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由英国皇家气象学会手美国准确天气(AccuWeather)共同举办的2020年 气象攝影大赛 ,本届首奖由纽约艺术家魯道夫・苏尔甘(Rudolf Sulgan)拍攝之作品《暴风雪》(Blizzard)拔得头筹画面捕捉凜冽飞雪袭卷下的布魯克林大桥,民众则身裹厚重雪衣蹣跚难行其上,让观者深切感受天气如何影响人类生活。

这项竞赛不仅提供攝影爱好者一个绝佳表现平台,艺术价值之余,也从宽广面向记录了全球各地特有的天候现象。

事实上正因天气的诡异万象,除一年四季、晴雨晨昏,尚有霜雪暂歇的新霽时刻,或是落日余晖满天空的彤霞等各种细腻的景趣。但也多亏如此变幻莫测的型态,往往可成就浑然天成的绝佳图像。

关于气象攝影这类动态主题,确实不是人人都能掌握其要,即便熟练的攝影者,也不免要等待天时地利那一霎时,并投注大量时间和耐心才能拍出绝佳美照。而气象攝影大赛其中一个目的,亦旨在透过训练有素及经验老道的攝影师作品,提供天气攝影一些诀窍和具有参考价值的资源。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首奖∣《暴风雪》

地点∣纽约曼哈顿

作者∣魯道夫・苏尔甘

全球暖化下的气候变迁挑战,是魯道夫・苏尔甘试着用攝影图像传递的观点。2018年时他拍攝了这张《暴风雪》,画面表述圣婴现象如何造成严冬,以及暖化问题破坏律则性的气候模式,并冀盼藉由这张照片喚起人类对气候议题的关切。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名为《暴风雪》,在于美国国家气象局定义的暴风雪,风速必须超过每小时35英里(35 mph)且至少长达3时以上的雪量让能见度低于0.25英里。很多人认为暴风雪期间必然会降雪,其实不然,狂风其实能把地面积雪卷向空中,从而造成地面式暴风雪(ground blizzard)。严重暴风雪会危殆生命,尤其向下气流与强降雪效应结合所造成的雪盲(whiteout)将使地平线模糊化而让人迷失方向,严寒更导致致冻伤与失温,不得不慎。

亚军∣《茶山》

点∣越南富寿省新山县

作者∣巫忠煥

影像记录了2019年10月的越南茶山,日光与自然交融的写意,犹如彩画中所摹绘的晨曦山岚。这件图像中,漫山靉靆云气仍未消散,工整且层峦叠嶂的茶山轮廓忽隐若现,但茶叶的青翠却如此生动而明艳,彷彿透过画面,便能嗅闻到茶叶的澹雅馨香,并能想像叶脈上的朝露晶荧闪耀着。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巫忠煥(Vu Trung Huan)透过《茶山》(Tea Hills)所描绘的气象状态正是雾,然而雾(fog)与薄雾(mist)间究竟又有何差异?简单说,在相对湿度逾95%的条件下,能见度少于1公里称为雾,至于能见度超过1公里则谓之薄雾。普遍而言当能见度低于10公里的状态下人们能观察到薄雾,但关于雾,全球并无放诸四海皆准的定义与标准。

雾有各种型态,其中有种称为谷雾(valley fog),顾名思义便是雾气聚积于溪谷与深豁之中,里头汇集了寒冷浓密的空气,而在涼爽空气、微风以及足夠湿度与晴朗天空等适宜条件下,将有机会形成谷雾。谷雾形成后通常会延续数日,尤其在冬季时刻。

季军∣《巨兽》

地点∣克罗埃西亚乌玛格

作者∣玛雅・克拉吉克

不仅礼教会吃人,洶湧作乱的自然天候更会吃人。来自克罗埃西亚的攝影师玛雅・克拉吉克(Maja Kraljik)在2017年9月从防波堤上捕捉到让人感到震懾且磅礡的乌云,并命名为《巨兽》(Monster)。为了等候这道滩云(shelf cloud)翩然驾到,克拉吉克足足等了两种头才攫捕到这让人过目难忘的镜头,整片浓密的灰白色晕云,不仅蕴壤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感,那又低又庞大的意象,更彷彿要把人吞噬,喚作怪兽一点都不为过。事实上这片滩云(弧状云的一种),不论结构和规模,都是她在这一帶看过最美的。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这片滩云覆盖了克罗埃西亚的乌玛格,与此区上空的雷暴(thunderstorm)与有关。滩云所在位置偏低,并呈现水平蔓延以及楔型,看起来就像洶湧袭来的海啸,通常滩云是暴线通过前出现的天气征象,所谓暴线是指数个雷暴群排列成的强对流天气帶。当看见了海嘯般的漫天滩云,就预期闪电雷霆以及狂风暴雨即将到来,视觉震撼力十足。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摄影 » 年度气象攝影大赛 :凜冽飞雪、茶山昙气都得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