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烟花三月下扬州”。

小时候读诗,这句话就是一幅动态的电影画面,吸引着外面每个人都做了一个叫"扬州的梦”,还是从唐代就开始编织至今的梦。

柳絮如烟、繁花似锦,阳春三月,去扬州远游。这不仅是孟浩然的诗情画意,自然也是我的梦。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2016年春天,还在武汉,记得阿喵说过一嘴,阳春三月,想去赏扬州。

最近看《知否知否》,里面扬州的一物一景都吸引着我,勾得我想去看一看。虽然时令不对,已是寒冬腊月,但还是想去。

我撺掇着阿喵去看一看。

其实之前动了好几次去扬州的心思,可是,我们做了攻略才发现,上海竟然没有直达扬州的高铁或火车!!!于是每次都作罢。

两年过去,”上扬州“终于得行了。

这次我们选择汽车,一路飞奔赶上周五的末班车,到扬州凌晨十二点。

打车去预定好的客栈,一路上,司机大哥给我们介绍介绍扬州,”皮包水,水包皮“,又告诉我们哪里泡脚洗澡是最方便的。

凌晨的扬州街道很安静,没有了行人,也没什么车辆,寒冷的冬日,天上也没有月色。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都说"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不凑巧,我们没碰上。倒也不影响心情。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错过春花秋月,我们赶上冬雪。

四时景有四时美,雪后的扬州别有一番风味。

飘雪十里扬州路,十年一觉扬州梦。终于是遇见了。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下雪的皮市街,车来人往,却还是很安静。

雪不大,用“清丽”二字形容最贴切,可的确冻坏我们了。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于是在雪地里游走半天的我们,最终还是决定猫在一家叫”浮生记“的小店里取暖,一杯蜂蜜柚子茶上来,片刻就暖了。

诗里的扬州

浮生记——是取自沈复的《浮生六记》吗?虽然沈复与芸娘生活在苏州,但在同样闲适散漫的扬州,倒也说得过去的。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小时候读很多诗,后来忙于工作忙于生存,姜夔的《扬州慢》算是少有的顺口就能来的一首诗了。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扬州的确是慢的。

今年躲在上海过了个“暖冬”,一到扬州就扛不住了。早上起来,我们磨蹭了半天都一致认为客栈的空调不制热,一晚上就没暖和过。没冻晕在青藏高原,要冻傻在扬州了。

富春、冶春和共和春被称为“扬州三春”,是当地最知名的三家茶社。我们选了较近的一家冶春茶社。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去茶社的路上还发生了件好玩儿的事儿。我们跟着百度地图一路导航去茶社,到了一处公园,地图明明显示已经很近了,可是我们总也找不到地方,仔细看了看,茶社在公园湖中央,没有桥。这是要我们施展凌波微步嘛。

问了旁边停车场的阿姨,说让我们先乘电梯到下面,向湖心方向走,再乘电梯上去,就到了。到了下面才知道,原来湖底是个停车场,还挺热闹。扬州人精打细算真会利用空间。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冬日的清晨,用蟹黄汤包配上一屉豆皮包、一碟烫干丝和一碟咸菜。扬州人的小日子过得很惬意嘛。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吃完“早茶”,我们步行去何园。

扬州的建筑,至今还留着古时的影子,入眼所见尽是一些有故事的小楼与园子。步行也是一种享受。

何园是清代后期扬州大型私家园林的压轴之作,被誉为“晚清第一园”。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何园原名“寄啸山庄”,取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倚南窗以寄傲,登东皋以舒啸”的意境。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园内风格中西合璧,尤其是复道回廊很有特色,两层串楼和复廊与住宅连成一体,和谐灵动。刚到园林,人很少,我在湖边使劲儿拍照,怎么都不过瘾。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踱步到二楼,忽然看见两位穿着汉服的姑娘在湖中的亭子里,这时候又飘了雪。真是画一般的景。

一路走到玉绣楼,是园主居住的处所,导游说,因院中植有广玉兰和绣球而得名。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前后两座为砖木结构,既采用中国传统的串楼理念,又融入西方的建筑手法,如百叶门窗、拉门、壁炉、铁艺床等西方元素应用于园居生活中。

行走其中,透过镂窗往外看,雪簌簌地往下落,观光客来来往往,屋内陈设从未改变,屋外却“年年岁岁人不同”了。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慢慢移步到片石山房,梅花正香,林木静卧,假山林立,池水无澜,字画挂墙,遂生出嫉妒。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古人住在这样诗情画意的园子里,随便园林一角隐喻琴棋书画,假山镂空投在池中的水中月无不显示中国园林的美,真是幸运至极。

夜里逛了东关街。

虽然还在飘雪,天气寒冷,但街面上车水马龙,各式吃穿玩乐的店铺林立;内里的明清古巷则曲径幽深,人群不时地进出;又想起早上出门的时候,正巧湖边有人在吊嗓子,婉转清扬。让人不禁有时空穿越之感。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这样的旅游街巷逛过很多条了,每一个城市似乎都有这样的历史文化街,但东关街街还是能逛出不同的感觉来,它没苏州观前街平江路那么人潮拥挤,江南温文尔雅的味道更浓。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在东关街逛一家绣扇工艺店时,我们更是赞叹扬州人对生活细节的要求,精致至极。

明明是一家商铺,可人一进门,踏过玻璃栈道,就能赏假山流水池鱼。几十平的店面,中间开了一个天井,养了花木,修了园艺,玻璃围起来,便是商铺,顾客隔在外面,诗意尽收眼底。室内扇子的陈列也是一幅幅风景画,配着插花盆栽,处处皆是画儿。一步一景,不仅适合江南的园林,形容这里也妥帖得很。

“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

扬州自古繁华,也自古温柔。难怪乾隆帝六次下江南,每次必到扬州。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扬州总是轻轻慢慢,徐徐缓缓;扬州的美人,亦是如风拂柳,让人心仪。温柔乡里,便是英雄亦沉溺。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其实,关于扬州,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烟花三月,骑着仙鹤去扬州,腰缠万贯,翩然入红尘,是仙人,亦是凡人。

那就,三月诗里行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旅游 » 你家下雪了吗?我在扬州,它下雪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