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商标官司打了七年,最高法判决“江小白”商标案胜诉

江小白商标官司打了七年,最高法判决“江小白”商标案胜诉

自2013年开始历经商标异议程序、商标异议复审程序、商标无效宣告程序,在2017年商标无效宣告行政诉讼一审获胜、2018年二审失利随即提请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后,白酒品牌“江小白”商标案历经七年,最终获得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支持,“江小白”仍然属于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今天(1月6日),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公司已于1月3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9最高法行再224号),对公司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审理终结,最高人民法院判定江小白公司胜诉。根据最高罚的判决,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行终2122号行政判决;维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号行政判决,即维持之前对江小白公司的胜诉判决,本次最高法的判决为终审判决。

江小白曾经遭遇失去“江小白”商标

“江小白”品牌创立于2011年12月并申请了注册商标。不过其从2013年开始遭遇商标纠纷。北青报记者梳理发现,针对“江小白”商标产生争议的正是7年前与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有过合作的重庆江津酒厂。2012年,重庆江津酒厂下属江津区糖酒有限责任公司,与陶石泉担任法人代表的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签订了《定制产品销售合同》等协议。江津酒厂授权新蓝图公司为“几江”牌江津老白干、“清香一、二、三号”系列、超清纯系列、年份陈酿系列酒定制产品经销商。 对于这一商标归属,陶石泉曾表示,“江小白”是自己在2011年创立的品牌,2012年上半年正式委托江津酒厂进行批量生产,而营销、销售等环节全权由“江小白”自行承担。但也正是2012年底,双方开始就“江小白”商标出现分歧,江津酒厂称陶石泉只是自己的经销商, “江小白”这一品牌应该属于江津酒厂,并要求撤销后来的商标注册。江津酒厂提供的一项证据就是双方的往来邮件中商议“江小白”设计稿的内容,以此证明自己参与了“江小白”的设计。这桩纠纷产生时的背景是,江小白已经凭借“青春小酒”的定位红遍全国。

由于双方分歧无法谈妥,2016年5月,江津酒厂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的请求。2016年12月,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6]第117088号关于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此后江小白公司不服,又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知识产权法院支持了江小白公司。去年3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又撤销了知识产权法院的裁决,江小白公司面临失去“江小白”商标的境遇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江小白成为重庆白酒的新代表

虽然紧邻中国白酒主产区四川,但是重庆之前一直缺乏享誉全国的白酒品牌,“江小白”的出现使得重庆白酒以独特的形式走向了全国。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当地政府其实已经将发展白酒产业列入了当地的最新发展规划。

据悉,江小白于2013年建立了属于自己的酿造生产工厂,并持续扩大酿酒投入,迄今为止,已经在纯粮酿造清香型高粱酒领域形成了领先的酿酒规模。目前,公司拥有5位国家级白酒评委,从上游高粱种植到下游配套产业链初具规模,年原酒产能5万吨。对此,江小白方面今天也表示,江小白品牌的发展,得益于完善、公正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最高法的判决也让公司更有信心继续坚持原创品牌的道路,更好地促进清香型高粱酒的产业振兴。“作为民族品牌的一份子,江小白致力成长为一个优质平价的国民品牌,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坚持品牌与渠道的创新,争取成为畅销世界的中国品牌。”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多家酒行业大佬都先后在这场商标纷争中站在了江小白公司一边。有行业人士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毕竟是在陶石泉手上把“江小白”这一品牌做了起来,当“江小白”成功了之后,再有人出来要求把这个在获得商业成功前就注册下来的商标撤销,无论从法理还是感情上都确实让人难以接受。如今,通过错位营销让年轻人接受白酒已经成为很多白酒企业的共识,而这一思路的发端正是“江小白”,单凭这一贡献,就应该维护创始人的权益。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江小白商标官司打了七年,最高法判决“江小白”商标案胜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