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德州女子被虐待致死案引争议 律师:被告量刑偏轻值得商榷

备受关注的女子不能怀孕被虐待致死案,暂定于11月27日在山东禹城法院进行重审。此前死者家属因不满一审判决向德州中院提出上诉,德州中院裁定一审判决违反诉讼程序,发回重审。对此,11月18日,相关律师指出,该案未查清关键事实,对犯罪嫌疑人量刑偏轻。

一审因违反诉讼程序被发回重审

2019年1月31日早,方某洋因为不做家务,遭到公公张某林、婆婆刘某英虐待。据张某林供述,刘某英当时拿着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一根木棍抽打方某洋。之后,公公张某林又将被害人拽到在地,倒地时,张某林听到了她头部、膝盖和手磕到地面的声音。其后,方某洋因不愿配合公婆做家务,再次被张某林剪掉头发并用木棍抽打,供述内容显示,被害人上午十点半到下午四点半之间又遭受了三次虐待。据刘某英供述,晚上六点左右,她发现方某洋呼吸异常,急救人员赶到时,方某洋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

公诉机关指控称,三名被告人均未主动报警。因被害人方某洋身体原因及与方某洋娘家人有矛盾纠纷,自2018年7月份以来,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张某多次对方某洋实施饿肚子、用木棍抽打、冬天在外罚站等虐待行为,且在2019年1月31日多次殴打方某洋,致其死亡。经签定,被吿人方某洋符合在营养不良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

山东德州女子被虐待致死案引争议 律师:被告量刑偏轻值得商榷

山东德州女子被虐待致死案引争议 律师:被告量刑偏轻值得商榷

今年1月22日,山东禹城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张某林(公公)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刘某英(婆婆)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被告人张某(丈夫)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另外,被告三人需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37562元、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2000元,合计42562元。

经由方某洋家属上诉,山东德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4月29日做出裁定,认为该案未涉及国家秘密或个人隐私,三原审被告人均系成年人,依法应当公开开庭审理,原审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且未依法保障上诉人杨某的法定诉讼权利,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此案暂定于11月27日在禹城法院重审。

“山东德州女子被虐待致死案”的审判程序、判决结果等问题在互联网上引发争议。11月18日,开屏新闻记者就相关争议联系到云南三仪律师事务所高彦金律师和北京一法律师事务所周兆成律师,对该案存在争议的问题进行详细解读。

该案关键事实未查清

周兆成律师认为,本案关键事实未查清。禹城法院在查明被告人经常打、冻、饿、禁闭方某洋,在未查清到底是长期多次殴打致方某洋死亡还是2019年1月31日殴打致方某洋死亡情况下,据此认为方某洋系虐待致死,认定被告人构成虐待罪并予以处罚,存在事实不清的情况。

高彦金律师称,方某洋之死不能排除死亡原因是头部或身体器官撞击之后造成重大损伤引起的。在这种情况下,不属于虐待罪,而应该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受害人家属可以要求相关部门对死因重新做一个鉴定。公安机关出具的死因鉴定,发育不良,营养不良只是一个诱因,根本原因应该是被告三人的伤害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定罪量刑更为客观、公平、公正。

同时,高彦金律师还表示,关于本案一审法院不公开审理的程序是违法的,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涉及个人隐私、未成年案件,以及涉及到商业秘密的刑事案件,法院不公开审理,其他类型案件法院都应公开审理。而本案并未涉及以上三点。

被告适用量刑值得商榷

“这不是故意杀人吗?”“虐待致死也以虐待罪判吗?”针对网上关于三名被告人的判决结果争议最大的问题,高彦金律师认为,被告人只是预交了赔偿款,并没有取得受害人家属的谅解,从犯罪情节和后果来看比较恶劣,但判定量刑偏轻。高彦金表示,对被告人应该判处五年左右的有期徒刑。

“针对她丈夫被判处缓刑,法院可能考虑到他实施犯罪行为的情节较轻微,但我认为她丈夫对她负有相应的扶养义务,包括夫妻之间应有的互相关心,他不仅不应该实施伤害,还应该及时去制止其他人对自己的妻子实施伤害。”高彦金律师说,“所以,不能简单以她的丈夫没有实施更严重的虐待行为,而对她丈夫予以从轻处罚。相反,她丈夫存在照顾不周以及置之不理的情节,应该按照罪责刑相一致的原则进行处理。”

同时,高彦金律师还表示,目前我们国家法院和公诉机关指控的是a罪名,法院可以判b罪名,只要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受害人家属可以着重从这个方面去努力,如果故意伤害的证据不足,法院可以退回给公安机关进行补充侦查。

“针对此案,如何正确定罪量刑?”周兆成律师表示,我国刑法对虐待罪表述时,已经将虐待致人重伤、死亡的情节界定到法条之中,其最高法定刑为七年有期徒刑。相关规范性文件规定,准确区分虐待犯罪致人死亡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犯罪的界限,要根据被告人的主观故意、所实施的暴力手段与方式、是否直接造成被害人伤亡后果等进行综合判断。本案中,如果方某洋的死亡是基于被告人长期的殴打、冻饿、禁闭所致,且被告人于案发之日的殴打主观上出于追求被害人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则法院认定虐待罪并依此量刑,符合法律规定。而如果方某洋的死亡是基于2019年1月31日的多次殴打而死亡,且被告人主观上对方某洋受到伤害的后果持希望或者放任的故意,则被告人多次殴打方某洋要害部位致其死亡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依法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开屏新闻首席记者 程权 实习生 田鹤琪 张涵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制 » 山东德州女子被虐待致死案引争议 律师:被告量刑偏轻值得商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