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随着金庸先生离世,武侠世界不乏式微之声。但与此同时,总有影视作品重拾江湖风云,为武侠文化注入新解。

改编自金庸的同名小说的电视剧《鹿鼎记》正在央视八套和爱奇艺、优酷热播。该剧由马进执导,申捷编剧,张一山、唐艺昕领衔主演,以清代康熙年间的社会历史为背景,描写了一个出身于社会最底层的少年韦小宝(张一山 饰)的传奇经历。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作为金庸的封笔之作,《鹿鼎记》一反以往武侠小说的传统面貌,用荒诞的方式将大侠和江湖道义一一解构,展现出了强烈的现实指涉,不再是成年人的童话。

这版《鹿鼎记》以恰到好处的悬疑感展现复杂官场,以独特的喜剧风格戏说群雄逐鹿的历史景象,道出“富贵权柄手中过,财色皆是挫骨刀”的人生命题,探索了古装轻喜题材的新维度。

“强轻喜”风打破严肃官场

《史记》里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左传》里说“楚子问鼎之大小轻重”,留下的是“逐鹿”和“问鼎”的典故。所以,“鹿鼎”指的是江山社稷,是权力、权术。

对于读者来说,《鹿鼎记》的视角更像是置身事外的历史旁观者,从一个冰冷的、灰暗的角度来观察书中荒诞、热闹且真实的世界。

而新版以韦小宝的视角为主,以人物的成长带动世界观,随着他的成长和历练,一个复杂的世界开始逐步呈现出来。官场上的明枪暗箭、尔虞我诈,江湖上各方势力混战和朝堂上君臣博弈的传奇画卷,逐步展开。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不破不立,对原作故事亦步亦趋地改编缺乏新意,这版则在原著基础上以强喜剧元素吸引观众眼球,欢脱无厘头的人物互动和爆笑台词,以及夸张的表演方式,为观众呈现了别具一格的名著新解。

初遇康熙、智斗建宁、擒拿鳌拜、海大富被杀……前面几集看下来,剧作整体节奏加快,许多特点鲜明的角色出场提前,并且加重了人物身上的戏剧性。道德和人性黑点被最大程度淡化的同时,讽刺感尽在诙谐戏谑之中,并没有被淡化。

剧作中,当韦小宝和茅十八(谢宁 饰)想要趁海大富不备逃跑时,小桂子漫不经心地说,“别想了啊,出去就是死路一条”;小桂子死后,海大富指着韦小宝说,“这是小桂子”,其他人马上附和“明白”;韦小宝知道小玄子就是皇帝后的第一次比武,立刻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疼!太疼了”……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剧作一系列看似无厘头的台词与剧情设定,提供了不少笑料,消解了宫廷的沉闷感与皇权之下的压迫感,营造着与真实历史之间微妙的距离。

《鹿鼎记》的故事原本就不是对历史本身的逼真描绘,而是通过明显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展开对真实历史的思考。可以将满屏的荒诞感,看作一个隐喻文本,从而在这个传奇故事中挖掘出人性现实。

这部剧邀请了《白鹿原》《鸡毛飞上天》的编剧申捷创作剧本,他最擅长将传奇性叙事与现实主义理念融为一体。《春风十里不如你》的导演马进再次坐镇执导,这也是他与张一山的再度联手。凭《妖猫传》获得第12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造型设计”的陈同勋担任造型指导,以保证服装和画面构图上的质感。

由此,这部《鹿鼎记》以新鲜面貌叙述了一则寓言故事,对现实的映照点到为止,对历史的反思隐于笑料之中,可细品玩味,也可一笑而过,符合年轻人的追剧思路。

荒诞人设缔造现实江湖

有人认为《鹿鼎记》是金庸的巅峰之作,也有人认为《鹿鼎记》不算武侠小说。与金庸其他的作品相比,《鹿鼎记》的武力值整体下降。

至高武学往往合乎天之道,真正的大侠敢于用天之道对抗人之道,例如郭靖、萧峰等“儒侠”。韦小宝作为一个反英雄式主角,则完成了对传统大侠的解构与重新诠释,韦小宝为人处世用的就是“人之道”。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剧中的韦小宝是痞里带着胆怯,怯里透着呆萌的鬼机灵,明显在人设上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

告发朝廷缉拿要犯茅十八,可得两千两赏银,而韦小宝选择一盆石灰粉助他逃跑;在海大富、太后(王秀竹 饰)等人之间来回周旋时,一边撒谎一边圆谎,能怂也能刚;在康熙、建宁等人面前,哄诱与真心相待并存。

张一山的表演虽然夸张,但却合乎人物本性。韦小宝是时代的弄潮儿,潮水退去之后一地狼藉就他没事。生死存亡之际,他审时度势、能屈能伸,面对火光冲天和腥风血雨,他亦可云淡风轻。

张天阳饰演的康熙,是韦小宝不打不相识的少年朋友,前期的爽朗直接为后期人物的成长提供了空间。唐艺昕饰演的建宁公主,出场娇纵又奶凶,是跟韦小宝相爱相杀又阴魂不散的冤家。两个角色相比原作都更加明媚可爱,多了许多活力与朝气。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鹿鼎记》充满了对传统式游侠的嘲笑和戏谑,茅十八就是其中之一。但此版的茅十八不再是“孔乙己式”的人物,而是懂得变通,更加生动。但不变的是人物内核,面临海大富的“江湖规矩”,他主动站出来要求卸下自己一条胳膊,以保全韦小宝。

田雨饰演的海大富在丑恶隐秘、灰暗阴沉之余,多了几分幽默与喜感,不至于让人不寒而栗。海大富是故事中极具象征意义的人物,他在第一集中说道,“每天捧着花成何体统”,但在今后的出场几乎都会捧着一盆开得极艳的花,直至被杀,花才枯萎。

剧作以反讽的手法,辛辣刻写了海大富深陷专制独裁的封建王朝内部,时刻处于危机之中,又有无限生存欲望的可悲形象。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剧中人物更加符号化,鲜明有趣,能在出场不久就给观众留下颇深的印象,后期再借细节慢慢勾勒出人物的情感厚度,更具现实性。

悬疑铺陈显世情真相

《鹿鼎记》节奏紧凑、剧情高能,自带“倍速”。茅十八、鳌拜、海大富等角色相继登场,带着线索而来,又分别留下不同谜题而去,悬念铺陈有序。

海大富命韦小宝偷的《四十二章经》到底是什么?建宁为何也去偷书?年轻貌美的太后与海大富什么关系?一系列疑问将观众推向《鹿鼎记》的主线故事,天地会、沐王府、吴三桂、神龙教等各方势力也逐渐露出苗头。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鹿鼎记》以韦小宝的视角逐渐进入背后的复杂官场,向观众输出了一部行走的“职场手册”。

对待下属,讲究“财聚人散,财散人聚”,韦小宝从不吝啬于将好处分给大伙,收买人心;对待朋友,他疏财重义,哪怕保命要紧,但遇到危险也从不退缩,拿出“机会主义”式的“义气”;面对奉承讨好他的同僚,谦虚不骄,不拘囿于死套路,见招拆招。

《鹿鼎记》中融入了很强的市井文化,明末清初的扬州园林、说书、唱戏、方言、美食、风情等,都在剧中有所体现。热闹的胡同、各式的买卖,众多要素共同构成了一幅市井文化风俗画。朝代更迭赋予了市民文化“大破大立”的品格,尽显蓬勃生机。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剧中所呈现的环境影响着韦小宝的处世哲学,倾慕权力,义字当头,平衡“利”与“义”,是其搅入权力漩涡中用尽人情智慧期待达到的目标。因此,此版韦小宝虽看似被外在力量推着走,整日嘻嘻哈哈能躲一天是一天,但也传递着其无招胜有招的生存哲学。

当被人从马上扶下来后,韦小宝嘟囔着,“这马忒高了,从小我就害怕高,哪骑过这么高的马啊。”与其舍命搏前程,不如携如花美眷,过烟火人生,此版《鹿鼎记》试图穿透的,就是市井文化里的世情真相。

【文/申兑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影视 » 新版《鹿鼎记》走了个野路子?我反倒觉得这江湖更凿实了

相关推荐