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学姐:“你摸了我屁股!”

学弟:“我没有。”

学姐:“这个人摸我屁股还不承认!”

学姐在食堂怀疑被学弟性骚扰,在朋友圈对此事件进行曝光,说要让这位学弟在朋友圈“社会性死亡”。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后来,通过查看监控,这其实是一起乌龙事件。学弟只是背着书包路过学姐旁边,书包剐蹭到了学姐,让学姐误以为自己遭遇“咸猪手”。

推荐学姐看一部关于性骚扰的日本影片《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2006):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张晓冬可能是第一个因“性骚扰”被判有罪的中国人:2000年11月3日,日本福冈市的一名妇女报警,指控天津籍的留日学生张晓冬对她“非礼”,警方隧以涉嫌违反《迷惑防止条例》(反性骚扰的法规)将张晓冬逮捕收监。2002年3月20日,福冈地方法院一审判决被拘留长达9个月的张晓冬“强制猥亵”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3年。

当时,此案引起公众的极大关注,中日两国媒体竞相报道。

性骚扰在日本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日本政府一个研究小组公布的一份对632位女性的调查报告表明,有三分之二的年轻女性在公共交通工具里遭到过性骚扰。日本13家铁路公司在31条线路特设“女性专用车厢”,以此减少色狼作案的机会。

由于性骚扰的隐蔽性,调查取证非常困难,日本警方有时甚至借助法医检测来锁定罪犯。

为遏制犯罪势头,日本法院“宁杀错不放过”,性骚扰案件一旦进入庭审阶段,在只有当事者双方证词的情况下,法官通常采信原告(女方)的证词,判决被告有罪的比例高达99%,大呼冤枉的张晓冬很可能就属于这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状况。

在打击犯罪、实现正义的过程中,司法应当“宁纵勿枉”还是有罪推定?

2006年,阔别影坛11年的周防正行,以《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表达了他对法律的理解:宁可放过十个罪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因涉嫌性骚扰一个15岁的女孩,刚从地铁上下来的金子彻平被带到了警局。

搞笑的是,这个因他人的罪错而蒙受冤屈的青年,居然受到同室一个犯罪嫌疑人的两次同性性骚扰。这既是在讽刺性骚扰在日本社会的普遍程度,又是在凸显受害者有苦难言的窘境。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警察和律师都直言不讳地告诉金子,只要他认罪,交纳5万日圆的罚金即可获得自由。否则,不论判决结果为何,他先要被拘留数月,保释金高达上百万,而且,有99%的可能判他有罪。

既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何必还要往下跳呢?

但是,善良得看上去有些懦弱的金子,是个认死理的人,不愿承认自己从未做过的事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难道就不跳了吗?

忍气吞声,不如奋起挑战命运的安排。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如果信奉“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就无法理解金子的骄傲与坚韧。

在母亲、朋友、前女友、律师的帮助下,金子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如同大海捞针一样地寻找关键的目击证人、制作还原现场情境的录象带,誓为自己洗刷污名。经过11次庭审,证据越来越有利于金子,人们都以为他会无罪开释,法官却出人意料地判他入狱3月。

即使这样,即使能够讨还公道也比干脆委屈认罪的代价高昂得多,甚至在付出巨大的物质和精神的代价之后,仍然沉冤难雪,金子依旧无怨无悔,绝不昧着良心冤枉自己是个色狼。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有时候,善良也会爆发出无所畏惧的力量。其貌不扬的日本新生代演员加濑亮,令人信服地诠释出金子纯真、柔弱而又刚强的精神特质,在竹中直人、役所广司等明星组成的豪华阵容里熠熠生辉。

与《杀死一只知更鸟》、《费城故事》、《锁断怒潮》、《因父之名》等欧美司法影片不同,《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并不追求法庭质证阶段的唇枪舌剑和峰回路转,而是以冷峻、平实的风格取胜;狭小、压抑的法庭,令人性、法理激荡的暗涛更为汹涌。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

与其说周防正行是在借影片针砭日本司法体制的弊端,不如说他在推崇一种人生信念:为了心中的正义,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光明磊落、言行一致,不与阴谋、谎言同流合污,背叛自己的良知。

也多亏了那些偏向虎山行、再向虎山行、“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却还是要跳的人们,历史才没有停滞。

学弟比金子幸运,倘若没有监控,百口莫辩,分分钟“社会性死亡”。

钦佩学姐敢爱敢恨、直面黑暗的勇气,之所以推荐她看《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无非是要提醒她,性骚扰的罪名和社会性死亡,对于年轻的学弟来说,真可谓泰山压顶,提出这样的指控,务必慎之又慎,一旦伤及无辜就不好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清华学姐,推荐你看一部电影:我没摸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