年有一个热点话题:成年人会因为什么而突然崩溃,基本内容都是城市人因为微不足道的小细节情绪失控的时刻。可见人人背负巨大压力生活已是常态。

加上我国心理咨询服务的种种不足和对死亡的奇特态度,当人的压力绷到无可再紧之时,平时最避讳、畏惧的死亡——成了最简单的结束痛苦的方式。

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教授陶国彰说:“每个时代的人都会死,但我们这个时代却似乎缺乏生命的沉重感,我想年轻人这么轻易地放弃了各种丰富的生命体验,跟他们对于自我价值的理解有关,生命似乎轻得着不到地。”

确实有年轻人很容易陷入情绪的深渊,在某个时刻坚信痛苦是无法逃避、无法耐受、永无止境的。但这并非无解,湖北小伙和杭州小伙有自杀倾向,但很可能只是一时冲动。

湖北小伙江边嘶吼:感觉自己是个废物,拖累家人,活着还有什么用

民警救下那名杭州小伙,听完他的倾诉后问他:现在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可以继续看杭州冬天的美景,你还会不会再有轻生的念头了?小伙子想了想,说:不会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可能都没有办法改变经济状况和就业压力,心理、死亡教育也是长线任务。任何人都可能遇到难以解决的困难、陷入抑郁情绪,当你看到身边人如此时,不要冷漠,给予一点理解和关心,可能就会把他从深渊里拉出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社会 » 湖北小伙江边嘶吼:感觉自己是个废物,拖累家人,活着还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