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 不迷路为你而写的第 24 篇文章 -

每次和朋友去美容院,

我都会被疯狂推销各种套餐,什么抗衰、紧致、美白……

原本想拒绝,说自己暂时还用不到。

但美容师说:"办一个全家福吧,您现在的皮肤状态真的挺需要的。"

听完朋友乐了:"赶紧办个年卡,你这是过劳丑,得常来。"

当听到“过劳丑”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承认我又被冒犯到了。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前几年,因为过劳肥,花了不少钱和大麦若叶,办健身卡。

大麦若叶还没喝完,健身卡还没到期,"过劳丑"又不请自来了。

《隐秘的角落》里,很多人看到张东升都表示太真实了。

那逐渐稀疏的头发,力不从心的腰部,简直就是当代社畜的真实写照。

不过也有很多996工作者表示,我要是还能保持那么一张帅脸,肾虚点也没什么……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当“过劳丑”已经成为当代男默女泪的话题。

95后的男男女女也不得不自嘲:完了完了,肥了、秃了、丑了、虚了…

每个自嘲自己“过劳丑”的都市丽人都有过一段光鲜亮丽的过去。

为了自己的颜值和形象,会前一天晚上研究好穿搭。

每天早上牺牲半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画全妆,晚上临睡前再花半小时护肤。

维持了一个月以后,终于在996的摧残下放弃。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于是为了能让自己多睡一会儿,我多花了1000块钱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

结果还是败给了怎么响也听不到的闹钟。

化妆是不可能了,涂防晒是我最后的倔强。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敷最贵的面膜熬最晚的夜”,这样的感人场面,每天都在上演。

之前写不敢看体检报告的时候,有粉丝留言:

白天上班辛苦, 晚上五排开黑胡吃海喝,过劳难道不是自己作的吗?

我想说,还有另外一群人。

她们是夜猫子,但不开黑、不蹦迪,不应酬社交,

她们只是打扫打扫房间,刷刷手机,甚至选择听音乐发呆。

白天的时间不属于自己,只有夜晚是自由的。

如果晚上不做点什么浪费下时间,总感觉这一天白过了一样。

过劳丑,是没有发呆自由的职场社畜的集体伤痛。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在职场中被夺走的活力,甚至很难在休息时间找回来。

中国有句古话叫: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可是在职场上,没有懒女人,只有累了的社畜。

我累了,累到回家洗澡都像是上战场。

@只有猫知道

实习的第三个月,五一回家,我妈看到我的黑眼圈怀疑我是不是染上了毒……

@四庚天

疫情在家办公的那几天,紧急会议,第一次看到我的领导没有化妆,老了将近10岁,当时我就明白了,为啥人家能年纪轻轻当领导。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去年我的朋友来北京玩,

她说:”我真的佩服那些在地铁、出租车上化妆的女生,她们才是真正热爱生活的人。“

确实,那些画着精致的妆,穿着高跟鞋在地铁奔跑的女生,最值得被尊重。

小红书上搜减肥两个字,有200万+篇笔记

细分下:双眼皮30万+,美白150万+...…

像玻尿酸、除皱瘦脸、脂肪填充等医美项目,已经成为当代时尚icon的口头禅。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前一阵子,我在行业内的聚会上聊到了医美的话题。

近九成的女生表示,对自己的外表不够满意,想做医美。

甚至我的男同事,也关注了整牙、抗皱和减肥相关的知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看”似乎成为了一种捷径。

只要拥有它,人生就能轻而易举。

即便早已在生活和事业上取得成功的人,也都或多或少的经历过外貌焦虑。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似乎只要不那么符合主流审美,就可能听到不礼貌的评价。

“她的嘴怎么那么大。“

“赶紧去割个双眼皮吧,眼睛小的快看不见了。“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外貌焦虑的市场如此之大,商家们也想尽办法收割韭菜。

网红、主播带货如杂草般野蛮疯长。

当颜值成为一种「视觉符号」,成为职场、婚恋、社交领域的最激烈竞争因素。

有一定收入的“过劳丑”年轻人们,自然而然成了种草、拔草的主力军。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从某天开始,朋友圈里的自拍越来越少了。

因为我突然察觉,连滤镜和磨皮,都救不了我的晒斑和法令纹了。

于是乎我们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消费陷阱,给人家送钱的时候眼睛从来都没眨过。

贵妇面霜成罐成罐的囤、几万块的针说打就打、明星同款抢到就是赚到。

每一个自嘲过劳丑的女孩内心都有着深深的恐惧,惧怕老去、变丑,拼命地想留住美丽。

因此花钱买安心成了我们最常用的安慰手段。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在职场综艺节目《令人心动的offer》里,谈论过这样的一话题:

工作中颜值应不应该算加分项?

papi表示反对颜值即正义,认为这个定义一方面抹杀了好看的人的努力,一方面让不好看的人找到了不努力的借口。

我的一个HR朋友非常同意papi的观点:

虽说高颜值是一块好的敲门砖,但你的硬实力和软实力才是职场真正需要的,并且永远比你的颜值更保值。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我反对被狭隘的眼光所局限的美。

但也赞同,生活的不如意不应该全都写在脸上。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我们说的过劳秃、过劳肥、过劳丑都属于“职业过劳症候群”,

即由长期的过度压力导致的情绪、精神和身体的疲劳状态。

我的朋友Isla去年有段时间月经好几个月不来,脸上出了很多疹子。

医院、美容院两头跑,前后花了好几万,终于把脸养的七七八八。

治疗的期间她决定退出当时的项目组,过一段朝十晚六的非社畜生活。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虽然最后的年终奖少的可怜,但好歹月经正常,皮肤也恢复到了从前的状态。

我问她有没有考虑转岗到压力更小的部门。

她摇摇头说说:“虽然我陷入了工作使我丑陋,工资买买买让我变美的死循环。

但是有句话说的不错,何以解忧,唯有暴富。没钱拿什么打玻尿酸,除皱针。

赚钱还是会放在第一位。

不过我应该不会一直埋头冲了,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歇一歇。”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同样是歇一歇,我的另一个朋友阿黎去年离职后给自己放了个小长假。

原本说是回老家呆几天,这一呆,就顺便开了个奶茶店,做起了小老板。

虽然偶尔会听她抱怨奶茶店生意不好,赚的钱只够维持基本生活,十分怀念北京的Live house,凌晨四点的工体。

但每次我们喊她回来北漂的时候她都会笑笑说:

“算啦,上次回去我爆了一脸的痘,买化妆又花了一大笔钱,看来我对帝都已经水土不服了,漂不动了。”

用她的话说:

放弃星巴克、LAMER自由以后,喝喝农夫山泉,抹抹百雀羚也挺好。

两个人,两种选择,都在用了自己的方式在对抗过劳丑。

然而无论是那种选择,无非都是想让自己活得漂亮。

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或许让你时时刻刻都觉得:“我变丑了。”

但偶尔照镜子的时候也可以自动带着磨皮滤镜,告诉自己:你很美。

请记住,每一个被”过劳丑“困住的社畜,

都值得拥有独一无二漂亮光彩的一生。

- 不迷路聊天室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惊了!00后已经开始哭“过劳丑”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